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万学生和市民12日上街抗议修订“逃犯条例”几天后,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条例修法,延长征询时限。但港府只是“暂缓”,并未“撤回”,港人疑虑未消,16日再度逾百万人上街示威。林郑虽说修例无时间表,但北京显然评估内外情势不利后,同意修法暂缓,却没有放弃。北京仍不退让,到底顾虑和害怕什么?

从各方面看,北京暂缓香港修例,基于几个考量:一、避免香港被外国势力“工具化”,成为中美下一个较劲平台。在北京看来,眼下正值中美贸易战谈判敏感阶段,加上G20大阪峰会可能有“习川会”,事件必然成外国攻讦中国的新议题。如风波持续在国际间发酵,川普总统也可能拿香港作新棋子,要挟中方。

这次国际舆论反弹指责远比想像中大,北京不想修例事态异变,再不顾国际舆论和香港民情,必然让事态更扩大发酵,而美国无论商业利益、与香港的特殊关系,日后联手英国等国际势力,结合香港内部力量,带给习近平当局更大压力。

中方或认为,中美贸易战正酣,美国将反修例运动视为对华施压的新王牌,对香港反对派也提供史无前例的支持。美方举动包括之前对香港反对派访美给予极高规格礼遇,副总统潘斯、国务卿庞培欧、国会众院议长波洛西均予接见,更通过各种形式在香港声援。贸易战使“香港牌”与“台湾牌”一样,香港的分量加重。尤其百万人示威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联手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每年将重新认证香港是否该享有贸易优惠待遇,必要时将制裁中共和香港官员,包括官员持有绿卡、在美财产等。美方对香港表达支持,对香港渐趋低谷的街头抗争注入空前活力。

二、北京或许自认,目前政治上退无可退,逃犯条例必须通过,否则特区管治与中央权威都严重受损。但大规模游行示威人数超过各方预计,达到压力展示的峰值,超过2003年反基本法23条大游行、2014年的占中运动,展现反对派惊人组织动员力,国际舆论也超强支援,都超越特区政府管治能力限度。网上流传不少“身分不明”警察的视频,疑是大陆公安已越境支援港警执法,才发生对学生头部开枪等案例。

这些风波使泛民派一扫占中后的颓势,反对运动如同焕发“第二春”,罢市、罢工、罢学威胁虽暂缓,但展现港人权利意识觉醒和极限施压能量。这样发展使中共更须强调香港的“中国属性”,尤其习近平接见林郑月娥叮嘱的强势主导香港发展态度,使林郑必须强行修法,以贯彻陆港联结。但修例风波越闹越大,逼北京必须退让,却可能只是权宜之计。

另外,鉴于示威规模和烈度空前,北京也看到港府修法手段粗糙,对林郑月娥的管治能力产生疑虑。譬如,轻忽香港社会对陆港司法体制现实差异的考量、以僵化傲慢姿态强行推动,没有留更多时间让社会凝聚共识。港府竟拿修例议题“向少数富商权贵作让步”,曾两度更改或剔除一些可能损及本地商人利益的法律条目,以换取商界代表在立法会表决支持修改逃犯条例。北京认为,向个别利益群体倾斜,漠视香港民间同样强烈的质疑声音,明显偏袒,自然给反对派留下炒作把柄,导致近年缓和的陆港敌对情绪死灰复燃。

从这些角度看,林郑特首职位将不保。如果修法续被政治消耗,难以推动,北京可能以拥有全面管治权的“一国两制”框架为据,不需香港自主完成,而强行以北京的方式处理。政治圈传言,针对“逃犯条例”和“基本法”23条立法,港府如不能有效推进,中共可能用自己的手段解决,不排除通过人大释法等方式,给出具体指令。但后果是加大动荡,须派重兵进港维稳,局势将不堪设想。

经过两次规模空前庞大示威后,香港局势已跨越分水岭。港人权利意识普遍觉醒,不再畏缩表达政治倾向。北京也面对越来越复杂、和北京有巨大落差的香港。如继续强硬,将加剧陆港对立冲突,加深港人的不信任和恐惧;但如退缩,又大伤习近平颜面,逼香港朝“台湾化”方向推移。

北京只有更换思路,落实邓小平当初设计“一国两制”初衷,尊重香港、给香港高度自治权,才有台阶下。否则即使不再修例,但港人的疏离感和强烈提防,香港今后局势将不可预期。

纽约声援香港集会-“林郑不是我妈”

星期天, 大约1000多名来自纽约及其附近地区的香港人,在曼哈顿中国城举行“纽约反送中-林郑不是我妈”的抗议示威活动,传达香港人民并不孤独,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

摆着类似葬礼送终的花和衣服,高呼着“撑香港”,星期天下午在纽约曼哈顿中国城的孔子塑像前,举行着一场“纽约反送中-林郑不是我妈”的抗议集会。杨锦霞是这次集会的组织者。她说:“这条法律(逃犯条例)呢,她(林郑月娥)还没说这个是全部撤回,所以我们要total withdraw(全部撤回),不能够说暂停。我们要求,第一,要全部撤回,第二,在冲突里面,有很多年轻人在前线,有一些人被逮捕了,我们要求政府说这些年轻人是无辜的,不能控告他们。第三,我们要求林郑要下台。”

香港政府6月16日发布文告,正式向市民道歉。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承认由于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出现很大矛盾与纷争,令市民失望痛心。文告还说,考虑到社会有强烈不同意见,政府已停止立法会大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政府重申并无重启程序的时间表。但杨锦霞觉得这样的道歉没有诚意。杨锦霞说,“我们觉得这个道歉没有诚意,昨天她开记者招待会,有中西的记者在现场,她都没有道歉,还是撑着说有警方的努力之类的。她(林郑月娥)没有真诚。今天只是出了一个写字的声明。很多国家的首长都会说,我们做错事情了,我们会出来道歉,都会鞠躬,她连这个动作都没有。她没有很真诚,我们觉得她在拖延。今天有200万人在香港出来游行,我们不想被拖延。 ”

今天,除了纽约及附近地区的群众,美国西藏委员会主席索朗旺堆(Sonam Wangdu),当年的六四民运领袖陈破空,守护台湾自由组织负责人汪采弈也都参加了这次集会。前段时间因为在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校报发表一篇“我来自香港,而非中国”的文章,而备受关注的香港留学生许颖婷,也专程从波士顿来纽约声援,并发表演讲。许颖婷说,“我写了一篇关于我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的文章之后,我有被中国的学生打压。。。后来我觉得在这种大是大非的时候,我要站出来,身为一个香港人,负我自己的责任和我的义务,用香港的身份,去跟大家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这7年,从反对国民教育到现在,年轻人已经走得很孤独,现在很感动的就是,很多人已经走出来,这是大家香港人一起要扛起的责任。”

此次集会大约有1000多人参加,他们大多身穿黑衣。来自加州的卢卡斯和他的香港朋友一起来支持香港。卢卡斯说,“我在香港有很多朋友,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是不对的,所以我来这里支持香港和香港自由。”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纽约工作的海迪说,她最近一直在关注香港反“送中”事件。 海迪说,“因为我有很多香港,台湾的朋友,然后我也大概了解了这个事情之后,我觉得非常需要支持一下,尤其在纽约这个世界的中心,它需要世界的关注度。我们来这里集会,才能够让国内的人和香港的人看到我们在这里支持。全世界的华人都在支持他们。 ”

集会最后,杨锦霞放飞了一个象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气球。她解释说,777是林郑月娥的一个绰号,放飞这个气球代表放她走,要求她下台。之后,抗议人群开始游行,从曼哈顿大桥走到布鲁克林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