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30日上午,中国CGTN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播翠西·里根(Trish Regan)首次在电视直播中“交手”。

从社交平台的网民反馈看,翠西一改昔日的做派,始终没有“发怒”,而刘欣大气严谨、睿智平和,对答如流, 并且条理清晰地驳斥了翠西鼓吹的对华言论。

这也不禁让人好奇,这个叫板美国主播、坦然应邀辩论的英语女神,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父母不懂英文,资源匮乏 靠的是兴趣和努力

上个世纪70年代,刘欣出生于一个风景如画的江南小城。她的父母共养育了三个女儿,刘欣是其中最小的一个。

从目前所能找到的一切资料来看,刘欣的家庭都绝非什么大富大贵之家——父亲是铁路安全工程师,学过俄语,却从没用过;母亲则在一家造纸厂当了一辈子的质检员。

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他们,甚至都不懂英语。

但引人注目的是,刘欣的两个姐姐,也都修炼成了不折不扣的“英语学霸”。

大姐刘瑾是好学生的典范,学起英语来百战不殆,如今早已移居加拿大;

二姐刘佳除了精通英语以外,还自学过日语,法语和德语,成年后在外企打拼。

可以想见,即便父母英语水平有限,但姐姐们良好的榜样作用与浓厚的家庭学习氛围,必然对刘欣的成长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Follow Me英语学习节目

果不其然,刘欣就曾表示,自己从小就对英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姐姐们学习的时候,她就跟在后面咿咿呀呀地学语,还跟着姐姐们一起看当时唯一一档英语教学节目——中央电视台播出的Follow Me(跟我学)。

可能在小刘欣的心中,英语并非晦涩难懂的考试科目,更像姐妹之间共享的玩具。

一旦有了兴趣,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动力。

刘欣中学时期的母校

随着刘欣进入初中,她愈发察觉到了英语的亲切有趣,于她而言,“上课的每一分钟都是享受,下课也不用多花时间去复习”。

在镇江第一中学度过的六年,她只有一次英语考试成绩低于90分,出色的表现又进一步强化了自信,形成了学习上的良性循环。

刘欣犹记得,当老师对她无比放心、从不要求她死记硬背课文之时,她会主动将每一篇英文课文熟读成颂,直至牢记于心。

而中学时养成的背诵习惯,也在不知不觉间帮她找到了学英语的“捷径”。用刘欣的话来说,在背诵过程中,每一个语言点都会被关注,被理解,直到完全变成自己的东西。

在熟读成诵之余,刘欣又会在兴趣驱使下,寻找英文原版资料来赏析,只是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里,相关内容实在少得可怜。

唯一能够加以利用的,是刘欣偶然间获得的一卷英文歌曲磁带,以及每周末深夜在电视上播放的海外原版电影。

于是,内心燃烧着熊熊学习热情的少女,就这样将磁带翻来覆去地听,模仿其中语调和发音;又趁着家人睡着之时蹲守在电视机前,用报纸遮住屏幕下方的中文字幕,逼着自己去听懂其中的对话,并加以练习。

成功的果实,从来都是由汗水来浇灌,即便是英语好到飞起的刘欣,也是踏踏实实地走过了学习与积累的道路,才有今日的成就。

而年少时对英语的热爱与付出,也化作宝贵的财富,伴随她走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首个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冠军 首位获得演讲世界冠军的中国人

1993年,即将高中毕业的刘欣毅然放弃了保送复旦大学中文系的机会,转而在自己从小就热爱的那条英语之路上逐梦。

她选择了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而是刘欣梦想腾飞的起点与舞台。

她回忆,一开始走进南大,就被一种看似“极其浪费时间”的训练方法所震惊。

那时,老师们真的会在每堂课上从音标开始,仔细检阅每个人的发音,再将“好的留下来,坏的捡出去”,刘欣也不例外。

就好似一颗好苗子遇上肥沃丰饶的土壤,本就基础扎实的刘欣,在科学细致的训练方法下,愈发蜕变出成长与进步的模样。

课堂之外,活泼开朗的她还乐于排练戏剧、唱英文歌,但凡和英语沾点关系的活动,她都不会错过。长久的打磨与积淀,也为后来把握住一个个自我展现的机会奠定了基础。

1995年,刘欣在全国大学生英语比赛中

1995年,第一届中国日报“21世纪杯”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即将举行,可以预见,这是一场高手如云的赛事,全国各地英文优秀的大学生,都在摩拳擦掌,准备证明自己。

刘欣自告奋勇地举起了手:“我要去!”

在比赛中,才大二的她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后有人说,刘欣的水平未必是最高的,发音未必是最标准的,但她身上那股自信、从容又淡定的气度,让人着迷。

英语于她而言是一门美妙的语言,而她,要以它为媒介,讲述出内心的故事。

刘欣顺利地在此次比赛中捧回了冠军。

很快,一个更大的挑战摆在她眼前——她可以代表中国,参加在伦敦举办的世界英语演讲比赛。要知道,这是中国学生第一次参加国际演讲赛事,一旦成功,便会创造历史。

从容笃定的刘欣,欣然接受了考验。在世界舞台上,她以“镜子和我”为主题,娓娓道来了一段有关奶奶、有关中国女性的往事。

刘欣奶奶说过一句话:“女人是隐形的。”

因为在曾经的中国,女性地位并不高,宴请宾客,女人都不能上桌,只能躲在厨房吃;

在家族成员聚在一起商讨家中事宜时,也没有人问过女性成员的看法如何;

“夫死从子”,当爷爷去世之后,丧夫的奶奶不仅不能做主,还要服从长子的管教。

奶奶的亲身遭遇给刘欣带来了无穷反思,她用温柔而又不失力量的英文缓缓说出:这是无数中国乃至世界女性的人生缩影,她们在社会的大镜子里,却从来不会被人注意。

这段以个人故事折射出社会现象的演讲,也深深触动了在场评委的心。

话锋一转,刘欣又微笑着以流利的英文说出:时代已然改变,自己已经可以做许多奶奶那一辈的女性所无法想象的事。

刘欣提出,当代中国女性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在个人命运和时代洪流融为一体的呼应中,刘欣呼吁:女人可以为社会作贡献,并且有权利这么做。

在演讲过程中,刘欣气场之淡定、发言之流畅、主题之深邃,无一不征服了评委。

而当评委们知道,在英文学习上,她是一个从没喝过“洋墨水”、土生土长的中国姑娘,仅仅靠着热爱与勤奋去学习英文、练习发音,大家更是竖起了大拇指:“她真的很棒!”

就这样,刘欣斩获桂冠,打败了来自27个国家的选手,代表中国赢得了比赛,成为首位获得国际英语演讲比赛冠军的中国人。

爱事业,爱家庭,爱生活 始终不改的还有浓浓爱国

如果说,大学时代的刘欣,是参加各种英语比赛拿奖拿到手软,那么步入职场后的她,则更加是一位远近闻名的“拼命三娘”。

她的工作态度,一言以蔽之,就是不断挑战自我、追求完美,要做就做到最佳。

1997年,刘欣先是进入了央视国际频道工作,在编译、记者和主播多个岗位上锻炼,随后开始在重大场合担任主持。

从履历上来看,她主持过2001年的欢庆申奥成功直播晚会、2002年的长江三峡导流明渠截流、2005年的澳门回归5周年纪念。

2009年奥巴马访华,也是她一个人用中英双语主持了当时的两国领导人的晚宴。

以上任何一项成就单独抽出来看,都足以成为让她在这个行业骄傲的资本,但刘欣深知“学海无涯”,忙碌的工作之余,还不忘给自己充充电,专程跑到法国去修读了法语。

后来,她又忙里偷闲,自学了土耳其语。

在主播岗位上表现优异的刘欣,并没有停下自我探索的脚步,2011年,她决定打破舒适区,前往日内瓦成为一名驻外记者。

从主持人到驻外记者,刘欣依旧不改勤恳敬业的本色。每次记者会,她都会第一个赶往新闻现场,有时为了能第一时间赶到前线,一天下来可能连饭都来不及吃。

面对接踵而来的新闻活动,连着几天从清早忙到半夜都是家常便饭。

有时为了继续进行下一场报道,连之前的成果都来不及看,又要为新的采访而奔波。

担任驻外记者的那些年,刘欣还曾笑言在年终总结时发现自己的工作量是同事的数倍之多!除了能力强,更反映出工作态度。

令人惊奇的是,在事业上如此拼命的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职场女性工作家庭难以兼顾的窘境,对于刘欣来说却不是问题。

她提到过,为了在拼搏事业的同时,照顾好孩子、承担起家庭教育方面的责任,她曾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都没看过一部电影。

要做到面面俱到,怎么可能没有牺牲?

但刘欣对此甘之如饴,事业、家庭角色之外的她,也有可爱知性的一面。

在微博上,她记录着自己料理花草绿植、爱怜流浪动物的点点滴滴,和朋友开心地玩个自拍,或是收到同事递来的一束花,都可以是温暖人生的小确幸。

当然,那个最让我们熟悉的刘欣,还是结束驻外记者历程、回国担任CGTN主播的她。

她主持的《欣视点》本意是向世界传达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却在无意间,因以犀利言辞与从容态度反驳美国女主播,而后两人又隔空约辩,成为全球聚光灯的焦点。

事实上,这也不是刘欣第一次反驳外媒的抹黑、为祖国发声了,早在她当驻外记者的时候,就曾对外媒记者关于中国的负面评论加以驳斥,双方关系一度闹到很僵。

在一次对她的采访中,刘欣不无遗憾地表示,很多西方媒体人士却用偏见和倾向性,塑造了一个负面的中国。

在她看来,维护祖国尊严,为中国发声,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呈现一个真正的中国,正是这一辈媒体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