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維穩人民幣再表態

魏書光

今天,央行網站發布消息表示,為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中國人民銀行將於6月下旬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在消息公布後,離岸人民幣在短短60分鐘內迅速拉升上300多個基點。

此前,5月21日,央行官方微博上曾發布消息稱,中國人民銀行將於近期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從今天公布的情況看,央行已經明確在宣告之後的一個月時間裡,將正式進行第四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

目前,離岸人民幣和在岸人民幣價格基本持平,維持在6.93和6.91附近。從以往情況來看,央行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票,回籠的是離岸市場上的人民幣流動性。而離岸人民幣“池子”的水少了,利率就會走高。這樣的操作有利於減小人民幣的賣空壓力,減少人民幣拋壓,有助於穩定人民幣匯率。

央行時隔20天後再發公告

今天上午北京時間8點30分,央行網站發布消息表示,為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中國人民銀行將於6月下旬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

這也是時隔20天之後,央行再次對於第四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進行表態。此前,5月21日,央行在官方微博上“央行微播”上公告,“中國人民銀行將於近期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

此前,5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這是中國人民銀行繼去年11月和今年2月之後,第三次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台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此次發行全場投標總量超過1000億元,認購主體包括商業銀行、基金、投資銀行、中央銀行、國際金融組織等各類離岸市場投資者。

一小時內,離岸人民幣迅速拉升263個基點

在今天上午8點30分,央行消息公布之後,正在交易之中的離岸人民幣,在短短60分鐘內迅速拉升上300多個基點。在8點30分時,離岸人民幣報價6.9481,到9點30分時,報價6.9218,在一個小時內,離岸人民幣迅速拉升了263個基點。

在岸人民幣在9點30分開盤交易之後,也出現迅速拉升,從開盤價6.9287,快速飆升到6.9145,拉升了142個基點,但是隨後即出現回落。

顯然,在當前形勢下,央行擬通過收緊離岸流動性,進一步釋放維穩人民幣的信號。從離岸人民幣利率情況來看,這幾個交易日HICNH利率都在持續走高。

目前,香港離岸人民幣HICNH利率比香港美元利率稍微高出一點。

對比國內SHIBOR利率來看,香港離岸人民幣HICNH利率遠遠高出國內,特別是隔夜資金。

央票是什麼?發行歷史有多久?

央票,乍聽名字,感覺就很霸氣。

中央銀行票據(Central Bank Bill) 是中央銀行為調節商業銀行超額準備金而向商業銀行發行的短期債務憑證,其實質是中央銀行債券。

之所以叫“中央銀行票據”,是為了突出其短期性的特點。

從已發行的央行票據來看,期限最短的是3個月,最長的也只有3年。

一般而言,中央銀行會根據市場狀況,採用利率招標或價格招標的方式,交錯發行3月期、6月期、1年期和3年期票據,其中以1年期以內的短期品種為主。

央票是央行調節基礎貨幣的一項貨幣政策工具,目的是減少商業銀行可貸資金量。商業銀行在支付認購央票的款項後,其直接結果就是可貸資金量的減少。

簡單來講,央票可以理解為央媽自己開出的一張借條,目的是向市場借錢,和別的借條類似,這個借條里也會註明借錢的期限和利率。當央媽開始向市場借錢的時候,意味着市場上的錢被回收,流動性減少,從而達到收緊貨幣的目的。

從央票發行歷史來看:

央票是從2003年開始發行的,主要是為了對沖我國於2001年底加入WTO後,大量的外匯換成人民幣導致的流動性過剩。

2008年金融危機以前,發行央票是央行最常用的貨幣工具之一。

2010年,我國央票的發行量達到4.66萬億的歷史頂峰。

隨後由於各種因素,包括外匯占款下降,其它貨幣調控工具的興起,自2013年後央票逐步退出公開市場操作。

直到2018年9月20日,央行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管理局簽署了《關於使用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票據的合作備忘錄》,旨在便利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

2018年11月7日,央行首次在香港發行了200億元離岸央票,其中100億元3個月期央票中標利率為3.79%,100億元1年期央票中標利率為4.20%。

大約3個月後,2019年2月13日,央行第二次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台發行人民幣央票,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票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2.45%和2.80%。

距離上次發行基本間隔了3個月,2019年5月15日,央行第三次在香港成功發行了兩期央票,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發行全場投標總量超過1000億元,認購主體包括商業銀行、基金、投資銀行、中央銀行、國際金融組織等各類離岸市場投資者。

很快,央票將第四次登陸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