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誰誰宣布!國人沸騰!世界震驚!蘋果沉默!美國傻眼!

這種沸騰體的文章給無數國人打了多少次雞血,已經數不清了。

美國打壓華為的事情,一些要點一定要先理清。

【1】本次谷歌的作為,有點逼不得已,但犯了致命的錯誤,讓人失望,給全世界留下了極壞的印象。

任正非昨天表示:Google是一家好公司,一家高度負責任的公司,它也在說服美國政府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在討論變通的救濟方案。

Google目前的作為遠不光是影響了華為。歐洲,印度,日本,韓國不會有警覺嗎?他們的安全感也沒有了。

一個本來開放的系統,倡導讓全球開發者公平參與進來競爭和發展的平台,你今天可以說斷就斷,讓自己成為籌碼,成為國家間鬥爭的工具,這是對消費者的嚴重背叛;更讓各國都警訓到,哪一天你不合我美國的意,要和我美國競爭而不是依存於我,甘做低端,我美國就會玩這一手整你。他們一定現在嚇得個個都要開始發展自己的獨立體系,不再相信美國,不再能安心使用谷歌了。未來,臉書呢?Amazon呢?都會被美國指令,這麼來對付我們嗎?這嚴重助長了孤立主義之風。

【2】華為在產品與技術上,有其過人之處和巨大貢獻,佔據着天時地利人和,當然不是外界打壓幾下就會被搞垮的。

美國人自己也很清楚。他們所能做的更多是一種恐嚇和騷擾。此外,藉機讓華為表態說出自己的一些底牌,好刺探到一些什麼。

局長覺得谷歌並不會真的從此不給華為手機提供軟件及服務;美國的公司也不會今後完全就不做華為這裡的生意了。技術徹底壁壘,東西方徹底發展出兩個平行的物理世界?不大可能。

這件事情本就是中美貿易戰里的一輪迴合和插曲之一。因為搞不好就下個月,中美又緩和了,川普維特一發,又叫喚些什麼,又說沒這些事情了。

【3】且不說目前的華為設備不會受到影響,就算真的以後不再給華為手機安裝谷歌程序了,這件事情到底是什麼具體定義都難說。

只是手機不再預裝這些程序,需要用戶自己下載和安裝,還是說首次打開時彈出個對話框,多說一些什麼隱私,法律條款,你要使用的話後果自負的聲明,只是要你多一步點擊一下yes or no, 或者“仍然安裝”,不知道。

同時,也一定不會像某些人叫囂的那樣,華為在海外的手機銷量就真的被影響到一落千丈了。

比如在歐洲,這一華為在海外的關鍵市場,其實用戶對於谷歌的依賴已減少了很多,甚至還有反感。對於一部沒有谷歌套件(沒有手機應用,其實拿瀏覽器打開它們的網頁也能用,只是麻煩點兒)的手機,只要足夠優秀,購買意願就算有所折損,不會一下子低到哪裡去,倒退10%?15%?等着看未來的數據吧。

【4】再退一步,就算以後谷歌真的完全“封殺”華為,華為手機上存在着一個除了蘋果,安卓和微軟之外的,完全屬於他們自己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話,各種技術精英,鬼才,大神們也一定會在各大論壇教你如何繞開審核,為一部華為手機安裝上谷歌套件,甚至換上整個安卓系統。

當然,華為不會鼓勵你這樣做,這會降低華為手機優勢配置的發揮。

得知了這些以後,希望至少你的心裡得到一些平復和新的思考。

本文的重點:

華為作為一家公司,當然可以代表中國的科技、創新、奮鬥精神;但愛國是崇高的,是屬於每個人的,沒有任何一個個人和企業有資格說“我代表愛國”。

我們都是普通人,樂見產業的進步和國家的強大;作為老百姓,能管到的,是自己的生活;作為觀眾,能考察的,不過是演員的演技。每個人都過得更好,國家自然就強大了。所以,請做一個真正的愛國者。

昨天上午的記者會,任正非說,

我們家人現在還在用蘋果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用華為手機。

目前對華為有兩種情緒,一種是鮮明的愛國主義支持華為,一種是華為綁架了全社會的愛國情緒。

自己的小孩就是不愛華為,因為他愛蘋果。余承東總說老闆不為我們宣傳。華為產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掛鈎。華為畢竟是商業公司,我們在廣告牌上從來沒有“為國爭光”這類話。

局長認為,華為的終極目標當然也包括要征服海外人士們的心。

在國內,華為的影響力自然無須再說;但是,在東南亞,在台灣地區,在澳大利亞,在歐洲,在非洲的你,請清楚一點,很多華為的用戶不懂中文,所以也沒機會去感受那些微信上的雞血文章。

如果你真的支持華為,不妨把中美貿易戰的來龍去脈用他們的語言告訴他們,並宣傳華為產品的好,告訴他們這些事情的影響並沒有想象中得大,結束他們的顧慮,這才是實際在幫華為爭取更多的支持。

中國不可能不發展,企業不可能不進步,發展難免會動到別人眼裡盯着的奶酪,招人嫉恨。我們沒有他路可走,唯有咬牙讓自己更加強大起來。

凡事,先冷靜,並做最壞的打算。

2018年,華為手機銷量已經有一半左右來自海外。歐洲中東非洲加起來收入共2045億,佔總營收28.4%。

不得不承認,谷歌服務和生態關聯着不少海外用戶的衣食住行。

YouTube,一個流量大於優酷,加愛奇藝,加騰訊視頻之和的存在;

有一個Gmail的賬號,國外成百上千網站可以一鍵登錄;

十幾億用戶通過Google Play瀏覽、下載及購買第三方應用程序,

很多人已經用慣了Google Play上集成的Google Music,Google圖書,Google play電影……

他們是“Google全家桶”依賴症患者。

這些人也是用戶,也是華為要爭取的對象,但你不能要求他們愛中國,是為了支持中國而購買使用華為手機。

他們只可能因為”產品好用”,“性價比高”而購買一款科技產品。

一部手機就算是特彆強大的技術,就算有特別吸引人的功能,但要把用戶從一個熟悉,並已產生依賴的生態圈中拔出來,從此去到一個華為打造的新生態圈,聽起來讓人很興奮,但一定充滿挑戰。

和芯片一樣,這些產品當然有替代品,從系統、郵箱、視頻軟件到瀏覽器等,在功能上並非沒有第二選擇。

但是,生態系統的打造和遷移並非易事。製作生態系統最重要的就是開發者,尤其是高質量的開發者,且他們的產品要有”觀眾緣”。

無論是蘋果的App Store還是安卓的谷歌商店,起步時都在拉攏開發者。

他們靠着無數企業和開發者不懈的貢獻和努力,打磨出超過百萬個手機應用,才有了現在的規模和用戶基數。12年來,兩強之外,沒再出現第三個手機系統形成大的氣候,不是沒有原因的。

誰都不是做慈善的,用戶沒有義務放棄成熟的蘋果,安卓平台不用,而去選擇進入你的新系統。

先發優勢太明顯,使用習慣太難改變。

華為的實力,一定能搞出來電腦和手機操作系統,沒有人會懷疑。國內市場也不用擔心太多。問題在於搞出來了,在海外市場有沒有人用。如果沒人用,也就發展不起來。

在未來,那些企業以及開發者願不願意單獨為華為的手機系統開發軟件應用?

如果谷歌不願意為自己的軟件弄出“華為(鴻蒙)版”,華為或者合作者們就得想辦法製作出超一流的,符合國際用戶口味和審美體驗的相似手機應用,實現一個流量的大規模遷移。

局長我個人使用過幾個中國手機APP的國際版,他們在中國都是一線的人氣,但是其國際版應用講老實話,用起來讓人感覺這些部門應該是長期經費不足,疏於維護,年久失修,不點名。

有朝一日,要讓那些在Youtube,在Instagram上,在Facebook上經營了多年的,已經有了幾十萬,幾百萬粉絲的國際網紅博主,自己願意,同時還得說服自己的粉絲們一齊再去未來的中國華為生態圈那裡開個賬號?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面對微軟的系統,蘋果一直堅持走自己的路線,做出了OS系統,正是因為有着和現在的華為同樣的擔心。現在,華為有機會徹底超越蘋果。

對於中國,如果這些都做成了,實現了,那川普簡直就是幫了中國的大忙。因為除了技術和經濟,連在東方文化的輸出上,這回我們都可以彎道超車了。

美國已再次證明自己在核心技術領域打心底里是不容給後來者活路的,是霸道之極無底線的。

如果美國現在的執政黨叫做共和黨的話,那麼地球上的這個國家便一心在以一個“執政國”的姿態到處指點江山。

雖然有摩擦,冷戰後在更大的整體上各國是不斷加深合作與工業鏈條分工的。當然,全球化是兩面的。

川普只是一個為了選舉,不惜揮舞着“逆全球化”大棒,依舊信奉着18,19世紀,依靠着船堅炮利就能逼人簽城下之盟那一套的的重商主義獨裁者。

面對人類的發展進程,他是一個短暫的存在。個人是無法和時代對抗的,就算他的團隊一時擁有了一個超級大國的行政權。

機遇是和挑戰並行的。一個新的競爭時代就在地平線上,一個中國進一步系統完善各方面體系的黃金時代。

接下來不是8年抗戰,可能是20年抗戰。如果撐得過,20年後的中國,萬里無雲萬里天,但這20年,會很辛苦。

這世道,有惡霸在,那就得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