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8点25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 Network)主播翠西(Trish Regan)就中美摩擦等相关议题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直击焦点的“跨洋对话”。

刘欣约辩后首次回应”国籍问题”:要想黑我,来点新的行吗

CGTN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主播翠西·里根约辩后接受了《环球时报》专访。面对有人质疑她非中国国籍一事,刘欣显得很无奈:“我是地地道道的、百分之百的中国人,而且只是中国人。”“我觉得这些东西,都玩过的,没什么意思。要想黑我,来点新的行吗?”

在专访中刘欣告诉《环球时报》,对于辩论,她认为“过犹不及,好的东西应该点到为止”。但同时她也表示,今后如果有机会,她也愿意继续接受福克斯或者其他电视台节目的邀约。

对于有网友在约辩后发了“小猫打架”和“小狗坐跷跷板”两张对比图,来形容吃瓜前的期待和吃瓜后的感想,刘欣回应:“我不是一个好的辩手,但我做得好的事情是去和别人交心。”

随后,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新闻1+1》连线刘欣,问及刘欣的准备工作时,刘欣透露了很多细节,比如,“实际上翠西也非常的懂礼貌,她把她所有要问的问题都提前告诉了我。早上我同事告诉我说翠西发来了她的问题你要不要看一下,我说我不要,我已经准备好了”。

以下是部分文字实录:

白岩松:之前是怎么做相关的准备呢?我听同行告诉我说,你并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对吧?

刘欣:对,我觉得对我来说做重要的是我必须去做我能做的事情和我适合做的事情,所以我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是要到现场去做自己。所以无论是数据、论据我自己都要非常的熟悉,要读懂,要进入我的内化。然后我的服装我的服饰都要符合我的风格,然后我的定位语气风格都必须是刘欣的。

之前有人说“啊刘欣你们要去辩论,要去互怼”,我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了很长时间,我不认我是一个善于雄辩的人,我只是一个感性的,一个去和别人讲故事,去交心的这样一个人。而且我一旦这样做的时候,效果会比试着去雄辩好很多。所以我决定我必须去做“刘欣”这样一个人。

我想让他们看到,中国国家媒体的记者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和他们一样。

白岩松:但是要进行这样一个直播性的交流,要准备的最后16分钟所呈现的内容,应该是你要准备的远远多于这个最后的展现吧。

刘欣:没问题啊,准备多的话我会更加自信,大家也看到了新媒体直播上我带着微笑和大家打招呼的自信样子。我心里却是很有底,因为我背后有很多人支持我,有很多朋友,他们甚至于是自发的发出很多的祝福和给我很多的建议。然后我自己也想清楚了我的定位,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也不需要她告诉我她的问题,实际上她也非常的懂礼貌,她把她所有要问的问题都提前告诉了我。早上我同事告诉我说翠西发来了她的问题你要不要看一下,我说我不要,我已经准备好了,到现场她问我什么都可以,而且,我认为这样这个对话才会有意思,如果都提前准备好了还有什么意思。

白岩松:还有个问题,在之前的时候,包括很多人的预判,包括很多人的以为,可能不会是一场媒体的对话,而是一场体育比赛,甚至很像是拳击比赛,你有没有受到这样一种暗示?

刘欣:我觉得这之间有很大的一个误解,因为从一开始她约我来辩论的时候,大家都说”你们看两位女主播‘约架’了”,一下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气氛那么最后呢我确实觉得我要利用这种机会到美国的主流、重要的媒体上,去对美国的观众对话。我答应了,但我从来没有说我们要到第三方去做一个非常正式的、真正的辩论。我说我到你节目做一个嘉宾,实际上我一直的定位是这样的,所以这最后变成了很多人都在问怎么变成了一个她问我答,我到她的节目做嘉宾,可不就是她问我答吗。

而且,我其实可以提问,但是我最后选择我不提问,因为我想,看我的是美国普通民众,而且福克斯的观众很多都对中国有很大的不满或者是误解。那我现在一个中国电视的主持人在他们电视上,他们肯定对我很生气,对我有很多负面的情绪,如果我再咄咄逼人,在不断反问,不断地想要求胜,要把翠西打败,那么我在他们眼中的形象一定是非常负面的,他们会说中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这个主持人还登堂入室,咄咄逼人,还大言不惭,我想这样对我们现在对中美关系、对中美两国人民间的沟通完全没有好处。

所以我是完全不设防,把我放到他的场地上,然后她可以问我任何问题。而且不管她怎么去纠缠,去质疑,或者想让我显得失态,我都不会放弃我心里和她去坦诚交流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