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没和垄断法大战过三百回合,都算不上真正的巨头了。

这次又轮到苹果,状告它的是iPhone用户。

上个月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结果,判决苹果公司在一项关于其App Store的反垄断案件中败诉。第二天,苹果跟随大盘跌势,股价跌了近6%,市值蒸发逾500亿美元!

事情导火索是苹果的抽成机制。一直以来,App Store采用了和开发者三七分成的方式。

但是有iPhone用户就认为,App Store针对开发者收取的30%手续费被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而这就是垄断造成的。

苹果辩解称,抽成问题的直接关联方是应用开发者,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发起这样的诉讼。

说什么来什么。昨天,一批iOS开发者对苹果发起集体诉讼,称它“故意利用其垄断地位”向想要制作应用的开发者收取“扼杀利润”的费用。

曾经令开发者赚得盆满钵满,令用户发现新世界的App Store,没想到也有被人人喊打的一天。

1

10年前的App Store:

开发者的摇钱树,用户的新乐园

2008年7月10号,苹果推出了App Store。

当时的App Store中只有500款App,而且交互逻辑颇为简陋。但在十年后,App Store应用数量飙升到了超过200万款,总体活跃人数超过10亿人。

爆发的原因很简单:App Store的出现,瞬间击中了开发者和用户的痛点。

对于开发者,如果能做好一个应用,从此一夜暴富不是梦。一时间,到App Store创业,成了程序员的最大风口。

要知道在以前,软件行业都是由几家大公司主导,比如微软、甲骨文等。别说是个人开发者,就算是大型工作室也很难掀起什么波澜。

但苹果不同,它欢迎所有开发者。只有你有创意,能做出高质量的应用,苹果的数亿用户也可以是你的用户。

苹果能做到这步,其实不容易。苹果一直奉行封闭的政策,自成一派,唯独App Store是个特例。开放的结果,可能百花齐放,也可能劣币驱逐良币,苹果得把握好度,层层把关,费心得很。

托苹果的福,无数开发者走上了财富自由的道路。

2009年,椰岛游戏CEO鲍嵬伟制作了手游《iDragPaper》(爱卷纸),下载量破千万。而他当时的想法只是“开发个小游戏放在App Store,赚三五十万就行”。

2010年,《会说话的汤姆猫》发布,一举成为当年全球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如今,它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80亿次!

还有把iPhone变啤酒的应用iBeer,让街上处处可见拿着iPhone对吹的沙雕。

除此之外,还有《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涂鸦跳跃》…..一个小创意,足以改变人生。

截止2018年6月,开发者通过App Store已经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腾讯是在App Store上赚得最多的公司。

对于用户而言,App Store更是为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首先,它解决了装软件的麻烦。第一代iPhone无法安装第三方软件,开发者只能通过浏览器实现有限的功能扩展,逼得部分人“越狱”,很是麻烦。

其次,它解决了找软件的麻烦。App Store简化了iPhone用户找到目标软件的过程,一找一准。

最后,它解决了下软件的顾虑。得益于苹果的严格审核,用户可以在App Store上放心下载,不用担心病毒和安全问题。相比之下,安卓就一点不让人省心。比如一个输入法,一个视频App,还非得要地理位置、通讯录、照片等等授权,不给就不让用,处处让你不痛快。

照理说,开发者和用户对App Store不说感恩戴德,也该心满意足了。

但在商业世界里,哪有什么知足常乐。

2

开发者的控诉:

苹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开发者对苹果的感情很复杂。

一方面,在流量日益昂贵的今天,App Store这样稳定、优质的流量聚集地,他们绝对是不能放弃的。哪怕在全球下载量的对比中,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比例已经到了七比三的地步。

因为根据调查,相比安卓用户,iPhone用户的粘性更高、付费意愿也更强。毕竟iPhone用户换安卓,代价有点大。

另一方面,苹果的两个做法,快把开发者们都逼成了怨妇。

1. 雁过拔毛的“苹果税”

众所周知,在应用的销售上,苹果坚持和开发者三七开。

更不合理的是,“苹果税”不仅针对付费应用,凡涉及到交付,钱都得三七分。

最典型的就是微信。微信是免费应用,但当你打赏给公众号文章作者,打赏的钱有三成就得给苹果。当时微信和苹果交涉半天也说不动它,索性关闭了iOS的打赏。能让微信吃瘪,“苹果税”的威力可见一斑。

而像Kindle、网飞,则早早就关闭了iOS版的付费功能,用户购买服务要在网页端或者安卓应用上完成。

但话说回来,哪个平台没抽成?Google Play和Steam也抽30%啊。苹果还为你做了分发、审核、技术支持等等工作,赚你30%都是辛苦钱。

所以App Store的垄断嫌疑,重点不在于抽成机制,而在于它是iOS生态里的“独家”。因为“独家”,才敢霸道。

开发者控诉称,“苹果在App Store的所有销售额中抽成30%,收取99美元的年费,并规定应用定价。苹果公司公然滥用其市场力量,损害了开发者的利益。如果是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发生。”

2. 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如果苹果安心做个硬件公司,开发者还不至于为了一个“苹果税”和它闹掰。

可是苹果偏偏不安分,这几年更是摆明了要做内容和服务。早在2017年,库克就定下目标:服务业务要在2020年达成500亿美元的营收目标。

于是苹果自己的应用和服务随之而来。问题也来了:苹果在自己的生态里,会和他人公平竞争吗?

世界最大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明显是不信的。

今年3月13日,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了针对苹果公司的反垄断讼诉,指控后者在APP Store对Spotify抽成高达30%。关键是,苹果对其旗下的Apple Music却没有抽成。

按Spotify的意思,在缴纳了30%的抽成给App Store后,它的竞争力便会弱于Apple Music。另外,Spotify还不能直接和付费用户在iOS版本的APP上沟通,但Apple Music却能做到。此消彼长,Spotify表示很受伤。

觉得不公平的,不止是Spotify。

在Spotify提起诉讼后一周,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向俄罗斯联邦反垄断局提出了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

起因是去年卡巴斯基的一款应用Safe Kids,被苹果以违反App Store规则为理由下架。Safe Kids能帮助家长监控孩子在iOS设备上做什么。这个功能,和苹果自家的应用Screen Time有所重合。

卡巴斯基认为,苹果推出Screen Time不久后,就对Safe Kids进行了打击,这绝不是一个巧合。

可以看出,在开发者和苹果的对垒中,后者由于掌控了App Store的规则制定权,也就相当于掌握了开发者的命门,双方的地位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说App Store垄断,并非全无道理。

3

苹果用户的委屈:

凭什么我买个啥,都得多花钱?

相比开发者,iPhone用户的怨气就少了许多。

App Store被起诉后,苹果获得了不少用户的力挺。甚至有人评论:如果不垄断我还不用了;买苹果就是买iOS。

当然,也有许多人暗暗不爽,然后有一天把这种不爽摆到明面上,比如开头提到的状告App Store垄断的那几名iPhone用户。

他们的观点是,苹果公司利用App Store的垄断地位,迫使他们购买应用时支付过高费用。因为苹果让开发者没得选,只能交30%的收入给App Store,而这笔支出最终只会是用户买单。

在这点上,国内外的iPhone用户都感同身受,倍感委屈:为什么我在iPhone上买啥都比安卓的贵…

苹果辩解道,应用的价格是由开发者自己定的。言下之意是,你们在应用上多花了钱,该去找开发者啊。

问题是,开发者的应用如果在App Store的定价与安卓那边持平,那还赚不赚钱了?

所以绕了一圈,谁都有理,那就只能让最弱势的用户多掏钱了。

至于多掏这份钱,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还是纯粹在花冤枉钱,就看个人想法了。如果是个果粉,刀哥建议多想想前者,不然又爱又恨多纠结。

但说实话,究竟有没更好的服务,值得打个问号。App Store的顽疾,一直就没见苹果下狠手整治,比如刷榜,比如山寨和色情信息。而对于App Store的下载和更新,苹果也似乎不怎么上心,体验糟糕。

没有竞争就没有向上的动力,没有哪家企业是天生的完美主义者。

结语:

关于App Store是否垄断,还没定论。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坐实,苹果的损失很大。虽然App Store在苹果的营收中占比不大,但它的大部分营收,是能够直接转化成利润的。

而且,苹果的iOS,以及它心心念念的服务业务,也都少不了App Store的支持。牵一发而动全身。

但真要坐实,也没那么容易。被用户告,苹果可以拿钱和解,而开发者,也大都指望着App Store这个流量池,没有多少人真想搞死它。

就算局势变得对苹果不利,比较有可能的结果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话说回来,真要搞死App Store,放开应用商店,几亿iPhone用户会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