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背后的敌人,竟然如此可怕!

但是,黎明已经不远!华为,挺住!

 

华为,无疑是最近的热点就在昨天,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接受日本媒体采访,表示美国禁令对华为影响有限。

任正非的硬气,要归功于华为的未雨绸缪,更得益于中国芯片从设计、制造,再到封测的集体崛起。

中国芯片的进步有目共睹,但是,制造芯片的机器——光刻机仍然被卡住了脖子。

生产光刻机的霸主是ASML,这家荷兰公司又被称为“西方集体企业”。分析ASML的发家史,有助于我们理解芯片行业。

1. 闷声发大财,一台机器1亿欧元

中国人常常喜欢说“闷声大发财”,荷兰的ASML就是个典型。这家公司只生产光刻机这一种设备,去年的销售额高达109亿欧元(约合840亿人民币),纯收入26亿欧元。

(2013-2017年ASML净利润)

没有芯片,就没有今天的IT产业,电脑、手机更无从谈起。

螺蛳壳里做道场。在指甲盖大小的空间里,芯片集成数公里长的导线和数以亿计的晶体管器件。光刻机,就是在硅晶片上雕刻集成电路的机器。

ASML光刻机

这样的机器,你觉得值多少钱?

1亿欧元一台,不还价。这是个什么概念,2017年波音737-800飞机的官方报价是9600万美元,团购据说能打3-4折,这么算下来,ASML一台光刻机的价格,买2架波音飞机绰绰有余。

ASML就是这么牛。在全球最先进的EUV(极紫外线)光刻机市场,它是唯一的设备供应商。ASML的EUV光刻机每小时能处理125片晶圆,稳定性也能在90%以上。想把芯片做得更小、性能更强大,成品率更高,ASML是唯一的选择。

2017年全球共出货294台光刻机,其中近7成出自ASML公司。就连大名鼎鼎的佳能、尼康,做光学设备够牛的吧,也只能在ASML这个巨人的阴影里,在中低端设备上捞点残羹冷食。

2017年全球光刻机出货量及占比

再来看看ASML的主要客户:Intel、三星,还有代工巨头台积电。这三家,几乎包揽了全球晶圆代加工的市场份额。2016年的数据显示,台积电全球晶圆代工市场份额占了56%,三星也把代工业务独立,并宣称要争夺全球25%的份额。

想争夺更多市场份额,就得多买ASML的光刻机。2016年和2017年,台积电、三星这几家大的代工厂,为ASML的收入贡献分别为51.8%和64.7%。

ASML,简直是躺着赚钱。

2. 荷兰公司,何以称霸世界

也许有人会好奇,这样一个全球最牛的光刻机企业,为什么诞生在欧洲小国荷兰,而不是其他国家?

这还得从ASML公司的历史说起。

ASML的源头要追溯到飞利浦公司。飞利浦有多牛,就不需要我介绍了。从1971年开始,飞利浦就开始研发非接触光刻设备。这个行业难度极大,连飞利浦也碰一鼻子灰,准备关停光刻设备研发小组。

(ASML最早成立时的简易平房,

后面的玻璃大厦是飞利浦)

就在这个时候,一家名叫ASMI的公司找上门来,寻求合作。ASMI也是半路出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两家合作成立了ASML公司。

其时,世界半导体的中心在日本,日本的尼康、佳能和美国、德国的公司,都已经推出了自己的光刻机。

ASML可谓一穷二白,虽有点技术底子,但缺乏资金支持研发,连自己的员工都看不到未来。

穷困恰恰激发出了创意。既然自己解决不了问题,就去求助能够解决问题的企业。ASML找到供应商,许诺建立合作,分享利润。简单地说,就是结盟。ASML和自己上下游合作的企业,形成命运共同体。

与ASML合作的公司

这个被穷困逼出来的策略,反而歪打正着成就了ASML的成功。日本一桥大学创新研究中心教授中马宏之,曾分析ASML的成功的原因——

高度外包的策略,让ASML可以快速取得各领域最先进的技术,让自己专注在客户的需求,以及系统整合等两大关键重点。这种独特的采购策略,是ASML成为市场领导者的关键。

举个例子。2004年,台积电的研发副总林本坚认为将市面既有的光刻制程透过水折射,效果会比当时新一代制程要好。于是ASML就迅速呼应台积电,在一年后推出世界第一台以水为介质的浸润式光刻机的实验样机。这项技术迅速成为业界主流,也成了ASML直道超车尼康,成为全球第一的关键转折点。

ASML与竞争者的市场占有率变化

这种联盟,让ASML获得了大半个行业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其一,要想优先获得供货,就必须先投资ASML成为股东。2012年ASML提出客户共同投资计划(CCIP),吸收Intel、三星和台积电成为ASML的股东,获取了巨额资金支持。

ASML被投资信息汇总

其二,合作伙伴带来了宝贵的知识和技术支撑。在EUV光刻技术上拥有专利最多的德国蔡司和全球第三的韩国海力士,都是ASML的利益合作伙伴。

强强联合的同时,ASML也没有放弃对技术的研发。在ASML全球19000名员工中,研发人员就占到了7000人以上,在EUV光刻技术上拥有世界第二的专利申请量。ASML还通过大量并购,强化其产业链的垂直整合能力。

ASML投资并购信息汇总

有钱又能得到顶尖的光源、光学镜头这些关键设备和技术,ASML只用了10年时间就把昔日光刻机老大尼康给彻底扳倒,成为了光刻机领域的霸主。

3. 西方集体企业,一台机器背后的产业链

ASML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帮助ASML打败尼康的,是以西方企业为主的芯片领域龙头企业。ASML的一台EUV光刻机重达180吨,超过10万个零件,90%的零部件都依赖外购,光源来自于美国Cymer(2013年,ASML完成对Cymer的收购),光学模组来自德国蔡司,计量设备来自美国是德科技,传送带则来自荷兰VDL集团……这也是ASML被称为“西方集体企业”的原因。

这个“西方集体企业”的参与者们抱团赚全世界的钱,不管是买芯片,还是光刻机,永远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芯片行业是一个强者游戏。只有强者才能制定规则,参与游戏,分享利益,这便是芯片行业的最大秘密。

中国如何突破光刻机这一瓶颈?

实际上,光刻机堪称当今顶尖技术的集大成者。中国要想实现100%的国产化,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

光刻机如此,芯片产业亦如此。这也意味着,中国芯片产业,既要独立自主,夯实技术核心,又要开放共赢,寻求国际合作。

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中国要有一到两家技术实力与国际话语权兼具的企业,来拉动、整合整个产业链。

华为正在扮演这样的角色。华为通过与产业链合作伙伴共同创新、卷积迭代,形成持续的上升螺旋,带动中国科技企业集体进步。

与华为有合作关系的中国企业一览

这正是美国真正害怕的地方。

美国打压华为,目的就是点杀中国科技企业龙头,进而锁死中国的科技发展,让14亿中国人充当低端制造业的“打工仔”,用衬衫、牛仔裤去换飞机、芯片,继续让垄断的西方“集体企业”吸全世界的血。

虽然现在中国芯片还落后着2代,整个产业链还显得笨拙幼稚,可像华为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之后,美国这黄粱美梦恐怕是就快要做到头了。

现在是华为的“至暗时刻”,亦可视为中国科技企业“黎明前的黑暗”。

坚持住,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