1
战争并不神圣

电视台重播抗美电影《英雄儿女》、《上甘岭》和《奇袭》。这些当年曾经让人热血沸腾的电影,不知道今天还能有几人为之亢奋。

对于我来说,自从知道中越反击战前,后来的罗X将军被从云南前线调回北京,在我眼里,媒体鼓吹的战争不再有神圣性,都是骗子的迷魂汤。他们比谁都清楚战争的残酷性,所以,自己远离战场,撺掇别人去送死。

有战争就会有牺牲,其实,更悲惨的是战争还会有战俘。不管战争多惨烈,罗X将军都可以临战离开前方,把死亡和被俘的风险留给其他人。战争如同电子游戏,能打通关的,万中不足一。而且一旦死亡,就没有续命可能。

而且,战场上,除了死亡,让人难以面对的还有被俘。

虽然,1864年开始,人类已经就战争的人道主义规则进行磋商,并签署一系列协议,让投降成为战争游戏规则的选项之一,让善待俘虏成为交战双方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实际操作中,善待俘虏,一直都很难。而且,在东方人眼里,战俘始终都不够光彩,而更悲惨者莫过于女俘。

前些天“512护士节”,就战场医护问题说了几句,由南丁格尔首创的战场护理,虽然大大降低战争死亡率,战场医护由此诞生。但是,女医护走上战场,直接导致了人类战争史上一个最悲惨群体的出现,那就是——女俘。

战争与女俘的话题,恐怕是战争绞肉机中,最揪人心魄的一部分。虽然南丁格尔同时创造了一种新的理念:救死扶伤,无论敌我。她认为战场护理超越战争本身,超越敌对双方,把医护人员视为非交战人士,把战场救护纳入红十字体系,应为交战双方保护,但是,无论过去还是今天,交战双方都很难做到善待敌方医护。

1906年,清政府签署承认了《日内瓦公约》,表示承担战争中的人道主义责任并享受人道主义保护。

2
抗日女俘

中国出现第一批女俘,是抗日战争。

1938年,徐州会战,23名中方女医护兵被俘,她们是桂军第48军的后勤人员。

淞沪会战时,她们随军到上海战场做医护和通讯工作,后来又随桂军第7军171师师长杨俊昌部到安徽,在宿县被俘。杨俊昌为此险些被蒋介石枪毙,经李宗仁求情,改为十年监禁。桂系21集团军司令李品仙下令,凡再有学生军女兵丢失和掉队,枪毙护卫军官。

在大阪每日新闻社1938年6月31日出版的第31期《支那事变画报》上,刊登了两幅徐州会战中国女俘的照片。

下图为徐州会战中一个被俘的中方医护兵,文字记载叫做刘桂芳,20岁。应该是23人的一个。

刊登于日方刊物的徐州会战中国女护士。

中方曾向日方提出交换这批女俘,但是,日方回应,战俘都被中方炮火炸死了。以后就再无这些女俘的消息。

战后,在日华人从日军《军事机密一九三八·六·七文件副本》和《一九三八·七·十五文件副本》中发现了23名女俘的下落。她们被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第六联队长小男一雄,从俘虏营带往日军驻地的“丰沛交界处的邵阳湖边”,被强迫充当“慰安妇”。学者认为这是“日军在中国战区建立的第一个变相慰安所”。日军战后为了掩盖罪行,杀人灭口,放火三天三夜,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日华人还在日本联队史资料中,找到了武汉会战中被俘的一批女医护的照片,日军攻陷中方阵地后,将没有武器的女医护被日军押下阵地。

说明文是:汉口西方湖北战线,俘虏的中国军队护士。

战争的残酷性远不止于死亡。

她们脸上的沉静,无奈和茫然,表现了战争的残酷,无情和冷漠。

战前,她们都是中学生,是父母的宝贝,他们没有经历过战场的历练,他们肯定没有做战争俘虏的精神准备。没人知道她们的后来的境遇,她们甚至没有留下名字。

3
韩战女俘

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女俘,大概要属韩战。

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失踪和牺牲的女兵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真正有记录的女战俘只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关在联合军战俘营的志愿军女兵。她叫杨玉华,

她是四川人,当时担任志愿军的一位护士。杨玉华所在的卫生队一共29位护士,由后勤部统一管理。180师被美军包围,分散突围过程中,被联合国军俘虏。被关押在巨济岛战俘营。

1953年8月,停战协议签字后,杨玉华被交换回国,送到战俘归来管理所,经过审查最后回到故乡,在当地的一个乡村小学当了几十年的教师。

中国志愿军军官迎接志愿军战俘杨玉华归来。双方都面带尴尬。

当人们讴歌朝鲜战争的英雄人物时,须知,有很多人今天还长眠在当年的战场上,没有归国,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更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成为战俘,后半生都在屈辱中度过。他们不仅要忍受来自敌手的羞辱,更有来自于己方阵营的歧视。

虽然,按照日内瓦公约,每个战场上的士兵,都有放下武器投降的权利,也有享受战俘人道对待的权利,每一个被命运送上的战场的个人,都应得到尊重。虽然,密苏里舰上,两位走出日军战俘营的美英将军温赖特和帕西瓦尔,以英雄姿态站在麦克阿瑟身后,接受敌方的投降,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军人都能享有放下武器的体面和尊严。

当罗将军们可以临战调回后方时,士兵们更现实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去死,要么被俘、屈辱度过余生。

而临战回到后方的罗将军们,不仅有号召发动战争的权力,也有远离战场的权利,还有审判己方俘虏的权利。

2019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