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至2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山東濰坊、濟南考察,了解當地企業在今年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後的受益情況。

李克強考察期間發生一段「小插曲」。他在行程途中臨時停車進入一間水果店,向店主和顧客詢問水果價格後,不禁大吃一驚,反問道:「漲了這麼高?」

李克強考察山東停車入水果店問價嚇一跳:漲了這麼高?

李克強在山東考察,聽到果價急升後反問道:「漲了這麼高?」(新華社)

據《中國政府網》報道,李克強在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省長龔正陪同下,在濰坊、濟南考察,關心今年更大規模減稅降費中製造業企業的受益情況。

李克強先到濰柴集團詢問企業稅費減免的實際數額,勉勵企業更大力度開展國際創新合作;再到從事智能產品等研發製造的民營企業歌爾公司考察,了解企業研發製造的新產品性能、與國際先進水平對比等情況;之後來到齊魯銀行,考察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情況。

囑官員關注日常產品價格變動保障價格合理

考察途中,李克強臨時停車走進一家水果店,詢問水果漲價情況和原因。官方通報指,他叮囑隨行的地方和部門負責人,稱現在市場供求總體平衡,要關注部分關係群眾日常生活的產品價格變動情況,採取適當措施,保障供應充裕、價格合理。

另據內媒報道,李克強在水果店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他當時與水果店店主和民眾對話,問道:「水果最近怎麼樣?你覺得價格?」對方連說:「高,高,高了。」「高就是高了。」李克強連番追問:「你說實話。」有人答道:「蘋果價格都到了12塊錢(人民幣,下同)一公斤去年4、5塊。」李克強聽完也嚇一跳,反問道:「漲了這麼高?」他又說,相信會有好的變化。

李克強考察山東停車入水果店問價嚇一跳:漲了這麼高?

內地蘋果價格較去年急升近7成。(視覺中國)

果價較去年上漲3成以上

內地水果價格近期大幅飆高,蘋果、梨等價格普遍上漲三四成以上,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表現尤甚。另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4月,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2.5%,其中鮮果價格上漲11.9%,影響CPI上漲約0.22%。

農業農村部「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價格信息系統」最新監測數據亦顯示,截止2019年5月23日當周,官方重點監測的五種水果平均價格為每公斤7.77元,較去年同期上漲32.7%。其中,富士蘋果價格為每公斤10.97元,比起去年同期漲幅達到75.5%。

官方將果價急升的主要原因歸咎於天氣因素。《新華社》報道指,蘋果主要產區的山東、陝西等地,由於去年受寒流或冰雹極端天氣等因素的影響,總體減產在三成左右,導致存儲數量總體不足,供應不足推高價格。此外,果農和收購商因供應不足而「大量囤貨」,也影響水果價格。業界認為,蘋果等水果短期內還將維持高價位,「但到了8月、9月份,新蘋果下來後,這個周期就過去了。」

李克強的“緊日子”:內外雙重壓力 持久戰“備戰”動員

“日落轅門鼓角鳴,千群面縛出蕃城。洗兵魚海雲迎陣,秣馬龍堆月照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北京時間5月20日至22日考察江西並釋放一系列政治信號之後不到3天,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就現身山東,號召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這顯然是在外有美國圍追堵截、內有經濟動力不足的雙重壓力之下,中南海對外釋放出“已經準備好與美國打持久戰”信號之後,向內對官員系統的一次“備戰”動員。

“緊日子”基調早定

作為中共政治權力結構中的“二把手”、中國行政系統的最高領導人,李克強5月24日在位於中國東部的山東省省會濟南,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會。在這場召集了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省長龔正和河北省長許勤、江蘇省長吳政隆、福建省長唐登傑、河南省長陳潤兒、貴州省長諶貽琴的區域會議上,李克強陳述中國經濟面臨複雜嚴峻形勢,外部不確定因素和挑戰增多,強調“各級政府過緊日子決不能說說而已”,要求“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尤其是要確保農資價格穩定”。

2019年5月24日至25日,李克強在山東考察,圖為5月24日,李克強在山東濟南主持召開部分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普惠性減稅與結構性減稅並舉是2019年中國政府減稅降費政策的一大特點(圖源:中國政府網)

2019年5月24日至25日,李克強在山東考察,圖為5月25日,李克強在考察途中臨時停車走進一家水果店,詢問水果漲價情況和原因,隨着中美貿易戰戰火重燃,中國大陸水果的價格近日持續飆升,中國民眾叫苦紛紛(圖源:新華社)

2019年5月24日至25日,李克強在山東考察,圖為5月25日,李克強來到齊魯銀行調研,齊魯銀行原名濟南市商業銀行,是中國大陸地區的一家地方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圖源:新華社)

2019年5月24日至25日,李克強在山東考察,圖為5月24日,李克強來到歌爾公司了解企業研發和生產情況,歌爾公司是中國電聲行業龍頭企業,也是全球微電聲領域領導廠商(圖源:新華社)

2019年5月24日至25日,李克強在山東考察,圖為5月24日,李克強來到濰柴集團了解企業減稅降費和研發生產情況,濰柴集團是山東製造業的龍頭之一(圖源:新華社)

這並非中國地方政府首次收到中央政府這樣的號召,中南海相關基調早在2018年年底就已經開始——2018年12月27日至28日的中國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公開表示,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環境和國內穩定等任務,中國政府將在2019年實施“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政府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壓縮一般性支出等。

到了2019年1月9日,李克強主持召開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為小微企業減稅,政府部門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這是繼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之後,李克強作為中國國務院總理首次宣布地方政府要過“緊日子”。

2019年3月17日,中國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後,李克強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回答記者提問,期間李克強強調:要讓人民過上好日子,政府就要過緊日子,李還承諾,“本屆政府內,一是政府性的樓堂館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財政供養的人員只減不增;三是公費接待、公費出國、公費購車只減不增。”

由此可見,對於正在到來的“緊日子”,中南海早有所料,中共內部應早有討論並認知到形勢的嚴峻性,如何應對這樣的局面?近期中南海打出的一張張政治牌便是答案。比如習近平5月20日之22日江西之行釋放的“新長征”信號、中國政府宣布的“減費降稅”,中國財政部宣布的對芯片以及軟件行業免稅等等,不過中南海的排並不僅止於此。

另一件“國家大事”

此番考察山東之前的5月13日,李克強在北京舉行的一場涉及就業工作的會議上指示地方政府,特別是製造業大省,要儘可能把失業人員留在當地,防止出現民工大規模返鄉潮,以守住不發生大規模失業的底線。李克強同時強調,當前要把“穩定和擴大就業”放在更為突出的位置,就業事關社會大局穩定。

可見,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緊日子”不僅是財政開支的壓縮,還包含就業率底線的維持。對於中國這種社會主義國家而言,就業率不僅是經濟數據中的一環,更是執政黨——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底色。

實際上,2018年中美貿易爭端開始不久,中共高層就把“穩就業”排在“六穩”之首。當年8月,習近平訪非歸來下車伊始便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會議要求2018年下半年要“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這“六個穩”指向中國內部的經濟民生,但了解中國政情的人卻都看出其矛頭卻是對外。為什麼強調“六穩”?新華社當時的會議報道稱,因為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這樣的描述雖然包含中國內部經濟發展的下行壓力,但是更多指向中美貿易戰以來引發的世界情勢的新變化。就業顯然是中共高層思考要素中的重中之重。

2018年8月,英國媒體路透社曾發出獨家報道稱,中國財政部長劉昆表示其更擔心貿易戰對中國國內就業帶來衝擊。作為事關穩定大局的工作,李克強在2019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將就業優先政策置於宏觀政策層面。彼時的政府工作報告就已指出中國當下就業存在的固有問題——就業總量壓力大、結構性矛盾突出。其中還提及“新的影響因素在增加”。而所謂“新的影響因素”更多指向中美貿易戰。可見,中共高層對於中美貿易衝突的長期性早有預料。

5月22日,中國財政部發布集成電路設計和軟件產業企業所得稅政策,宣布自2018年12月31日計算優惠期,前兩年免徵,隨後三年減半徵收企業所得稅。同一天,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簡稱國辦)還發布一項標明“38號”文的通知成立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簡稱就業領導小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出任小組長。

胡春華在2018年3月調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之後,已經分管扶貧工作。而扶貧,曾被中共官方媒體公開報道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督促”的國家戰略工程。顯然,“穩就業”已經成為中南海重點應對的另一個“國家大事”。

李克強的“做活”角色

收緊財政支出和穩就業,原本是兩個看起來似乎相互矛盾的政策導向,如何平衡對於中國的執政黨中共來說是個難題。不過4年前的中國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的講話似乎已經給出了答案,“我並不否認,中國經濟面臨著下行的壓力,有多重風險,關鍵在於新常態下要在穩增長和調結構中間找到平衡點,這就使我想起中國人發明的圍棋,既要謀勢,又要做活”。

善於解讀中國政治的觀察人士,當時已經從李克強的講話中覺察到中共高層權力體質的一種新趨勢——總書記“謀勢”,總理“做活”的分工合作方式。

不同於中共傳統的“總書記負責政治、總理主管經濟”的分工方式,習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之後,中共的權力結構已經明顯調整,尤其是2018年3月黨政機構改革方案公布之後,新華社的解讀稿《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誕生記》開篇一句“(機構改革)一條紅線貫穿始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是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根本保證和首要任務”,已經點出個中共黨政機構改革的核心目標——“黨的領導”將成為未來中國政治運行的主軸。

前方衝鋒陷陣,後方軍、馬、草、糧——和中共開國總理周恩來的平衡政局、政策落實的政治角色類似,在如今的中共政治結構中,李克強扮演的正是保證改革正常、穩定運作的高級執行者角色。在外有美國全線施壓、內有經濟增長乏力的交困之下,李克強的“緊日子”如何過?“做活有兩隻眼。形象地講,穩增長和調結構就是兩隻眼,做活了就可以謀大勢,當然這需要眼光、耐力和勇氣。”4年前對的表態,或可一窺這位中國總理的執政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