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稀土領域,沒有人比他更德高望重。

 

轟轟烈烈的中美貿易戰,如今依然沒有偃旗息鼓。

 

前兩天,中國再次強硬發聲:“對於貿易戰,中國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這個態度一直沒變。”

 

面對美國人的步步緊逼,中國穩住了步伐,舉國上下幾乎同仇敵愾。

 

這可能讓傲慢的美國人有些想不明白,一向以和為貴的中國,這次怎麼死活就是不願意妥協求和?

 

實力決定底氣。

 

中國之所以敢和美國叫板,面對這個世界上惟一的超級大國絲毫不慫,除了綜合國力的強大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那就是,中國手中有一張絕對的“王牌”。

 

這張王牌,足以讓美國遍體生寒。

 

1

中國手中捏着的王牌,就是稀土。

 

提到稀土,很多國人可能感到有些陌生。

 

但是,只要是對科技與軍事稍有了解的人士,都會驚呼稀土是當之無愧的的“工業黃金”。

 

稀土,並不是我們以為的“土”,而是17種金屬元素的總稱,之所以被稱為土,是因為其氧化物的質地與土塊有幾分相似。

在當今世界的科技發展中,稀土扮演着核心角色。

小到手機、計算機、複印燈粉,大到坦克、飛機、火箭、導彈,其製造過程全都離不開稀土,堪稱為國之重器。

而如此重要的戰略資源,中國佔有量居世界首位:60%以上!

 

這是一個讓外國人嫉妒得眼紅的驚人數字。

 

鄧小平曾經自豪地說過:“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

 

擁有這麼豐富的稀土資源,意味着中國在稀土定價權上應該佔著絕對優勢,完全可以像阿拉伯人控制石油那樣,把稀土賣上高價。

 

但是,曾經卻發生了一個令國人既震驚又心痛的事實:中國的稀土,被大量賤賣。

 

它的價格,比豬肉還便宜!

 

2

那是屬於特殊時代的無奈。

 

改革開放之後,中國龐大的稀土儲量令世界各國眼饞不已,紛紛選擇大量向中國購買。

 

用稀土賺取外匯,為國家贏得發展資金,原本是一件好事。

 

壞就壞在,那時候有人眼界未開,根本不知道稀土資源的珍貴性。

 

各地地方政府大多數財政困窘,迫切需要出口換取外匯,爭先恐後地開採稀土資源,大批量賣往國外。

 

甚至連普通老百姓也動了發財的念頭。

 

很多膽子大的居民,紛紛召集鄉里力氣大的男人,抄起簡陋的工具,偷偷摸摸開始挖掘稀土用來售賣。

 

更不要說一些有門路的人,拿到批文,光明正大地辦起了稀土企業。

 

在這種供大於需的情況下,即使沒有歐美各國刻意壓價,單單中國國內的各個企業就已經“自相殘殺”。

為了多賣,中國企業互相打價格戰,稀土的價格低廉無比。

 

這就像極了當年敦煌莫高窟的文卷,愚昧的王道士根本不懂得它們的珍貴,把最為完好的文物和藏本盡數賤賣給了歐美文物販子。

 

中國稀土面臨的是西方國家掠奪式的“購買”。

 

美國為了自身的長遠發展,竟然凍結了本國的稀土開發,選擇大量購入廉價的中國稀土,作為將來的戰略儲備。

 

日本和歐洲很多國家也紛紛效仿。

 

在這種勢頭下,如果中國再任由稀土資源賤賣,終有一天稀土會被歐美各國全然佔有。

 

到那一天,中國別說是掌握稀土定價權了,恐怕還要高價乞求他國能夠賣點稀土給自己。

 

如果沒有了稀土,想製造高尖端武器,更成為天方夜譚!

 

如此一來,國危矣!

 

幸好,天佑中華。

 

在危急時刻,有一個人挺身站了出來,毅然進言:“中國稀土,不能當豬肉賣!”

 

3

這個勇敢的老人,就是“中國稀土之父”徐光憲。

 

▲ 徐光憲

徐光憲不會不知道,他這一聲怒吼,觸動了多少人的利益。

 

歐美做稀土生意的商人自然恨得牙痒痒,不過遠在天邊,也並不能拿他怎麼樣。

 

國內那些靠稀土發財致富的私企老闆,以及某些依賴稀土出口的地方政府,對徐光憲的聲音也絕對沒有任何好感。

 

畢竟,中國有句古話叫作“斷人錢財,如同殺人父母”。

 

但是,他們卻不能那這位老人怎麼樣。

 

因為,在中國稀土領域,沒有人比他更德高望重。他被譽為“稀土界的袁隆平”。

 

全中國研究稀土的中青年學者,幾乎全部都是他的學生。

 

▲ 徐光憲(中)在稀土實驗室

1920年,徐光憲出生在浙江上虞。

 

父親是當地赫赫有名的律師,給他取名為“光憲”,也是希望他將來能在法律領域有一番大作為。

 

然而,事與願違。

 

徐光憲並沒有像父親期許那樣能夠學法律,而是選擇了理工科。

 

▲ 少年徐光憲

原因很簡單,在徐光憲的少年時代,日寇的炮火已經在中華大地上不斷蔓延,山河破碎。

 

法律救不了彼時的中國,只有工業和軍事才是讓一個國家迅速擺脫屈辱的捷徑。

 

徐光憲的一生,無論是在學業還是研究方向上,所做的全部選擇都是為了報國。

 

為此,他不惜放棄了外人眼中的“錦繡前程”。

 

4

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徐光憲以優異的成績進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習。

 

由於天資聰穎,他很快就得到了博士學位,他的妻子高小霞也成功考上了博士。

 

如果留在美國工作,夫妻二人至少能過上體面富裕的中產階級生活。

 

▲ 1948年,徐光憲和夫人高小霞在美國

但是徐光憲卻在思考如何能夠迅速回國。

 

因為,如果此時不回國,以後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朝鮮戰爭已經爆發,中美關係急速惡化。

 

唯一讓他有些猶豫的,就是妻子還沒有拿到博士學位,如果回國的話,意味着妻子之前的努力付之東流了。

高小霞明白丈夫的顧慮。

 

她只對徐光憲說了一句話:“我們來美國讀書,是為了什麼?”

 

夫妻二人迅速回到了貧窮的新中國。徐光憲成為了北大的教師。

▲ 1951年,徐光憲夫婦克服重重困難回到中國

上個世紀70年代末,徐光憲臨危受命,接受了一個艱巨的任務:對稀土進行研究,掌握有效分離稀土的辦法。

這對中國來說至關重要。

 

中國雖然稀土儲存量巨大,但是卻嚴重缺乏技術,導致中國不得不用低價把稀土原料賣出去,再花高價買外國加工好的成品。

 

為了不讓祖國的科學研究繼續仰他人之鼻息,徐光憲開始了廢寢忘食的探索,最終攻克了難關。

 

▲ 徐光憲夫婦在實驗室

從此之後,中國才算是真正擁有了稀土!抓住了科技發展的命門!

 

可以說,徐光憲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稀土之父。

 

這樣一位科學家,當然有資格喊出那句“不能把稀土當豬肉賣”的口號。

 

他的呼籲引起了高層的高度重視,開始出手整治稀土領域的亂象。

從十年前開始,中國出口稀土的量開始有效控制,根據世界市場的需求調整出口量,從而一舉扭轉了稀土賤賣的現象。

 

在今時今日,稀土已經成為了中國手中的王牌。

 

即使是美國這樣的強國,在與中國較量的時候,也不得不三思而後行,對稀土問題感到憂慮。

很多人都說,天佑中華。

幸好我們有稀土資源,才有了的巨大籌碼。

殊不知,我們最大的王牌,並不是稀土,也不是經濟體量,甚至也不是先進的高精端武器,而是一代又一代甘願許身為國謀的愛國者。

錢學森、鄧稼先、徐光憲這些老一輩科學家身上的風骨,永存於華夏大地,他們為民族、國家長遠計,孜孜攻關,仗義執言,奔走呼號。

每當國家有難,更會挺身而出。

 

這樣的國士,才是我們真正的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