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全天候科技(iawtmt)作者楊泳潔 編輯羅麗娟,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從來沒想到,生孩子會這麼難。“曾經當過母親的李琳感嘆。

陳琛和李琳相識於校園的青蔥時代,並最終成功牽手進入婚姻。夫妻雙方都在公務系統任職,一個警察、一個老師,還有個聰明伶俐的兒子,在當地是令人羨慕的小家庭。

然而好景不長。4年前,陳琛的兒子在幼兒園突然暈倒後被送入醫院,發現大腦里已長了惡性腫瘤,雖經多方求醫,但孩子還是走了。

自那以後,家中一片死氣沉沉。為了走出陰霾,夫妻兩人計劃再要一個孩子,但多方努力後依然無果。

最終,陳琛和李琳走進了太原一家公立醫院的生殖中心。檢查後發現,由於兩人都已超過了35歲,且身體條件均不如從前。在醫生建議下,兩人選擇做“試管嬰兒”。

試管嬰兒是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技術的俗稱,其過程主要分為六個步驟,刺激排卵、預測排卵、採集卵子、卵子培養、體外受精、移植後處理。

而在同意做試管嬰兒後,等待陳琛和李琳的是又一次折磨。

在試管開始之前,醫院按照流程要檢測男女雙方身體多項指標,任何一項指標沒通過,就不允許進入試管周期;而且促排卵和取卵環節存在一定風險,其中促排卵針就需要連續打10天。

期間,李琳不時頭暈、噁心,吃盡了苦頭。

雖然第一次植入的胚胎都沒有成功,但萬幸的是第二次全部植入得以成活。去年底,一對龍鳳胎的誕生再次圓了陳琛和李琳的父母夢。

為此,他們前後花費了20多萬元。除了付出金錢外,李琳覺得自己經歷了這些折騰後彷彿生了一場大病,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

無論如何,他們都還算幸運者,因為他們最終迎來了新的生命。但陳琛、李琳只是在中國輔助生殖產業蓬勃發展下,得以實現求子夢的夫婦之一。

01

輔助生殖千億市場

70後的何凱和王芳沒有陳琛、李琳夫婦這麼幸運,在走入武漢一家知名醫院的生殖中心之前,他們已經在求子的道路上奔波了十幾年。

何凱和王芳家住河南農村,當地有早婚的習俗,如今,兩人的婚齡已經超過了20年。周圍同齡人的孩子都已上了大學或已成家,甚至有人抱上了孫子,但何凱和王芳始終沒有生育。

在結婚兩三年後,風言風語就傳到了他們耳邊,由於傳統偏見影響,外人首先認為癥結出在女方身上。為此王芳多次求醫,但最終無果。

兩人外出到湖北打工時,身邊朋友建議夫妻二人都應該到醫院做全面檢查。這次查出的結果是由於何凱的身體原因導致,於是調理的對象換成了男方。但因為生活拮据,何凱沒有選擇接受大醫院的治療,而是在各民營機構甚至莆田系醫院間又奔走了幾年。

因走了彎路而一無所獲的夫妻兩人已經從焦灼轉向抑鬱,情況越來越糟糕。去年,他們終於下了決心走進了武漢某知名醫院的生殖中心,嘗試試管嬰兒。

但由於雙方身體都存在一定問題且年齡偏大,胚胎移植三次均未成功。經濟上已經山窮水盡的夫婦倆只好選擇了放棄。但“無法生育”的現實已經徹底壓垮了兩人,最終,何凱和王芳選擇了離婚。

從1988年3月10日8時56分,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傳出國內第一個試管嬰兒“哇哇”的啼哭聲起,這項技術在中國已經發展超過30年。

30年來,隨着不孕不育人群數量的增長,試管嬰兒技術在中國得到廣泛推廣,人數不斷增加,與之相伴隨的是,相關服務產業規模也迅速壯大。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7-2022年中國輔助生殖行業市場前景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顯示,中國的不孕不育率已經從20年前的2.5%-3%攀升到了12.5%-15%,每年出生的新生兒數量約為1600萬,按12.5%-15%的不孕不育率計算,理論上每年有200-240萬新生兒因為不孕不育無法出生。

報告還指出,假設這部分無法出生的嬰兒父母中有65%願意採用輔助生殖技術妊娠,則每年進行輔助生殖手術的夫婦為130-156萬對;假設每對夫婦平均進行2.5次輔助生殖手術;輔助生殖手術每次2-4萬元不等,則輔助生殖市場的潛在規模約為1072億元。

近年來,隨着二胎政策及社會平均生育年齡的不斷提高,需要輔助生殖的人群數量還在進一步擴大,這一需求在醫療行業開闢出了一片新“藍海”。

不是所有的夢想都會實現,試管嬰兒的成功率取決於多個因素。

“20歲至35歲,是生兒育女的‘黃金15年’,女性38歲之後卵子就會變得數量少、質量差。此外,反覆人工流產引起的輸卵管梗阻、子宮內膜過薄等也是重要原因。”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生殖中心常務副主任劉平提到,以試管嬰兒為例,20多歲時成功率為50%—60%,等到40歲以上成功率就低於20%。

張菲是廣東肇慶市西江醫院生殖中心實驗室的一名醫生,根據她從業多年的經驗來看,試管嬰兒的成功率與夫妻雙方的感情和心理因素也有很大關聯。“因為做試管嬰兒除了打針的疼痛,心理上的煎熬也很多,甚至會有夫妻在做試管過程中離婚。”張菲介紹,在試管嬰兒的成功案例中,大多數家庭都是夫妻和睦,女方每次來做檢查必定有丈夫陪同。

目前國內試管嬰兒技術主要分為四代。據張菲介紹,並不是說三代、四代就比前面的兩代更先進,這是要根據男女雙方的檢查結果來確定採取什麼樣的授精方式。”她稱,由於方法不同,價格也不一樣。

一代試管一般是針對女性問題較多,費用一般為3-4萬元;二代試管則針對男性問題較多,費用一般為5-6萬;三代試管則是適用於男女雙方有基因遺傳疾病,費用一般為8-12萬。不過目前國內獲批有正規資格做三代的醫院屈指可數,並且嚴格要求男女雙方要符合三代規定指征的才可以選擇該類,避免有家庭試圖利用這項技術故意選擇嬰兒性別;四代試管適用於尚有排卵功能,但卵子質量不高的女性,目前尚未開始臨床應用。

2016年7月,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的意見》中,放開了特需醫療的價格,輔助生殖服務被列入特需醫療範圍,其價格徹底由醫院自行定價。此後,輔助生殖服務的價格大幅上漲。比如,北京大學深圳醫院正式上調了胚胎移植術、胚胎保存等約10項輔助生殖技術項目價格,部分項目價格調整幅度達3-4倍。

但是,漲價並沒能擋住人們對於醫療輔助生育的需求,在大多數城市中大醫院的生殖中心預約號一號難求的現象一直存在。

根據近日通過港交所聆訊的輔助生殖醫療公司錦欣生殖醫療(下簡稱“錦欣醫療”)的招股書顯示,不孕不育的中國人越來越多。2017年中國大約有4770萬對不孕症夫婦,預計到2023年不孕症夫婦將增加至約5620萬對。

但國內現有的輔助生殖技術和機構尚屬於稀缺資源,於是,在巨大的市場需求面前,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動作頻頻。

02

淘金“輔助生殖”

今年2月,錦欣醫療在港交所遞交上市招股書時,就引來了市場關注

其招股書顯示,在過去的2016、2017年和2018年前9個月,錦欣醫療的營業收入分別為人民幣3.46億、6.63億和6.70億,相應的凈利潤分別為人民幣1.04億、1.99億和1.75億。該營業收入包括輔助生殖服務、管理服務和輔助醫療服務。

其毛利從2016年的38.3%增加至2017年、2018年(截止9月)較為穩定的45.6%、47.7%。

圖片來源:錦欣醫療招股書

超過40%的毛利在別的行業或許已經很高。但據前瞻經濟學人報道,中國輔助生殖服務行業平均毛利率為60%-70%,因為成本相對較低,毛利率接近或超過醫美、口腔、眼科等其他醫療服務分支行業。另外,由於輔助生殖機構往往不需要大額的營銷支出,行業凈利率也高於其他服務。

張菲也表示,輔助生殖行業毛利較高,各種藥品、材料費可能只佔三成不到,餘下就是醫生和實驗室人員工資,“一家生殖中心最大的成本也就在促排藥費和人工上”。

據動脈網在《千億元級輔助生殖市場報告》一文中提到,一家生殖中心前期需要投入的資本較大,一般要兩年以上才能達到盈虧平衡。但一旦病人來源穩定成熟運營後,排除場地費用,一個月20個病人就能覆蓋全部人員費用、耗材、設備折舊等各項成本。

而按國際慣例,一家新成立的生殖醫學中心,第一年大約能完成100例左右的試管嬰兒治療,第二年200例,第三年500例。但中國很多民營機構,往往都要超過這個標準。月平均患者數至少都在50人以上。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輔助生殖市場雖然缺口很大,但並非一直在增長。

2015年二胎政策頒布後,輔助生殖行業已經出現了短期的井噴,但熱鬧過後,數量開始回落。

來源衛生計生委婦幼健康服務司 弘則研究

張菲也明顯感覺到,她所在的生殖中心在2016年-2018年間都有大量自然上門的客戶,而2019年的客流回落了大概三分之一。

03

資本玩家入場

有利潤的地方就有資本進入。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一些上市公司或風投對輔助生殖市場的關注,從主體也延伸到了輔助生殖醫療服務及相關配套產業。

國家衛計委官網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共有451個輔助生殖中心、23家人類精子庫機構,其中,獲試管嬰兒牌照的醫院僅有327家,還有28%的生殖中心達不到試管嬰兒技術要求。451家輔助生殖機構中心裡,公立是絕對的主流,有約409家,佔比約91%,民營生殖中心數量僅45家左右。

根據國家衛生計生委於2015年頒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配臵規劃指導原則》,輔助生殖服務新許可僅可向三級醫院(綜合、婦產)及三級醫院(婦產或婦幼保健服務中心)發出,部分民營醫院的試管嬰兒牌照都是在此前獲得。

除此之外,中國的輔助生殖服務市場還受到嚴格監管。輔助生殖服務提供者必須分別獲得AID、AIH、常規IVF-ET、透過ICSI進行IVF及PGD/PGS的五類批准證書。該等證書通常相繼地發出,先獲發AIH等證書,執業若干年後方獲發透過ICSI進行IVF等較複雜的證書。如服務提供商未能通過政府審批機構每兩年進行的驗證程序,證書或會被撤銷。

由於牌照和證書獲取不易,許多資本都是通過收購已獲取牌照的民營輔助生殖機構進入市場。包括復星醫藥、通策醫療、和美醫療、永泰能源、悅心健康等上市公司都已參股輔助生殖領域。

而除了直接收購輔助生殖機構,與其產業鏈相關的企業也成了資本的目標。

根據億歐網一份關於輔助生殖服務創業公司的統計顯示,在受到資本青睞的公司名單中不乏從事跨境輔助生殖服務的公司,例如夢美生命、優孕行、藍色寶貝等也得到了資本青睞。這也折射出了另一個現象,就是很多人選擇了海外輔助生殖服務。

近年來,泰國醫療遊客數量正在逐年增長。據央廣網報道稱,輔助生殖、抗衰老治療和健康體檢是目前中國患者選擇去泰國就醫的主要目的,相對國內優質醫療資源緊張的情況,在泰國可以較為方便地預約專家。而除了泰國,美國、俄羅斯、日本等國家也成為不少人出國選擇生殖服務的目的地。

不過上海同濟大學附屬第一婦嬰保健院生殖醫學中心主任滕曉明教授表示,“有不少患者聽信不實報道,認為美國的試管嬰兒成功率是85%,泰國是80%,到中國只有30%,為此,他們會更願意選擇通過其他渠道遠赴海外。他們不知道的事,在輔助生殖技術上,中外差距微乎其微。”

促性腺激素之父布魯諾·盧嫩菲爾德博士在“中國大陸輔助生殖技術成功應用30周年”的交流會上的演講印證了這一點:“我去過全球很多生殖中心,我可以告訴大家,他們很多採用的是中國設備。”他認為,今天中國輔助生殖的相關技術其實已經達到了國際水平。(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琛、李琳、何凱、王芳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