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法夭折 林郑或成替罪羊 习近平惧黑天鹅

6月15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香港当局做出的让步很罕见,尤其背后的靠山,坚定地支持林郑月娥修例的习近平某种意义上也在向示威者让步,更十分罕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华早报周六早晨报道,中国负责香港事务的官员在香港对面的深圳举行秘密会议,商量继续强行修订法案是否合乎时宜。苹果日报引述报道,中共常委、分管香港事务的副总理韩正南下深圳坐镇指挥。随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

向钱低头?

仅仅十几个小时前,很难想象香港当局,以及站在背后的习近平当局会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爆发的最大规模示威面前让步。

路透社分析称,决定无限期暂缓修订允许引渡嫌犯到中国大陆受审的『逃犯条例』,显示北京不得不向香港独特的经济力量低头,也就是说向“钱”低头,分析指,对中共而言,保存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性,仍然凌驾于对香港扩大政治控制的欲望之上。

一些大亨开始把资金从香港转向新加坡;美国威胁推出『香港人权法』,重新评估赋予香港的特殊经贸待遇;香港的经济规模在中国的占比虽然远非九零年代那么重要,但香港去年仍占到12%的中国出口;香港也是中国最大的单一外来直接投资来源地;另外,香港的证券交易所让大陆公司除了纽约、伦敦之外,另有独立管道可取得国际资本,这使得中国在维持资本管制的同时,也让大陆企业仍有取得强势货币或外国投资的途径。据此,路透引述分析人士称,中共可对港人怒吼置若罔闻,但仍然听得进钱的声音。

Image result for 习近平

习近平掌权后最大让步

不过,许多分析人士仍然认为,北京当局对处理香港反占中事件政治考量的比重比经济因素大,重要的原因是习近平担心在中美贸易战之外再发生意想不到的大事。他在年初一次讲话中曾用黑天鹅、灰犀牛来形容今年以来需要严加防范的重大事件。

分析人士指,从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放风:北京并未指使香港修订这一向中国大陆引渡罪犯的法案那一刻起,北京似已做好抽身的准备。很难让人相信没有北京首肯,亲北京的林郑会一意孤行修订条例。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林和立对法新社表示,”很明显,这是林郑将要成为替罪羊的明确信号“。在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担任系主任的汉学家高敬文认为:”这一修例欠缺准备、沟通不足,制造的问题远大于将要解决的问题,这一法案将以暂缓的形式被永久性中止“。

法新社分析,北京担心发生意外事件,距离中共将要隆重庆祝其建政70周年还有几个月的时候,香港爆发的这场巨大规模示威游行来得太不是时候。

按照设想,这一建政70周年庆祝大典将应凸显习近平的强大! 习思想已于2017年被写入中国宪法,使其成为与创建中共王朝的毛泽东同等的人物。

然而,经济放缓让习近平当局很神经质,中美贸易战更让忙于应战的北京当局透不过气来,习近平去不去G20至今难以确定,特朗普不断地威胁将要对所有中国输美产品课之以高关税。

月初,北京当局几乎草木皆兵,用尽全力预防一切可能的纪念被血腥镇压的八九六四30周年的活动,北京不惜一切办法,网络屏蔽,在北京部署超常的警察力量。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习近平因为处理与华盛顿的贸易战在内部遭受批评,再不能显示出丝毫软弱。但高敬文认为:”北京不能同时开辟多条战线“。

一家分析中国局势的机构『透视中国』认为,香港局势如果恶化下去,习近平的处境可能会被削弱。该机构称,香港局势已成熟到使得习近平的对手可以利用并使之改变权力的平衡。

北京独立时政观察人士华颇对法新社表示,2014年香港发生”雨伞革命“,香港市中心整整瘫痪两个月,习近平被其对手鼓励强硬应对,使其犯下错误,然而习比对手聪明,对示威者不作任何让步,而是让局势恶化。透视中国分析:这一次习近平的对手也有可能试着激化香港局势,最后迫使当局采取类似六四那样的镇压行动。

不过。林和立认为,习近平应该对目前严峻的局势对香港经济带来的影响非常担心。”北京仍然希望香港保持繁荣,否则香港周围的被波及的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将会持久地遭到打击“。

中国这些以出口为主的南方沿海地区,已经因中美贸易战的关系而严重放缓。

香港引渡法案暂缓 美媒:习近平掌权最大政治让步

纽时报导,林郑月娥这项决定,是2012年习近平接任中共总书记以来,中国政府在单一政治议题上所做最大让步。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从2003年反基本法第23条立法、到2012年反国民教育运动,都是港人抗争升级才迫使港府退让。报导指出,港府暂缓修例的风险在于,香港民众可能形成唯有暴力抗争才能挡下恶法的印象,特别是年轻族群。

不过,港府并未撤回修例,只是无限期搁置。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修例后,反对阵营并不满足,宣告16日游行将如期举行,紧张局势并未完全解除。

华尔街日报报导,香港爆发”反送中”抗争之际,习近平面临多方考验,除了中国经济成长趋缓、美中贸易争端难解,习近平强势外交政策也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反弹。报导引述未具名知情人士说法指出,林郑月娥与北京官员商量后决定暂缓修例,获得中南海高层支持。

报导指出,暂缓修例有助香港恢复平静,也为北京与香港当局思考下一步争取时间。

前香港政务司长陈方安生直言,港府屈服于民众要求纯粹是为保全面子,无法满足对管治团队完全丧失信任的公众。除非港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否则民众都不会接受。

曾任纽时驻香港分社社长柏凯斯(Keith Bradsher)撰文指出,上百万人9日上街反对修例,过程平和。12日立法会外抗争规模较小,但期间爆发警民冲突,警方动用催泪瓦斯和橡胶子弹驱离,港府推动修例立场才开始动摇。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9日”反送中”游行气氛平和,不足以表达意见,这意味”如果没有一点暴力和对当局政治施压,终将一无所获”。

报导指出,港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惹出这么大风波,凸显北京治港一大难题:北京希望保有全面控制权,不想让香港特区拥有充分民主,但少了民主,港府接二连三因低估或忽略民众关切而深陷政治危机,每次都让北京一定程度上背负骂名。

柏凯斯认为,港府推动修例栽跟斗,一切似乎从去年11月就种下因子。

习近平当时接见率团赴北京的林郑月娥,谈话中要求港澳”维护国家安全”,这番话似乎暗示,香港不能无限期拖延将叛国、颠覆等国安条文立法的工作。但16年前港府在逾50万人上街示威后踩煞车,早已显示基本法第23条立法有多么困难。

报导指出,北京在意的始终是基本法第23条立法,而非修订逃犯条例。

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后,更加欠缺推动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政治资本。这场风波使北京官员开始质疑林郑月娥的判断力,但港府闹出修例争议,正好凸显香港行政长官(特首)对北京唯命是从,与北京曾承诺香港”高度自治”背道而驰。

报导写道,中共高层想要的是确保港府忠诚的政治结构,2014年才会断然拒绝主张特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诉求。这套制度使得香港特首常误判并忽视民意,又须在北京给予意见不多的情况下行事。

高敬文表示,如果特首是由香港人民普选,而非北京钦点,当初或许就不会提出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Image result for 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