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久未露面的張朝陽又開炮了,這一次他將開炮的目標對準了5G,說建設5G會有風險。

5G對人體的健康風險從何而來?

通俗的說,相對於我們現在用的4G,5G速度有大幅度提升,但在信號覆蓋範圍上,相對4G來說就要更小一些。因此需要更多的基站來穩定信號覆蓋,這也使得5G基站的密度必然會比4G時代更多,並且5G基站對於人群部署的距離,比4G提高了近三分之一。

面對這樣的問題,5G毫米波是否會對人體產生更大危害,其實還是需要進行驗證的,所以很有必要對健康問題進行思考。

5G對人體健康的具體影響雖然還無法檢測,但目前已經了解到的是,由於5G網絡所使用的毫米波比4G網絡使用的微波要弱,毫米波可能會在皮膚2mm以內被吸收,通過皮膚或者神經系統傳播,也可能在血液較少的眼部被吸收,長時間輻射下眼部將產生疼痛感。

從這個角度看,不得不承認,張朝陽說這話還是需要勇氣的,畢竟大力發展5G是我們既定的基本發展方向,在這個時候,敢於指出它的安全風險的,沒有極大的勇氣,是不敢說這話的。

就目前來看,張朝陽是國內公開質疑5G安全風險的第一人,這裡我們需要看一下他的原話是怎麼說的:

“5G基站密度極其高,因為是毫米波,這麼微波的、高頻率的、幾千兆的赫茲,根據自己的物理知識,其實對人體的危害是很大的。”

“3G、4G的話,它可能是低頻,波長長一點,在這種高頻電磁波下,會對水分子和氧的一些震蕩頻率可能會產生共振。”

可以看出,現在5G已經成為我們的優先策略,連使用許可證都發出來了,去年12月,工信部向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發放了5G系統中低頻段試驗頻率使用許可。其中,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獲得3500MHz頻段試驗頻率使用許可,中國移動獲得2600MHz和4900MHz頻段試驗頻率使用許可。

對此,張朝陽的態度很明確:5G到來以後大家享受5G帶來未來科技的進步和方便的時候,也要關注一下電磁波對人體的影響,需要主流媒體認真討論一下。

可是現在我們的主流媒體是只看到5G時代的進步和便利,卻極少有媒體討論它對人體健康的風險,這對於普通人來說,無疑構成了信息不全面,增加了健康風險。

可能在當事人心裡,先把5G技術發展起來,取得了技術領先優勢再說,至於這中間出現的問題,等發展以後再解決也不遲,由於這樣的發展思路,今年到目前為止,各大運營商已經基本進入了5G部署的最後階段。明年5G技術就將實現大面積落地使用,健康風險不可不提早作準備。

張朝陽有鑒於此,才提出了這樣的觀點,不過後來又補充說,這是他的個人觀點,只能算是一家之言:

但是他的這個一家之言是相當有份量,值得我們去重視,因為他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公開資料顯示,張朝陽1986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並於同年考取李政道獎學金赴美留學。1993年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後,在麻省理工學院繼續博士後研究。

專業人士說的話,總還是要值得我們重視一下。

關於5G的健康安全風險,我們更應該聽專業機構怎麼說的。

對於手機輻射的影響,此前,美國食品和藥物協會(FDA)在一份聲明中指出,目前手機射頻還是在安全限制內的,對公眾健康沒有太大影響。對於5G,FDA表示相信5G輻身目前在安全範圍內,但為了公眾健康起見,FDA將繼續跟進審查。

中國運營商也在關注5G的輻射影響。

此前,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雲勇在一次行業論壇上指出,“性能指標,尤其是老百姓特別關心兩點,5G功耗增大,手機充電怎麼辦?第二關心就是5G對人的輻射,儘管咱們再說網絡建設的比較好,這個會影響非常少,我們也是在國際上是最好的指標也遵循的最好,但是老百姓的顧慮是潛在存在的,所以也對我們的終端提出很大的挑戰。”

現在的事實就是:當我們準備擁抱5G時代帶來的便利時,我們是否也作好了應對輻射帶來的健康風險?

這就是張朝陽向我們提出的嚴肅問題,我們無法不正視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