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6月2日電 綜合消息: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2日發佈《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並舉行新聞發佈會,引發外界高度關注。國際媒體報道稱,中方借白皮書向美方表明嚴正立場,中方官員對近期的一系列熱點問題進行了回應。

6月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並在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 中新社記者張宇攝

法新社報道稱,白皮書可看作是中方對美方在貿易問題上的最新回應。白皮書稱,美國政府指責中國在磋商中「開倒車」完全是無稽之談,隨意指責中方「倒退」是不負責任的。歷史經驗證明,通過極限施壓等手段達成協議只會破壞雙方合作關係。白皮書表示,貿易戰不僅不會讓美國再次強大,還會傷害美國經濟。

路透社就中方發佈白皮書和中方官員在發佈會上的表態發出多篇報道。報道稱,白皮書指出美方近期宣布提高對華加征關稅,不利於解決雙邊經貿問題。美方應對談判遭遇挫折負責。

該媒體援引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在發佈會上的話報道稱,美方誇大了與中方貿易的逆差。當前美方的逆差只有1500多億美元,根本不是所謂的4100多億美元。他還表示,美方不應把本國製造業工作崗位的流失歸咎於中方。

當被問及有關稀土出口的問題時,王受文表示,如果有國家利用中國出口的稀土所製造的產品,打壓中國的發展,於情於理這都是難以接受的。

《日本時報》報道稱,在白皮書中,中方明確表態中國不會「在重大原則問題上讓步」。報道援引王受文的話報道稱,在磋商之中,美方提出的很多問題,中方都克服困難,提出務實的解決辦法。但是,美方出爾反爾,得寸進尺,堅持不合理的高要價。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報道稱,中方在白皮書中指出,美國政府頻頻挑起與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經貿摩擦,中美貿易摩擦會對世界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報道稱,最近一段時期以來,中國政府官員有意增加了對外表態的頻率,中方認為有理由相信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最主要目的是遏制中國發展。

彭博社報道稱,中方在白皮書中表明「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的態度。中方指責美方背信棄義,造成談判陷入僵局。

《洛杉磯時報》報道稱,中方在長約8300字的白皮書中批評美方導致貿易戰升級,中方採取的回應措施是「必要的」。白皮書同時指出,中方願意進行平等、互利、誠信的磋商。

相關報道:從速決到久戰 迎接中美貿易戰第二階段的到來

北京時間6月2日,中國政府在特定的時間節點對外發佈了《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這是在中美貿易戰一年來,中國官方公布的第二份有關白皮書。2018年9月份中國官方在第一份白皮書《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中對美進行抨擊。而這份新的白皮書則代表了中美雙方8個多月來折衝樽俎、討價還價的結果。

第二份白皮書出籠的背景

為什麼今天發佈這樣一份白皮書?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郭衛民回應說,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中美經貿磋商是中美高度關注、也是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問題,所以有必要全面介紹一下中美經貿磋商的情況,闡明中國政府的有關立場」。

當然,這一頗具外交辭令風格的回答是無法令人滿意的。事實上,當天下午《人民日報》旗下的公眾號俠客島便在一篇文章中交代了這樣兩個背景:其一,白皮書發佈的前一天,6月1日,中國對美新一輪反制措施正式生效:對原產於美國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分別加征5%至25%不等的關稅。其二,「這次白皮書發佈是在中美下一輪經貿磋商之前,尤其是日本大阪G20峰會之前發佈的」。

不過,我們可以再將視線拉得更長點:

1、這份白皮書是一年多來中美談判暫時性受挫的總結。

這說明11輪談判尤其是中美兩國領導人阿根廷峰會以來的數輪接觸,仍然無法挽救中美貿易關係的惡化,「速決論」已然不可能。中美關係的持續緊張和雙方的持續討價還價(有聲音甚至預估二三十年)將是大大概率事件。

2、這份白皮書是中國反制美國「組合拳」的一部分,但其意義更在於宣傳戰達到最強音後轉入實質動作階段。這一點,美國一定要認清形勢,不要誤判。

事實上,自5月10日中美談判陷入無可挽回的僵局,美國隨即拋出對華進口的剩餘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5月31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突然決定將入境美國最後時限延長至6月15日),中國對美反制措施基本停留在象徵層面。

但是,進入6月份中國的被動態勢逆轉。《人民日報》(海外版)署名「鐘聲」評論在5月31日後停止對美國的輿論攻勢,《人民日報》在《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一文中發出勿謂言之不預的最強烈警告,輿論造勢轉入實質反制。

除6月1日啟動對美國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外,中國商務部宣布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不日公布細則,料將對美國在華企業利益構成重創,同時稀土優先滿足國內需求的威懾作用開始顯現,「國家大豆振興計劃」、糧食儲備大排查、集成電路企業免稅政策將分別對美國農業、芯片產業構成潛在壓力……一言以蔽之,中國正在全力備戰,應對「極端氣候」。

3、當然,從技術操作層面,中美要實現真正的脫鉤還是寄望另闢下一階段接觸?這需要看,經歷8個多月的談判,美國一再出爾反爾,北京從心態上還能相信華盛頓,尤其是多變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嗎?是否判斷已經出現變化?

從「八點立場」到「四點立場」

8個多月前,在2018年8月份公布的另一份白皮書《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中,中國政府在大量數據的基礎上撇清美國的種種責難和指責,表明了8點原則立場即8個「堅定」,1堅定維護國家尊嚴和核心利益,2堅定推進中美經貿關係健康發展,3堅定維護並推動改革完善多邊貿易體制,4堅定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5堅定保護外商在華合法權益,6堅定深化改革擴大開放,7堅定促進與其他發達國家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互利共贏合作,8堅定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新的白皮書也闡述了中國在對美磋商中的原則,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要相向而行、誠信為本,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任何挑戰都擋不住中國前進的步伐。

也即是說,從基本立場上講,即便中美這一階段的談判不成功,中國對美國三次出爾反爾心存不滿,但是仍然不會認為中美應該或者說要人為地實現「經濟脫鉤」甚至全面對抗。事實上,新白皮書最後仍然呼籲美國達成一個互利雙贏的協議,「在中美經貿磋商總的方向上,中國不是向後看,而是向前看。雙方在經貿領域的分歧和摩擦,最終需要通過對話和磋商來解決。」

習特會還值得期待?

當然,以上只是表明,在基本立場上,與8個月多前甚至一年多之前相比,中國立場並沒有顯著變化。但是,重新回到實際操作層面,未來中美貿易戰的解局需要如何邁出重啟的第一步呢?

在6月2日新聞發佈會以及稍早前的中國商務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習近平與特朗普是否會面成為一個關鍵話題。在中美無法確定下一輪談判的情況下,元首會面成為僅有可能逆轉的機會。

但是,包括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在內,中國方面傳遞出來的聲音並不樂觀,他們紛紛表示沒有可以提供的相關消息。王受文在回答有關提問時一再「選擇性」忽略雙方工作層面的接觸,僅表示雙方的磋商必須相互尊重,必須相向而行,必須平等互利,「如果做不到這些,磋商沒有意義。即便磋商了,也談不出一個可執行、可持續的協議」。

另外,日前,中國央行前行長戴相龍也在一次私下場合認為習特會即使在6月底大阪G20峰會上演,可能也很難取得重大進展,以結束貿易戰。中國前商務部副部長魏建國也表示,發動與中國的貿易戰可能是美國自二戰、甚至自建國以來所犯下的最大的戰略錯誤。貿易衝突或許會持續30年、甚至半個世紀。


在雙方加碼制裁的大氣候下,寄望習特會緊急叫停貿易戰、實現180度逆轉似乎缺乏現實的可能性。當然,這也並不表示兩人會面是沒有意義的,只是表示這種意義已經遠遠不如預期。

中國強調:達成協議的前提是美國取消全部加征關稅

新華社6月2日消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日發佈的《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指出,中美經貿磋商嚴重受挫,責任完全在美國政府。

白皮書說,美國挑起經貿摩擦後,中國不得不採取應對措施,兩國貿易、投資關係受到影響。雙方從兩國人民福祉需要、從各自經濟發展需要出發,都認為有必要坐下來進行談判,通過磋商解決問題。自2018年2月經貿磋商啟動以來,已取得很大進展,兩國就大部分內容達成共識,但磋商也經歷了幾次波折,每次波折都源於美國的違背共識、出爾反爾、不講誠信。

白皮書指出,美國提出新的關稅威脅後,國際社會普遍擔憂中國可能取消赴美磋商計劃,關注中美經貿磋商何去何從。中國從維護中美經貿關係的大局出發,保持理性、剋制的態度,按照雙方此前約定,於2019年5月9日至10日派出高級別代表團赴美進行第十一輪經貿磋商,展示與美國通過對話解決經貿分歧的最大誠意和負責任態度。

白皮書說,中美雙方進行了坦誠、建設性的交流,同意努力管控分歧,繼續推進磋商。中國對美國單邊加征關稅的做法表達強烈反對,闡明嚴正立場,表示將不得不採取必要措施予以回擊。中國再次強調,經貿協議必須是平等、互利的,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重大原則問題上決不會讓步。雙方達成協議的前提是美國取消全部加征關稅,採購要符合實際,同時確保協議文本平衡,符合雙方共同利益。

白皮書指出,美國政府指責中國在磋商中「開倒車」完全是無稽之談。在雙方磋商仍在進行的過程中,就文本內容及相關表述提出修改建議、做出調整,這是貿易談判的通常做法,美國政府在過去十餘輪談判中曾不斷調整相關訴求,隨意指責中方「倒退」是不負責任的。歷史經驗證明,試圖通過潑髒水、拆台、極限施壓等手段達成協議,只會破壞雙方合作關係,錯失歷史機遇。

商務部:美國妄圖侵犯中國主權,這是貿易談判停滯不前的一大原因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2019年6月2日發表《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並於當日上午10時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廳舉行新聞發佈會,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郭衛民出席,介紹和解讀白皮書有關情況。

有傳言指責中國在談判中立場倒退,會上,王受文回應表示,在協議達成前任何內容都只是討論,因此不存在立場倒退的問題。他透露,去年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已經明確,同意取消雙方加征的所有關稅。然而磋商中,美方提出問題 後中方克服困難提出解決辦法,可美方仍然出爾反爾,堅持高要價,堅持不取消已經加征的關稅,甚至堅持在協議中寫入涉及中國主權的內容,至此雙邊談判嚴重受挫。孰是孰非不正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