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22日消息,其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总部位于英国的芯片设计公司ARM在16日已告知员工,其设计包含了“源自美国的技术”,必须暂停与华为的业务。

ARM还发表声明称,“遵守了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

由于一件“不幸的事”……

据BBC当地时间5月22日独家报道,ARM公司通知员工,暂停与华为及其子公司的“所有在履行合同、授权许可以及任何待定合约”,以遵守美国最近的贸易禁令。

报道截图

它建议员工通知华为或相关人员,由于一件“不幸的事”(unfortunate situation),他们不被允许”提供支持、交付技术(无论是软件、代码还是其他更新),参与技术讨论,或与华为、海思及任何其他被点名的实体讨论技术问题。”

该公司还指导称,在行业活动中与其人员有接触的ARM员工,必须“礼貌婉拒并停止”任何有关业务的对话,并强调违反贸易规则的个人可能要承担个人责任。

芯片设计公司ARM成立于1990年,于2016年9月被日本电信巨头软银收购,但总部仍设在英国剑桥。

ARM本身并不生产计算机处理器,而是将其半导体技术授权给其他公司。在被软银收购之前,ARM一直被称为英国最大的科技公司,拥有6000名员工,在美国设有8个办事处。

当地时间1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允许美国商务部禁止美企购买“外国敌人”生产的电信设备、技术,而美国商务部也计划将华为及其70个分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即禁止华为向美国公司供应商进行采购。

之后,ARM的员工于16日被告知了上述决定。

此外,BBC还看到了一份日期为5月18日的公司备忘录,其中详述了出口禁令的影响。

21日,美国商务部又证实,会允许华为在90天内继续购买美国厂商的产品,以便帮助其美国客户维护现有网络和设备,但华为仍将不被允许购买用于制造新产品的零件。

不过,ARM的一名消息人士称,员工尚未被告知他们可以重启与华为或其子公司的合作,即使是暂时的。

ARM发言人也拒绝就其与华为合同的当前状况提供更多信息。

自行解释?还是听从建议?

英媒报道称,ARM的设计产品构成了全球大多数移动设备处理器的基础。三星Exynos处理器、高通骁龙处理器(Qualcomm Snapdragon)、苹果 A11芯片等,都采用了ARM的技术。

而ARM和华为工程师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本月早些时候,华为宣布,有意在距离ARM剑桥总部仅15分钟车程的地方建立一个研究中心。

ARM一份备忘录写道,其设计包含了“源自美国的技术”。因此,它认为自己受到了特朗普政府禁令的影响。

该公司还在声明中称,正在“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但拒绝进一步置评。

华为则发布简短声明表示:“我们重视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关系,但也意识到他们因一些出于政治动机的决定而受到了压力。我们相信,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能够得到解决,而华为的首要任务仍是继续向全球各地客户提供世界级的技术和产品。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ARM是按照自己对美国规定的解释行事,还是听从了美国商务部的建议。

对此,信息咨询公司IHS Markit分析师李·拉特利夫(Lee Ratliff)认为:“如果这种解释是正确的,那将影响到全球所有半导体公司。”

英媒提出,尽管海思和华为可以继续使用和制造现有芯片,但这一禁令意味着,它们未来将无法再向ARM寻求帮助。

此外,禁令似乎也适用于总部位于中国的ARM中国。这是ARM去年与中方成立的合资企业,ARM持有该公司49%的股份,目的是让ARM能够在该地区开发、销售产品并为其提供支持。

华为可以完全自主地设计处理器,不受外部环境制约

尽管美国下了禁令,但今年晚些时候,海思即将推出的“麒麟985”处理器就将运用于华为设备。ARM消息人士称,预计该计划不会受到禁令的影响,不过下一代芯片尚未完成,可能需要从头再来。

市场研究机构CCS Insight的杰夫·布拉伯(Geoff Blaber)还认为:“ARM是华为智能手机芯片设计的基础,因此这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

但事实上,在特朗普上周再对华为下手后,关于该公司与ARM合作会否受影响一事在国内早有讨论。

宁南山在其微信公号“深圳宁南山”上分析道,即便美国商务部发布“实体清单”,但华为在2019年5月之前购买的各种服务性产品,其所有权在华为,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只是不会继续收到厂家提供的服务。

他进一步指出,有人说,华为的处理器用的ARM架构,华为的手机用的操作系统是安卓,华为开发芯片用的EDA用的是Cadence,Synopsys,甚至华为员工内部办公用的也是windows,美国一禁用就完了。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已经购买了的服务性产品,交易已经完成,其所有权在华为,华为继续使用没有任何法律问题,华为是有时间来逐步替代以上已经购买的服务性产品的。

宁南山以ARM为例称,虽然是软银所有,但是因为其用到了美国的知识产权,也会受到管辖。

但即使不再对华为授权新的版本,华为也可以在之前购买的版本基础上自行继续开发,下面这张图是2019年1月的华为在一次市场活动中解释了公众对ARM架构自主性的疑问。华为拥有ARM V8架构的永久授权,而这是最新的商用架构,华为可以完全自主地设计处理器,不受外部环境制约。

图自微信公号“深圳宁南山”

其他的EDA芯片设计工具也是同理,即使不能继续获得更新的版本,华为仍然是可以继续使用,这也给华为留下了时间,实际上华为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规避,例如业务外包等等。

同时,软件和架构授权都属于服务型产品,他们一个是不存在大规模供货的问题,不继续供货了我也可以继续用,我还有时间继续改进;一个是不存在法律问题,这个也很关键,这意味着华为的手机等产品可以在全球各国继续的顺利销售,而无法被当地法律禁止,当然了美国除外,他们早就禁止华为产品销售了。

也就是说,即使美国耍流氓,即使完全没有法律依据,也要强行规定以前卖给华为的ARM架构授权,以及安卓系统授权也不能算数,也根本不影响华为继续使用,只要遵守全球除美国以外国家的法律规定即可,华为不会丧失全球市场。

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中国媒体圆桌会上指出,华为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华为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向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对这些钱我们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

而针对芯片问题,他在强调“即使没有高通和美国其他芯片供应商供货,华为也没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的同时,也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们能做和美国一样的芯片,不等于说我们就不买了。”

 

对华为影响几何?

众所周知,Arm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移动IP提供商,全球绝大多数的智能手机都用采用Arm的Cortex系列CPU和Mali系列多媒体IP套件,全球绝大多数的智能手机芯片都是基于Arm的架构,而除了智能手机之外,Arm的产品还覆盖了传感器、微控制器、服务器等众多领域。

需要指出的是,Arm本身并不设计制造适用于终端设备的SoC芯片,其商业模式主要是将其设计的IP,向芯片设计或制造厂商提供IP授权的模式来获利。

根据资料显示,目前Arm授权模式主要有三种:内核层级授权(IP核授权)、架构/指令集层级授权和使用层级授权。

目前华为的海思麒麟处理器内部的CPU、GPU等核心主要是基于Arm的IP授权。如果Arm终止了与华为的合作,则意味着华为未来新一代移动芯片的开发,由于无法获取Arm最新的IP授权许可,将会遭遇困难。

那么,此前华为已经获得授权的IP是否会受影响呢?对于这一点,芯智讯与Arm某位高管进行了确认,对方表示,“应该不受影响,可以继续使用,但是最终还是要以Arm官方对外的口径为准“。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华为此前已经获得了ARMv8架构的永久授权(现有的麒麟处理器基本都是IP核授权),也就是说,华为不需要Arm提供的已经设计完成的IP核,而是直接获取设计这些IP核的指令集授权,这样华为可以对IP核进行大幅度的改造,甚至可以对Arm指令集进行扩展或缩减。而目前的主流的Arm手机处理器CPU核心基本都是基于ARMv8指令集设计。

因此,华为完全可以基于ARMv8指令集自主设计处理器,并且拥有完整知识产权,不受美国禁令制约。比如苹果的A系列处理器、高通的部分高端旗舰处理器、三星的基于猫鼬核心的处理器的CPU都是基于Arm指令集授权进行自主设计的。

今年1月,华为发布的高性能服务器处理器——鲲鹏920就是华为基于ARMv8指令集自主研发的,基于7nm工艺,最多64核心,支持8通道DDR4内存及PCIe 4.0协议,相比竞品内存带宽提升了46%,网络带宽提升4倍。华为官方号称其是目前最强Arm服务器芯片。

华为相关负责人在5月20日就曾对外表示,华为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已经可以完全实现自主生产。这款芯片虽然是基于Arm公司的架构,但华为已经获得了永久授权。除此之外,剩余的供应链的华为都可以实现自主生产。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华为获得了ARMv8指令集的授权,华为后续也完全可以基于ARMv8指令集研发新一代的手机处理器,但是无法获取Arm未来新推出的CPU内核IP或者新的指令集架构授权,包括新的Mali系列GPU和多媒体IP授权也无法获得。这也对华为后续高端处理器的研发带来了巨大挑战。

值得欣慰的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GPU供应商——英国的Imagination已经成为了中资控股的企业。这也意味着后续也可以选择采用Imagination的GPU IP,以及Arm v8 CPU指令集来开发新的处理器。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随着摩尔定律的发展,目前半导体制程工艺已经趋于极限,同样Arm的每一代的高端的移动处理器IP的性能提升和功耗的降低也越来越越来越有限,这也使得手机芯片厂商无需再像之前那样追逐Arm最新的高性能的处理器IP。而且,目前高端的处理器,例如华为现有的麒麟980处理器,仍然可以满足未来一两年内的用户需求。

但是,这里依然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芯片生产环节可能也将涉及到Arm的相关IP授权。

大家都知道华为目前的芯片主要是由台湾的台积电进行代工制造的。此前在5月16日晚间,台积电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经初步评估后,将不改变对华为的出货计划,言下之意,将会继续为华为提供芯片代工服务。

今天晚上,华为企业北非官方推特在回应Gizchina网站发布的一题为《台积电将会继续为华为提供7nm麒麟980芯片》的报道时表示,按照计划,台积电认为其满足美国出口管制要求,不会停止向华为供货的计划。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台积电在对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制造的过程当中,可能会需要用到Arm的一些与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制造相关的IP(因为此前英特尔在宣布提供Arm芯片代工服务时,就曾宣布获得Arm的技术授权),而如果华为此前没有这些Arm IP授权的,那么则意味着台积电不能向华为提供涉及这些Arm IP的芯片代工。

所以要看台积电在制造过程中使用的Arm的IP与华为现有的芯片设计上使用的Arm IP是否有不同。如果相同的话,则没有问题,如果不同的话,那么就会存在问题。

从严格法律意义上来说,如果Arm禁止华为采用其此前未曾获得授权过的IP,那么华为就不能使用这些IP,即便是台积电也无权向华为提供基于Arm相关未向华为授权的IP的芯片制造服务。而且不仅是台积电,就连国内的中芯国际恐怕也无法提供相关的服务。

对于此问题,芯智讯也联系Arm内部人士,对方也表示这是一个令他也非常疑惑的问题,他也需要咨询内部技术人士以及法务才能给出确切的回答。

而随后,芯智讯在咨询台积电内部人士时,但是对方似乎没有理解我们的问题,只表示:“应该没有什么不同。一般IP授权是客户和Arm直接谈,和Foundry没有关系。”

即便是由于华为在制造环节无关使用Arm的IP,导致晶圆代工厂无法为华为生产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华为依然有其他的可选的选项。

比如,目前非常火爆的开源的RISC-V CPU架构(MIPS是没法用了,201年时,MIPS被美国硅谷新创公司Wave Computing收购),虽然从目前来看RISC-V CPU的性能有限,更适用于物联网市场,但是也有一些厂商采用超大规模的RISC-V多核集群来提供高效节能、高性能计算解决方案。比如国外厂商Esperanto就有推出单个芯片上封装了超过1000个ET-Minion RISC-V核心的芯片,当然这个芯片不适用于智能手机。不过,也有消息称已经有相关芯片厂商在开发基于RISC-V核心的手机芯片。

所以,对于华为来说,如果无法做Arm芯片,那么确实可以研发基于RISC-V CPU架构的手机处理器,虽然在性能上与Arm可能会有一定的差异。

另外,华为还需要解决应用生态问题,因为目前的移动APP都是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来构建和优化的,如果华为转向RISC-V,那么就需要解决应用的兼容性问题,而这将是最大挑战。不过,如果华为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的话,则有可能解决这一问题。昨日,余承东就有对外透露,华为最快今年秋天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

注:北京时间5月23日凌晨,笔者再次联系Arm内部人士(此时美国旧金山时间是上午9点多)求证相关信息,对方表示目前并没有进一步的官方消息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