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佛洛姆曾说:”父亲是教育孩子,向孩子指出通往世界之路的人。

 

而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的中国农村,就出现了这样一位父亲,他用一生的时间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在一个“读书无用论”盛行的年代,精心培养家中六个子女读书成才。

 

其中5位美国名校博士和1位硕士,个个都走上了一条精英之路。

 

从央视《谢谢了我的家》

到凤凰卫视《鲁豫有约》都在热播他的教子秘诀

图片来源:《谢谢了我的家》

 

这位教育理念朴素而异样的家长,从26岁起就把“父亲”当做自己一生的事业,并以自己的传奇经历在全国走红,乃至香港、台湾地区及新加坡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在一个“丧偶式育儿”愈发被提及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媒体将视线投向蔡笑晚,“父亲”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许这里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失意人生下的“不得已选择”

出生于1941年的蔡笑晚,成长于温州当地一个殷实的知识分子家庭。

 

家中兄弟姐妹10人,蔡笑晚是长子,从小就有“读书梦”的他,始终是弟弟妹妹眼里的表率。然而即便学习成绩优异,却因父亲曾担任过国民党法医,而“政审”未通过,痛失读大学的机会。

 

但年轻的蔡笑晚并没有放弃,他转而进入当地小学教书,因工作成绩优异被评为先进个人。而后在学校的推荐下,凭借三门科目满分的成绩被当时的杭州大学物理系录取,圆了自己的读书梦。

 

然而造化弄人,正当蔡笑晚在学业上孜孜以求、准备大展拳脚时,父亲却病逝了,他不得不退学回家,重拾父亲的职业担起养家的重任,被迫中断的“大学梦”,则成了蔡笑晚心中永远的痛。

 

年轻时的蔡笑晚

图片来源:Google

 

1967年,26岁的蔡笑晚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当时蔡笑晚心想,自己没能实现的大学梦,何不让儿子来实现?

 

虽然,让一个26岁的热血男儿抛弃自己的人生理想,听上去十分荒唐可笑,但蔡笑晚知道这已成为他“不得已的选择”。

 

从那时起,蔡笑晚就决定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将自己的智慧、知识和追求转化为下一代的发展优势。

上世纪80年代,蔡笑晚夫妇与6位子女摄于瑞安

图片来源:Google

 

为此,他特意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笑晚”,寓意“不能在青春年少时开怀畅笑,就要让自己笑在晚年”。

 

此后数十年,蔡笑晚把父亲的角色当作事业来经营,他认为在追求事业成功的过程中,重视的不仅仅是回报,更多的是不断求索奋斗的过程,并在过程中享受到乐趣。

 

孩子们刚出生那几年,全家人住在农村一间租来的百年老屋里,16平方米的两层楼,坐南朝北,夏热冬冷,楼下是店堂,楼上是一家8口的卧室兼书房。

图片来源:Google

 

虽然环境破旧恶劣,但蔡笑晚在龟裂老化的木板壁上四处贴满了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牛顿等科学家的画像,一有空儿就给孩子们讲这些科学家的故事。

 

蔡笑晚相信:“人的智力相差无几,真正决定成才的,是经常为人们所忽略的非智力因素,诸如意志、道德、健康、社会交往能力等素质。鼓励小孩从小立志,是教育孩子的第一步”。

 

从小将志向的种子种在孩子心间,让孩子对自身的定位和方向根深蒂固,今后基本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动摇、改变它。

 

图片来源:Google

每天清晨6点,蔡笑晚会在楼下拉二胡,孩子们在悠扬的琴声中陆续起床。后来,蔡笑晚发现孩子们对清晨的外语广播节目很感兴趣,就干脆用广播来叫孩子们起床。

 

等到夜幕降临后,则是全家人雷打不动的学习与阅读时间。

 

全家人围坐在灯下,蔡笑晚坐在孩子中间看专业书,孩子们则在一旁读课本,遇上不懂的,随时可以向爸爸提问。

家庭的早期教育决定了一切

除了早早帮助孩子确立心中的志向和日常行为的规范,蔡笑晚还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数字启蒙教育。

 

大儿子蔡天文出生还不到十天时,蔡笑晚就在他下巴上划一下,就念“一”;划两下,就念“二”…… 两三个月时,轻打他的手心,边打边念“一、二、三、四、五”,当这样的动作每天重复多次之后,小天文开始对数字变得异常敏感。

 

1995年,蔡笑晚长子蔡天文博士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时年28岁

图片来源:Google

 

天文八个多月时,就能按顺序念出一至五的全部数字。

 

“当时我们家做饭用的是煤球炉,每天上午都要生火。我让他打扇,一边打扇一边念数,结果他两岁以后就能从1念到1000。由于对数字的熟悉,后来多位数的加减法对他来说就非常轻松,很快就能用竖式进行多位数的加减运算了。”

 

这样的数字早期启蒙教育,蔡笑晚在自家六个孩子身上百试不爽,他还因此在家里设了个“银行”,每个孩子都有一本“家庭存折”,谁算得快、算得准就给谁存上钱。

 

三岁时,当天文念叨着要去上学时,蔡笑晚就对他说:“如果你的家庭银行存折上的钱有了五十元,就送你去上学。”

 

有了目标,小天文格外努力,不到5岁,果然积攒到了五十元钱。而听说哥哥要去上学了,四岁的老二天武也不甘落后,吵着要跟哥哥一起去,于是哥哥在教室里听课,他就站在教室窗外旁听

1995年,蔡笑晚二子蔡天武获得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博士学位,时年25岁

图片来源:Google

 

那时,他们家常上演的一个“节目”是,蔡笑晚出题,让六个孩子去做,谁先做出来,谁的“存折”就存上五毛钱,赢了的大受鼓舞,没赢的铆足了劲要下回拿奖。

 

这样的你追我赶,自然是一个个都不甘落后。

 

图片来源:Google

 

家里唯一的女儿天西是最小的孩子,更是表现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经常会指着家里墙上贴着的科学家照片对蔡笑晚说:“爸爸,我要做中国的居里夫人。”

怀揣这样的梦想,天西9岁就从小学毕业。有一次,在有600名十四五岁孩子参加的瑞安市数学竞赛中,获得一等奖。

 

当她上台领奖时,台下观众说这是哪儿来的小姑娘,是不是上错台了?而满脸惊讶的领导、老师也一时忘了将手中的奖状颁发给她,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中,才恍然醒悟。

1999年6月,小女蔡天西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时年仅22岁,父母和两位兄长前去探望

图片来源:Google

在蔡笑晚家里,这样一桩桩的奇迹接二连三地上演着,几个孩子个个如赛车手一般,在追梦的路上你追我赶,家庭里也因此呈现一派积极向上的蓬勃生气。

 

大儿子蔡天文,15岁念大学,19岁读研究生,从康奈尔大学博士毕业,现为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

二儿子蔡天武,14岁读中科大少年班,18岁公派赴美攻读博士,曾在美国高盛公司任副总裁,现在纽约经营公司;

三子蔡天师,美国圣约翰大学博士,现在国内发展;

四子蔡天润,美国阿肯色州立大学博士,曾在哈佛大学做研究工作,在上海创办私立医院;

五子蔡天君,中国科技大学硕士,现在银行工作;

小女蔡天西,14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18岁考上麻省理工学院博士,22岁获得哈佛大学博士,现为哈佛大学终身教授。

蔡家第三代长孙蔡玄烨和长孙女蔡玄嘉,现在也都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

 

蔡笑晚家全家福,摄于2001年上海,此时已有孙辈新成员

图片来源:Google

尊重孩子、快乐教育,情商和智商一样重要

在六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还一件事让蔡笑晚觉得自豪:

 

“我的孩子从来都没有在高压下被动学习。相反,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下学习的,这种愉悦的学习体验保障了他们持续旺盛的学习动力和学习兴趣,实现了一种自我激励式的自觉学习。”

 

早期教育、从小立志、教给孩子正确的自学方法”,这三者就是蔡笑晚归纳出来的教育理念总和。

 

图片来源:Google

在外人看来,在蔡笑晚的培养下,几个孩子各个都是“学霸”,但蔡笑晚更希望孩子们既有高智商,也有高情商。

 

为了培养孩子们的情商,1978年,蔡笑晚就和妻子带着孩子们走南闯北、外出旅游。他自己设计旅游线路,从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过松花江登上太阳岛,接着去赤峰、锦州、北京、天津、秦皇岛、北戴河、青岛、上海。

图片来源:Google

每到一个景点,蔡笑晚就给孩子们讲解有关的历史故事,激发他们的兴趣和想象。

 

1990年的旅游更是与众不同,一家人带着干粮和饮用水,步行兼坐车,风餐露宿,浩浩荡荡地向杭州进发。旅行对孩子们的影响是显著的,虽然在班级里他们年纪偏小,但是在见识阅历上却一点都不稚嫩,更显示出一般孩子所不具备的自强自立。

 

二儿子天武4周岁的时候,因为父母疏忽而在码头迷路了。但他凭着从小培养的认路能力,居然独自一人走了15里路回到家中。

图片来源:Google

还有一次,小女儿蔡天西写信向爸爸诉苦,说班里有同学欺负她,蔡笑晚就赠送了女儿一句名人名言:“我要感谢敌人,因为我一生的成就全是敌人帮我造就的。”

 

她说:“因为父亲的教育,我们得到了各种各样的生命体验,懂得以平常心去面对得失,从不轻言放弃,他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如何拥有快乐的能力。

蔡笑晚夫妇与小女儿蔡天西

图片来源:Google

然而随着孩子们的成长,在与子女的沟通上,蔡笑晚同样遇到过困难。

 

上世纪80年代初,《霍元甲》《少林寺》等武侠片风靡一时,李连杰成了老四蔡天润的偶像,天天嚷嚷着要练功习武、惩恶扬善,怎么劝阻都无济于事。

 

1986年9月的一个清晨,老四郑重其事地向一家人道别,独自前往河南嵩山少林寺学习正宗武术。

图片来源:Google

对于儿子的决定,蔡笑晚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提心吊胆,但他没有阻拦,而是告诉儿子:做自己想做的,做有个性的你,但是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要留心体察社会

 

个性倔强的老四当场写下保证书:今生决不后悔。但即便老四离开,父子间仍然保持着通信,终于有一天,老四在信中写道:“习武虽有用,但是未来社会,还是先掌握知识更要紧。”

图片来源:Google

 

离家一年以后,老四又回到了高三的课堂,后来他考上了华西医科大学,成了一名外科医生。

 

而除了老四之外,蔡笑晚给家里每个孩子都写过不下600多封信,从孩子们到外面上学到读完书,几乎每个学期都有10封以上的家信。

 

不仅如此,蔡笑晚甚至给每个孩子都建立了成长档案,还给他们记日记,对于他们的点点滴滴都非常清楚。

 

 

蔡笑晚常把“做父亲是我一生的事业”这句话挂在嘴边,眼下,看着儿女们个个事业有成,正如自己的名字一样,蔡笑晚真的是笑在了晚年。

 

每每有人向他问起自己的育儿秘诀,蔡笑晚总会笑盈盈地说:

 

早期教育奠定智力基础;从小立志,确立了人生的发展方向;而独立自学能力是终身学习的方法。有了基础、方向和方法,成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时间回溯到他26岁时的璀璨年华,我们已无法想象他经历了几番挣扎,才决心放弃那坚持二十几年的梦想。

 

可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图片来源: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