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上面這個視頻,我們和「大概是全世界最無聊的人」王村村聊了三次。

 

起因是他在一席做了個演講,細述他做過的無聊的事。

 

比如他花了三個小時數一顆草莓上有多少顆籽,289.2顆。

 

他改造後的馬桶會發光,美其名曰「明人不拉暗屎」。

 

「站在風口,豬也能飛上天。」究竟怎麼飛呢?他用兩萬個氣球把一頭豬吊起來。

 

家裡1.5平米的浴缸,他先是改造成了游泳池,後又種上了水稻。

在演講現場說這些事時,台下每分鐘會爆發出2-3次笑聲。王村村表情鎮定,把手背在身後,還反問大家,「這裡,有什麼好笑的?」

 

在第三次採訪時,王村村告訴我們,為了這個演講,他去練習了兩個星期的脫口秀,改了六次的演講稿。

 

用他自己的話說,無聊,其實是件挺專業的事。

 

精裝修公寓里的一「缸」水稻

拍攝約在了王村村的家。一進家門我們就迫不及待去看種在浴缸里的水稻。

 

在北京CBD東邊的繁華區域,一間30平米的精裝修公寓里,竟然有「一缸水稻」,聽着就不可思議。

 

水稻約1米高,大部分已經枯黃,但能想像出之前生長茂密的樣子。

 

王村村掰了一株嗅了嗅根部,遞給我們,「好香」。

這是我第一次聞到稻香,之前知道還只是在周杰倫的歌里。那是一種淡淡的、舒服的香氣,忍不住深深吸一大口,腦袋裡就鋪展出了一片廣袤稻田。

 

我提出為什麼沒有人做稻香氣味的香水時,同事打斷我:有人提出來,說不定村村就去研究了。

 

如果有一天王村村真的做出了稻香氣味的香水,我們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因為在他的作品中,有一部分就是和網友「杠」的結果。

 

比如他寫了一首詩:往常一樣/你只煮一碗飯/一萬八千四百二十一粒/比昨天少兩粒/一碗飯/卻數出了兩個人的孤單

 

網友問:你怎麼知道一碗飯有18421粒?

 

於是他花了6小時數一碗米:16250粒。

 

他在網上發了一張編織吸管的圖片,網友評論:你這麼能編,怎麼不編個鳥巢(國家體育場)?

 

第一念想,這事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但轉念又想:如果這事一定要做呢?他跑去找學建築的同學,研究鳥巢的結構,還找來了鳥巢的施工順序圖,最終用鋼絲搭了個模型出來。

 

至於種水稻,得「追溯」到2018年他用種菜機種了一些空心菜,準備炒來吃時,網友開玩笑地挑釁他:自己種菜算什麼,有本事鍋碗都自己做啊。他就陸續去打了一口鍋,捏了一套陶碗,做了一雙筷子,還打了一把「權力的菜刀」。臨炒菜時,他的朋友覺得,火也應該自己生。於是他開車到北京六環外的野地里,開始鑽木取火。從上午鑽到晚上,火終於升起來了,炒熟了空心菜。

 

因雕刻了《權力的遊戲》里的獅子頭當刀柄,故取名為「權利的菜刀」

 

誰料網友又提出:親,這邊建議您油自己榨,米自己種呢。

 

「如果你非要和我杠,我就和你杠到底。」他決定要自己種米。

 

為了模擬光照,他買了七個全光譜植物燈掛在水稻上方,每天嚴格光照12小時;為了避免出差時沒法澆水,他設計了一個藍牙澆水裝置,在外地也能澆水;浴缸的周圍還布着各種測量二氧化碳濃度、土壤酸鹼度等數據的儀器。

 

在城市公寓里種水稻這事讓王村村很開心。他從小在農村長大,他覺得一個從小接觸農田的人相對來說更樂觀,「你思考很多問題時,不會把它局限在眼前的這幢樓這件事上,你會想到更遠的地方,還有田,還有鳥,還有沙。」

 

水稻長勢好的時候,他常常站在卧室隔着玻璃觀看這一叢綠色,感嘆「這是我的稻子」,彷彿自己終於過上了田園牧歌式的生活。「有那麼一瞬間你會覺得,雖然它是個浴缸,但你還是會感覺像在田裡,因為它還是會有那個味道,這麼說有點像神經病。」

 

今年3月,可能因為種植太密集,水稻陸續枯黃了。但這件事還沒有結束,他已經開始研究如何種植出更有高科技含量的「熒光水稻」了。

「我決定成為一個無聊的人」

會發光的水稻有什麼用?生而為水稻,難道不是應該為了更多的畝產、更好吃而努力嗎?

 

王村村認為,在傳統的科研領域外,應該有一個領域,它的存在僅僅是為了更好玩更有趣,激發人們的好奇心和想像力。熒光水稻就屬於這個領域。

 

在開展無聊事業的第四年,他決定在科技這個方向上走得更遠。

 

但他的走紅,以及直到現在人們提到他,還多是因為被他稱為「古典主義無聊」時期的作品,它們的特點是「耗費時間,毫無意義,吃飽了沒事幹」。

 

第一次走紅是在2016年。在一條4分鐘的視頻里,他試圖舔完一根拳頭大小的巨型棒棒糖,從零點舔到凌晨三點,舌頭都舔出了血,口齒不清了,棒棒糖才舔掉三分之一。

這條看上去浮誇又滑稽的視頻,讓他的微博一下漲了200多萬粉絲。類似的作品還有數米、數草莓籽、給手機貼200多層膜、舉辦石榴籽選美大賽等。

 

那時的他24歲,在北京一家廣告公司上班,晚上沒事幹,經常「報復性熬夜」錄視頻。創作什麼樣的作品呢?大學學市場營銷的他,深諳一個人要有個人品牌,就要有明確定位。

 

最終,他選擇了「專註無聊」。

 

發佈了一系列視頻小有成就後,迷茫卻在這個時候到來了。「舔個棒棒糖都能火,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他再翻看自己以前的作品,覺得沒意思,把舔棒棒糖稱為「誰年輕時沒幹過的傻事」。他幻想將來有孩子,並不想給孩子看自己舔棒棒糖的視頻。

 

最焦慮的時候,他甚至陷入了抑鬱。整個2017年發佈視頻的數量銳減。

 

一番審視後,他再創作的作品中,有一類類似於科技小發明,例如一個金字塔造型的磁懸浮燈,把植物放進去就會輕輕擺動的相框,燈泡扔進水裡就會發光的魚缸,以及一些手工藝作品等。

 

創作的初衷是學更多的知識和技能,「學得越多,等以後有了孩子,就能給他更豐富的精神條件。」

 

另一類是像種植水稻這樣的作品。類似的還有,他偶然收到賣別墅的廣告推送,羨慕其中的泳池又覺得變富遙遙無期時,於是將浴缸改造成泳池,並在其中浮潛。

 

他把這個時期稱為「浪漫主義無聊」,只要有一丁點能啟發別人「怎麼在有限的條件下,儘可能靠近你想要的生活方式」,他就很滿足了。

 

因為「習以為常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啊。」他說。

 

「寶藏男孩」的糾結

不要習以為常,還能做點什麼,還有其他的解決方式嗎?這早已是王村村的思維習慣,或者說是他面對問題的態度。

 

在他家裡,堆滿了各種常人眼裡可能覺得沒用的東西,比如三顆沒吃完的桂圓乾、兩隻打破了的碗。我們建議他參加「有意思TV」舉辦的一個斷舍離視頻拍攝項目(在鏡頭前扔掉家裡的至少100件東西),「很多人一邊扔,一邊思考自己與物品的關係,進而審視自己的生活現狀,說著說著就哭了呢。」

 

「不哭才怪。」王村村拿起桌上打碎的碗的碎片,表示如果要扔他的那些東西,他也會哭給你看。

 

那兩隻碗是他幾個月前打碎的。他覺得能利用碎片做點什麼,但還沒想好。於是他把它們放在桌上最顯眼的地方,讓自己每天都看到它,「碗碎了你要想辦法解決,而不是把它扔掉。」

是不是他從小就很有好奇心,或者原生家庭給了他不一樣的思維方式的滋養,王村村並不能肯定。

 

他說爸媽沒怎麼讀過書,一直以來他都是進行自我教育。家庭對他思維方式較深的一個影響體現在,他小時候住的城區由丹麥人設計,周圍有五六家書店,初中的每個寒暑假他都在書店裏面「白瞟」。

 

他看完了所有的搞笑漫畫書和腦筋急轉彎,影響除了「看到笑話再也不會笑了」,還有在看待問題時總想着能不能有一個思維的跳躍或轉折。

 

腦洞,有點軸,以及挺有耐心,成就了網友眼中的「寶藏男孩」王村村。在我們採訪的幾天里,他就已經想出了接下來要做一個聲學的燈、一個光學鎖的盒子。

王村村目前租住的30平米公寓

 

想法源源不斷。但這個階段的他陷入了另一種糾結——賺錢和做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情之間的矛盾。

 

哪怕是別人看來無聊的事,他總想着做到極致,因此不計成本地投入。為了拍攝「多少個氣球能把一頭豬吊起來」的視頻,他花掉了六位數的錢。

 

錢來自於一些廣告收入,以及2017年他從廣告公司離職後,賣掉了父母在老家給他留的房子,基本上可以維持養活自己、收支平衡的狀態。

 

但如今做科技視頻成本只會更高。

 

他不想向這個流量為王的大環境妥協,「不想讓小孩看到網紅賺錢快而想成為網紅,網紅也可能賠錢,比如我……「

只是有時現實的壓力讓人挺壓抑。

 

「寶藏男孩,寶藏的意思,就是不紅。」王村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