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报导称,华为公司为了摆脱美国制裁而遭谷歌“断供”安卓操作系统的困境,可能会使用俄罗斯的“极光”移动操作系统。对此俄国专家作出回应。

中共官媒“中国日报”在周三(6月12日)报导称,俄罗斯数字发展、通信和大众传媒部部长康斯坦丁‧诺斯科夫与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讨论了在华为设备上使用俄罗斯的“极光” (Aurora)操作系统的可能性。据称,二人还探讨了部分华为设备在俄罗斯进行本土化生产的问题。

但有俄罗斯专家分析说,无论是自主研发的移动操作系统,还是安装俄罗斯的“极光”移动操作系统,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华为所处的困境。

据俄罗斯《论据与事实报》周三报导,俄罗斯的“极光”操作系统并非俄罗斯人研发出来的。它此前是由芬兰的Jolla公司研发的名为“旗鱼” (Sailfish)移动操作系统。该芬兰公司由诺基亚公司离职人员所创立。

 

在2014年,俄罗斯ECN集团公司的创始人格里高利‧别列兹金(Grigory Berezkin)成为Jolla公司的共同拥有人。之后,经过一系列的“运作”,“极光”操作系统最终变成了“俄罗斯电信公司”所拥有的知识产权。

“极光”操作系统被安装在俄罗斯智能手机Inoi R7上面。当然,叫“俄罗斯智能手机”可能会比较牵强,因为除了操作系统等软件是芬兰的之外,硬件也是在中国订购制造的。

俄罗斯《生意人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从2019年起,俄国政府计划将政府官员、国家机关雇员和国有公司员工的手机系统大规模转移到配备俄罗斯操作系统上。而安装了“极光”的Inoi R7手机将是首选。不过,它并不很受欢迎。很多中国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款俄罗斯“旗舰”智能手机就是个证据。

对于华为公司为了摆脱因美国制裁所限入的困境,考虑与俄罗斯“极光”移动操作系统进行深度研发合作的问题,俄罗斯“InfoWatch”公司总裁纳塔丽娅‧卡斯皮尔斯卡娅分析认为,其前景并不乐观。

她评论说,华为公司改用俄罗斯的“极光”操作系统的本身并不难,而且,这对“极光”系统本身也有好处。但问题是,手机生态系统的好坏甚至可以说并不是取决于其内部安装的哪一种操作平台,而是取决于为其编写的应用程序的数量。

就该问题,网上也有分析认为,这就像换另一栋房子一样,如果里面没有配套的家电和家具,或者很少,那就没有人会去住。即使华为编写了自己的操作系统,或者换了俄罗斯的系统,同美国“翻脸”之后,它也已经失去了拥有庞大应用程序群的“安桌”系统生态环境,这才是最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