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在中国追星有三大禁忌,一个是“逃犯不能看张学友”,因为看张学友演唱会被逮的逃犯,已经够凑好几桌酒席了。

还有一个是“看演唱会要远离萧敬腾”,因为每次萧敬腾开演唱会都下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龙王拜过把子。

还有一条是“打广告不能找成龙”,因为被成龙代言过公司就要GG。

成龙大哥代言霸王洗发水,结果霸王被造谣致癌,生意一落千丈。

他代言爱多VCD,结果人家老总坐牢了。

代言汾煌可乐,结果这可乐从此销声匿迹。

在数不胜数的例子下,大家都说:成龙是广告界的黄旭东,奶谁谁死。

然而,所谓的“成龙魔咒”其实是假的。

因为,还有不少企业虽然被成龙代言过,但是非但没有倒闭破产,反而越做越好,日子过得蒸蒸日上,比如说格力。

“成龙魔咒”奏效的企业,都有这样一个特点:他们都是民族企业中的佼佼者。起初,他们借着市场经济的浪头,依靠着敢打敢拼的干劲,成了国产品牌的领航旗舰。

但是,在后续的发展中,和外国企业的商战中,他们却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失误,或是对手的强力打压,被淹没在了时代的浪潮里。

他们有的败于营销,有的败于技术落后,也有的败于公关不善。

这些看似倒在“成龙魔咒”里的公司,实际上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一脚踩空掉河里了。

1

在80后、90后上学的时候,都对一个声音特别熟悉。

“小霸王其乐无穷啊!”

创造了小霸王的人叫段永平,是人大的经济学硕士。

1988年,段永平从北京南下到广州,被怡华集团的总经理陈健仁看中,当了日华电子厂的厂长。

当时的日华电子厂亏了200多万,处在倒闭的边缘。

段永平注意到,那时任天堂有一款游戏机在美国、日本卖得大火,但在中国就不行。

那是因为一台游戏机要800多,一个游戏带要200多,当时中国很多家庭都买不起,家长都跟小孩说:“想玩游戏就好好读书,长大了挣钱买吧”。

可是玩是孩子的天性,段永平敏锐地发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于是,段永平带着厂子里的科研人员山寨任天堂。

1991年6月,这款叫“小霸王”的游戏机横空出世。

他们山寨出来的游戏机,一台只要300多,连任天堂的一半都不到。正版买1个带只能玩1个游戏,他1个带里装8个游戏,价格还只要几十块。

小霸王一出场,只用了3年时间,这个亏损200万的厂子就达到了1亿产值!

1993年,游戏机浪潮很快过去了,电脑游戏开始流行了。跟游戏机一样,正品电脑一台要上万块,又是个大多数人买不起的奢侈品。

段永平复制了小霸王的路子,他花了20万人民币买下了“五笔字型”,给第一代小霸王加上了电脑键盘和学习卡,“小霸王学习机”就此诞生。

把小霸王学习机连上电视,就是一台低配版的电脑。比起一万多的电脑,300多的小霸王的优势太大了。

而且,这款机子名字叫“学习机”,很有欺骗性,不知道有多少孩子用这个当借口骗家长买了小霸王学习机,然后天天打忍者神龟、双截龙。

这款产品让小霸王彻底起飞,卖遍大江南北。

从1992年到1995年,小霸王的产值每年都要翻一番,1992年是一个亿,到95年已经变成了8个亿。

在卖得最好的几年里,年底厂子分红的时候,用来包奖金的报纸是一摞一摞地用。每年的年三十,大家都在家过年的时候,小霸王的厂子外面等着拉货的司机,还能排出长长的队伍。

公司赚钱了,就请来了当红的成龙打广告,成龙大哥那句经典的广告词:“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更是把小霸王的销量顶上了天。

然而,就在小霸王如日中天的时候,小霸王的团队却分崩离析。

一手打造了小霸王的段永平主张加大研发投入,继续打磨小霸王的技术,他的目标远远不只是山寨,而是把小霸王做成中国的松下

陈健仁却主张把钱投到集团酒店、地产项目上,拿小霸王的利润去填其他项目。他是董事长,必须考虑整体风险,也得满足股东对利润的要求。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无法调和。1995年8月28日,段永平提出离职。

陈健仁对段永平有知遇之恩,即使到了要分道扬镳的时候,双方心里也始终把对方当成朋友。

段永平离职的欢送会,是陈健仁亲自主持的,临走时,陈健仁还送了段永平一辆奔驰作为纪念。

当天的酒会上,段永平眼含热泪,醉得一塌糊涂。之后,段永平和陈健仁立了君子协定——离职后1年内,绝不做和小霸王同类型的产品。

在段永平刚走的那几年,小霸王的营业额还是节节高升,没有人能想到的是,这竟然是小霸王最后的辉煌。

段永平在离职时,带走了几个小霸王的核心人员,其中包括后来oppo的创始人陈明永,vivo的创始人沈炜,“小天才”手表的掌舵金志江

这些人全是高手,他们的离职,让小霸王再无进取之心。

很快,没有砸钱做研发的小霸王后劲不足。市场上,VCD、文曲星、点读机,越来越多的电子产品诞生时,小霸王还裹足不前。

等国外都出到PS2了,当初玩小霸王的孩子,都长大开始玩彩色3D游戏了,小霸王还是只有学习机。

“船长都不在船上了,水手们哪里知道要把船开往何方呢?”

小霸王不是没努力,它接连推出过小霸王的VCD、电火锅、平板电脑、手机。可时代变了,越来越多国产有了自主技术,而小霸王却还在“山寨贴牌”,只会造低价低配产品。

后来,小霸王还找过一批专业研发人员,做过几款游戏主机,但依然是“破解+山寨”的模式,游戏体验非常差。

当年对小霸王有感情的那批人,早已经长大成人了,他们完全有足够的钱给自己买一个PS4、Xbox,为什么要买你不好用的山寨货呢?

这么多年了,主机的市场依然是索尼、微软、任天堂三分天下,原本有希望成为中国索尼的小霸王,在几代的技术差距面前,彻底失去了翻身的机会。

相反,段永平为首的那一批小霸王核心人员,创立了步步高,做了oppo、vivo,到现在还在市场上呼风唤雨。

小霸王的败局,不是败给成龙的代言,更多的是败给了自己。

2

2010年7月,香港媒体《壹周刊》发表了一篇长报道。

标题上只有大大的四个字——“霸王致癌”!

这篇报道有如核弹一样,一发出来,就把霸王洗发水炸得粉身碎骨。

霸王的创始人叫陈启源,从1988年开始,他就一直在打磨洗发水这一个产品。在最初起家时,陈启源和太太一个负责钻研技术,一个负责跑遍所有经销商,夫妻俩把洗发水卖遍了广州。

随后,陈启源买下了中药洗发水专利,组织技术人员不断研发,另一边搞多样化经营,陆续发展酒店、牙膏等业务。

在当时的洗发水市场被一众外国大牌霸占的情况下,霸王洗发水硬是死死守住了自己的市场。

2005年,陈启源觉得产品已经打磨成熟,是时候进军全国市场了。

霸王找到了成龙大哥,做了一条火遍全中国的魔性广告。

成龙在广告里Duang~的一下的动作让所有人印象深刻,“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拍,我就马上去拍”这样的金句,也迅速在网上走红,成了鬼畜界的知名素材。

这条广告让霸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根据霸王集团自己的上市招股书,在中草药洗发水领域,霸王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46.3%。

2009年7月3日,霸王在港交所上市,上市价每股2.38港元,到了年底就变成6.475了。

霸王集团的销售员,被业内人士称为“霸王花”。在霸王最巅峰的时候,全国各大商场、超市,有超过9000名“霸王花”。

这个时候的霸王可谓顺风顺水,是所有国产日化品牌追赶的目标。

但是壹周刊的这一篇报道,毁掉了霸王苦心经验的大业。

这是一条价值16亿的谣言。

壹周刊在这篇文章里宣称,经过科学的化验,霸王旗下的多款中草药洗发产品均含有被美国列为致癌物质的二恶烷。

然而实际上,二恶烷只是洗发水生产过程中的残留物,所有的洗发水都有。霸王的二恶烷含量还只有6.4ppm,远远低于美国等国制定的安全标准,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

这个霸王洗发水致癌的谣言,是霸王的竞争对手搞出来的。

霸王创始人很快把香港壹周刊告上法庭,要求对方赔偿6.2亿。

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谣言早已经传了出去。在短短6年时间里,霸王亏损16.62亿,市值蒸发93%。

2016年5月23日下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被告香港壹周刊出版有限公司败诉。

但是,法庭以要保护新闻自由为由,只让壹周刊向霸王赔偿300万港元,并向原告赔偿八成诉讼费。

对于霸王来说,这场胜利来得太晚了,即使沉冤得雪,他们也失去了企业的声誉。

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把“霸王创始人秃头”谣言当真,还有很多人还因为“霸王出过事”的印象,不会去买他们家的洗发水。

位于广州的霸王工业园,原本有2000多个工人,占地22万平方米,一度只剩下了200多个人,很多厂房都租出去了。

元气大伤的霸王并没有放弃,但直到现在,公司都没有恢复往日的辉煌。

霸王没有输在正面对抗上,而是输给了竞争对手的抹黑,港媒不负责任的谣言,成龙大哥也无能为力。

3

2013年,珠海市有人举报当地国资委一个叫周少强的官员,在豪华会所公款消费,光7、8万的名牌红酒就喝了12瓶。

部门纪委调查后得出了一个神奇的结论:这场饭局只喝了6瓶,另外6个空瓶是“学习红酒知识的道具”。

但是市纪委介入后,周少强还是被免职,被中纪委点名批评,网友封周少强为“学酒哥”

“学酒哥”周少强,是格力集团的副总裁、党委书记。他出事后,知道内情的人都感叹:格力电器的猪队友终于进去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格力电器格力集团争斗由来已久,周少强事件,是双方争斗的一个缩影。

格力集团是珠海市的一家国企,格力电器前身是叫海利空调厂,1991年被并入到格力集团旗下,等于格力集团是父亲,格力电器是儿子。

格力电器刚开始做空调的时候,什么技术都没有,空调内机都是采购来的。

当时的中国市场上,松下、三星、日立才是高端品牌,国产的几家空调做来做去都差不多,因为没有自己的技术,都是买的现成的。

但是,格力电器总经理朱江洪的带领下,一点一点做研发,从模仿到创造,慢慢开始有了自己的压缩机,自己的电机,自己的电控,逐渐成为了全国的空调龙头。

图:格力电器总经理朱江洪

2003年,格力电器收入破百亿,比集团其他部门加起来都多,甚至占了珠海工业产值10%。

此时,功高盖主的格力电器却和格力集团闹翻了。

从1999年开始,格力集团为了盈利,不断拿格力电器的利润补贴房地产,甚至还搞了个“格力小家电”打着“格力”商标,卖质量不过关的产品。

为了保住品牌,格力电器发表声明:“不允许其他人滥用格力商标”。可集团仗着是上级单位,正面怼格力电器说:“商标归集团所有”,自己想用就用。

然而,由于技术强大的格力电器盈利巨大,这场父子争斗以“父亲”的失败告终,朱江洪向上面抗议没多久,集团原董事长徐荣就被调走了。

2003年,格力集团又整一个幺蛾子——他们想把业绩很好的格力电器卖给美国开利集团,让外人来收拾格力电器。

那时,“引入500强”外资是地方官员重要的考核指标。但是,其中的绝大部分收购都是失败的。很多500强外资打着“技术合作”的名义收购优秀的国产品牌,买下后就强占国产品牌的市场。

比如著名的北冰洋汽水,被分配跟百事可乐合作。没多久,百事利用完北冰洋的销售渠道后,就把北冰洋甩开。全靠北京人的怀旧,北冰洋才勉强活了下来。

比如90后买雪糕时经常看到的香雪海冰柜,和三星合资之后就被雪藏,沦为三星的代工厂,国内冰柜霸主就此销声匿迹。

这种被外资利用完就抛弃的故事太多了,格力电器不想步这个后尘。

于是,董明珠和朱江洪一边拼命抵制,拒不配合开利的收购。同时多次向政府上级官员反应情况,想要阻止格力集团“卖儿子”

当时的格力有了自己的技术,已经成了珠海的经济支柱、科技发展的名片,谁也担不起格力被搞砸的责任。

在开利提供9个亿要收购格力,并以年薪8000万的条件聘用董明珠时。董明珠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我是绝不会卖格力的,贵企业今天是五百强,你保不准格力明天不是五百强!”

在“父子之争”白热化的时候,格力电器启动了股改方案。珠海市政府组织了一个班子,专门到深圳、北京和上海等地,考察并拜访持股的证券公司、询问格力电器的原领导班子能否留任。

2005年年底,格力集团股改方案明确表示,格力电器原有领导班子保持不变”,“父子之争”暂时落下帷幕。

格力电器的技术和董明珠的努力,让他们逃过了“成龙魔咒”。不仅没有陷入破产的困境,反而实现了连续增长。

反而是格力电器当初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2014年,格力电器一年营收有212亿美元,位列世界500强。而当初想收购格力电器的美国开利公司,现在整个公司卖掉,也只是格力一年收入的一半。

2018年,格力在国际市场上拥有30%的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董明珠当年的豪言壮语,终于变成现实。

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是中国企业踏过荆棘丛,夹缝中求生的四十年。

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企业在国家调度下,只需要按照标准埋头生产,就能攒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但是改革开放之后,90年代,外资大潮涌入中国。他们技术更先进,管理更科学,他们一出手,就给中国各行各业的民族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技术含量高的汽车、电子产品界,毫无疑问,都是外资才能玩的行当。

就连最普通的牙膏、洗发水等日用品,国产品牌在成本、广告、供应链等方方面面,也比不上初来乍到的外资公司。

电视台一共播3个洗发水广告:海飞丝给你看去屑、飘柔成天放长发美女、潘婷卖油亮直,三家各有特色,争得热火朝天。

结果回头一看,这三个全是宝洁一家公司的。

国产货为了对抗强大的外资,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

有的人认为广告效应就是一切,不惜拿出重金做广告;也有人认为技术才是王道,像格力一样哪怕在生死攸关之时,也不忘砸重金搞研发。

秦池酒厂的老板姬长孔为了抢下新闻联播、春晚的广告位,也就是“标王”称号。在对手出价是6398万的情况下,姬长孔为了凑个吉利数字,硬是多花了近300万,直接开价6666拿下标王。

在那会,北京房价4000多,一般人一个月工资才400多。

1996年,姬长孔更是花了3.212118 亿元再次拿下标王,有记者问他这数字咋有零有整的,他回答说因为这个数字是他的手机号,吉利。

拍下标王当年,秦池收入就翻了5倍。

但是,广告效应带来的增长是会消减的,秦池第二次拿到标王的辉煌,仅仅只撑了2个月。

2个月后,报纸突然揭露,秦池酒厂的酒全靠从四川引进勾兑,并非自己生产的,所有的消费者为之哗然。

其实,勾兑白酒跟造假是两回事,勾兑后的秦池质量其实更好。

但因为秦池酒本来就没有什么技术壁垒,小小一个半真半假的负面新闻,足以把秦池淹没在口水里。此后,秦池一蹶不振。

在数十年商战搏杀里活下来的中国企业,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自从2000年以来,历经艰险生存下来的国货,靠着积累的技术和经验,开始逐渐反击,继而从2010年开始一点一点收复失地。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不断有外企败退中国的消息传来。

在手机领域,原本只能在索尼、三星、诺基亚、苹果等国际大牌选其一的用户,纷纷投向了国产品牌。

2000年前后,松下、西门子的冰箱,是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但到了2015年,海尔、海信和容声位列三甲,西门子只能排第四,松下份额可以忽略不计。

2000年前后,松下、索尼、日立是高端彩电的代表,但是到了2015年,海信、乐视、创维、TCL和长虹成为市场主流。反而日立在2015年终止了中国的电视机业务,松下也是日薄西山。

大江东去浪淘尽,中国用无数企业的汗水和鲜血,证明了在商场上,技术和研发才是企业发展的王道。

这些企业多年的奋发图强,不仅让他们一个个收复着当初失去的市场,也让他们在面对美国强行施压的今天,能有底气傲立潮头,果断还击。

图:2015年,华为的研发投入共596亿,在世界多所大学拓展技术合作。

图为与华为达成合作的曼彻斯特大学石墨烯实验室

图:IEEE解除对华为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