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China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香港警方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镇压示威者

与五年前“雨伞运动”时相比,国际形势已天差地别。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香港的事态发展可能会给中国政经形势,中美关系带来深远的影响。

近日,香港政府被指在北京支持下试图强行修订《逃犯条例》,引发香港经年不见的大规模民众游行抗议和警察暴力,引起全球关注。

周日(6月16日),香港市民再次举行大规模“反送中”游行,要求取消修法,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组织者说有200万人参加。

同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说,如果特朗普(川普)总统在月底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会面,将提出香港人权问题。

在中美贸易战方兴未艾的大背景下,美国将对香港事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已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Hong Kong, China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香港市民周日再次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

美国政策改变 “取决于中方”

《中英联合声明》规定,香港在主权移交后,继续保持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区的地位。此地位也获得美国的承认。

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允许香港继续享受贸易优惠,承认香港特区护照,并允许香港采购敏感技术。但政策法规定,如果美国总统认定香港不享有“足够自治”(sufficient autonomy),总统有权中止这项法案。

周四,一名不具名的美国资深官员向路透社表示,除非香港事态急剧升级,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中止《美国-香港政策法》。

这名官员说:“这取决于中方的做法。”如果发生大陆军警进入香港,对示威者使用暴力等情况,美方将考虑制裁。值得注意的是,这名官员官员还说,中美贸易谈判的情况也可能会影响美方对香港事态的反应。

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有意将香港地位问题与中美贸易战结合在一起,进行通盘考虑。

USA, China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美国总统特朗普特立独行,难以预测

香港地位再成聚焦点

其实,美国政界对香港特殊地位的质疑由来已久。近年来,美国国会跨党派议员多次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提案从未在国会通过。

但是,在港府宣布将强行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发表声明称,如果《逃犯条例》修订获得通过,美国国会将不得不重新评估香港是否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有“足够自治”。

周四,来自美国国会两院两党的议员再次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程度,从而决定是否维持香港的特殊地位,并将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官员。

中美贸易战使香港的特殊地位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目前,香港被视为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经济体而不受美国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措施的影响。因此,许多中国大陆商家绕道香港出口产品到美国,以躲避关税。

另外,尽管目前美国允许向香港出口敏感技术,但许多人认为,敏感技术出口到香港,就等于拱手送给了中国大陆。

去年年底,美国国会美中经济暨安全审查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提出,应该重新审视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并限制向香港出售高新科技。

USA, China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长期支持中国人权。

北京“自找麻烦”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日前在Project Syndicate网站发表文章说,中国政府在香港强推《逃犯条例》,完全是在“自找麻烦”。

裴敏欣说:“除非中国政府打退堂鼓,美国很可能会采取措施,使中国损失惨重。”

只要美国总统确认中国未遵守《中英联合声明》,就可以签署一道行政命令,中止香港的部分或全部特殊待遇。

裴敏欣认为,中国领导人应该知道,中国政府近年来在香港的所作所为,比如绑架五名香港书商至大陆、取消民主派议员资格、关押民主人士,都已严重威胁到香港的自治地位。

“对美国来说,通过《逃犯条例》很可能将是最后一根稻草,”他写道。

裴敏欣说,由于中美贸易战持续,中国公司在美国融资愈发困难,香港的离岸金融中心地位对中国将更显重要。

但如果香港失去其特殊地位,中国企业的融资渠道将进一步收缩,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国企市值将下跌。

任教于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政治学者莱兹瓦尼(David A. Rezvani)在香港《南华早报》撰文说,一旦《逃犯条例》通过,不仅将使外界对香港失去信心,更会因此而“影响中国的稳定和经济增长,而这是中央政府维持其权力的重要基础”。

特朗普手中新武器

特朗普总统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也使局势更加难以捉摸。

伦敦《金融时报》记者米切尔(Tom Mitchell)撰文说,特朗普非常难以预测。中国官员应该已经意识到,特朗普在选择谈判筹码时没有任何顾忌,可能会像对付华为那样对付香港。

《经济学人》则说,《美国-香港政策法》规定,只要总统认为香港自治程度不足,他用行政命令就可以取消其特殊待遇。

“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只需一条推文,就会对香港的未来造成巨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