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萬學生和市民12日上街抗議修訂“逃犯條例”幾天後,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條例修法,延長徵詢時限。但港府只是“暫緩”,並未“撤回”,港人疑慮未消,16日再度逾百萬人上街示威。林鄭雖說修例無時間表,但北京顯然評估內外情勢不利後,同意修法暫緩,卻沒有放棄。北京仍不退讓,到底顧慮和害怕什麼?

從各方面看,北京暫緩香港修例,基於幾個考量:一、避免香港被外國勢力“工具化”,成為中美下一個較勁平台。在北京看來,眼下正值中美貿易戰談判敏感階段,加上G20大阪峰會可能有“習川會”,事件必然成外國攻訐中國的新議題。如風波持續在國際間發酵,川普總統也可能拿香港作新棋子,要挾中方。

這次國際輿論反彈指責遠比想像中大,北京不想修例事態異變,再不顧國際輿論和香港民情,必然讓事態更擴大發酵,而美國無論商業利益、與香港的特殊關係,日後聯手英國等國際勢力,結合香港內部力量,帶給習近平當局更大壓力。

中方或認為,中美貿易戰正酣,美國將反修例運動視為對華施壓的新王牌,對香港反對派也提供史無前例的支持。美方舉動包括之前對香港反對派訪美給予極高規格禮遇,副總統潘斯、國務卿龐培歐、國會眾院議長波洛西均予接見,更通過各種形式在香港聲援。貿易戰使“香港牌”與“台灣牌”一樣,香港的分量加重。尤其百萬人示威後,美國國會兩黨議員聯手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每年將重新認證香港是否該享有貿易優惠待遇,必要時將制裁中共和香港官員,包括官員持有綠卡、在美財產等。美方對香港表達支持,對香港漸趨低谷的街頭抗爭注入空前活力。

二、北京或許自認,目前政治上退無可退,逃犯條例必須通過,否則特區管治與中央權威都嚴重受損。但大規模遊行示威人數超過各方預計,達到壓力展示的峰值,超過2003年反基本法23條大遊行、2014年的佔中運動,展現反對派驚人組織動員力,國際輿論也超強支援,都超越特區政府管治能力限度。網上流傳不少“身分不明”警察的視頻,疑是大陸公安已越境支援港警執法,才發生對學生頭部開槍等案例。

這些風波使泛民派一掃佔中後的頹勢,反對運動如同煥發“第二春”,罷市、罷工、罷學威脅雖暫緩,但展現港人權利意識覺醒和極限施壓能量。這樣發展使中共更須強調香港的“中國屬性”,尤其習近平接見林鄭月娥叮囑的強勢主導香港發展態度,使林鄭必須強行修法,以貫徹陸港聯結。但修例風波越鬧越大,逼北京必須退讓,卻可能只是權宜之計。

另外,鑒於示威規模和烈度空前,北京也看到港府修法手段粗糙,對林鄭月娥的管治能力產生疑慮。譬如,輕忽香港社會對陸港司法體制現實差異的考量、以僵化傲慢姿態強行推動,沒有留更多時間讓社會凝聚共識。港府竟拿修例議題“向少數富商權貴作讓步”,曾兩度更改或剔除一些可能損及本地商人利益的法律條目,以換取商界代表在立法會表決支持修改逃犯條例。北京認為,向個別利益群體傾斜,漠視香港民間同樣強烈的質疑聲音,明顯偏袒,自然給反對派留下炒作把柄,導致近年緩和的陸港敵對情緒死灰復燃。

從這些角度看,林鄭特首職位將不保。如果修法續被政治消耗,難以推動,北京可能以擁有全面管治權的“一國兩制”框架為據,不需香港自主完成,而強行以北京的方式處理。政治圈傳言,針對“逃犯條例”和“基本法”23條立法,港府如不能有效推進,中共可能用自己的手段解決,不排除通過人大釋法等方式,給出具體指令。但後果是加大動蕩,須派重兵進港維穩,局勢將不堪設想。

經過兩次規模空前龐大示威後,香港局勢已跨越分水嶺。港人權利意識普遍覺醒,不再畏縮表達政治傾向。北京也面對越來越複雜、和北京有巨大落差的香港。如繼續強硬,將加劇陸港對立衝突,加深港人的不信任和恐懼;但如退縮,又大傷習近平顏面,逼香港朝“台灣化”方向推移。

北京只有更換思路,落實鄧小平當初設計“一國兩制”初衷,尊重香港、給香港高度自治權,才有台階下。否則即使不再修例,但港人的疏離感和強烈提防,香港今後局勢將不可預期。

紐約聲援香港集會-“林鄭不是我媽”

星期天, 大約1000多名來自紐約及其附近地區的香港人,在曼哈頓中國城舉行“紐約反送中-林鄭不是我媽”的抗議示威活動,傳達香港人民並不孤獨,要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擺着類似葬禮送終的花和衣服,高呼着“撐香港”,星期天下午在紐約曼哈頓中國城的孔子塑像前,舉行着一場“紐約反送中-林鄭不是我媽”的抗議集會。楊錦霞是這次集會的組織者。她說:“這條法律(逃犯條例)呢,她(林鄭月娥)還沒說這個是全部撤回,所以我們要total withdraw(全部撤回),不能夠說暫停。我們要求,第一,要全部撤回,第二,在衝突裡面,有很多年輕人在前線,有一些人被逮捕了,我們要求政府說這些年輕人是無辜的,不能控告他們。第三,我們要求林鄭要下台。”

香港政府6月16日發布文告,正式向市民道歉。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出現很大矛盾與紛爭,令市民失望痛心。文告還說,考慮到社會有強烈不同意見,政府已停止立法會大會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政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但楊錦霞覺得這樣的道歉沒有誠意。楊錦霞說,“我們覺得這個道歉沒有誠意,昨天她開記者招待會,有中西的記者在現場,她都沒有道歉,還是撐着說有警方的努力之類的。她(林鄭月娥)沒有真誠。今天只是出了一個寫字的聲明。很多國家的首長都會說,我們做錯事情了,我們會出來道歉,都會鞠躬,她連這個動作都沒有。她沒有很真誠,我們覺得她在拖延。今天有200萬人在香港出來遊行,我們不想被拖延。 ”

今天,除了紐約及附近地區的群眾,美國西藏委員會主席索朗旺堆(Sonam Wangdu),當年的六四民運領袖陳破空,守護台灣自由組織負責人汪采弈也都參加了這次集會。前段時間因為在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校報發表一篇“我來自香港,而非中國”的文章,而備受關注的香港留學生許穎婷,也專程從波士頓來紐約聲援,並發表演講。許穎婷說,“我寫了一篇關於我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文章之後,我有被中國的學生打壓。。。後來我覺得在這種大是大非的時候,我要站出來,身為一個香港人,負我自己的責任和我的義務,用香港的身份,去跟大家一起守護我們的家園。。。這7年,從反對國民教育到現在,年輕人已經走得很孤獨,現在很感動的就是,很多人已經走出來,這是大家香港人一起要扛起的責任。”

此次集會大約有1000多人參加,他們大多身穿黑衣。來自加州的盧卡斯和他的香港朋友一起來支持香港。盧卡斯說,“我在香港有很多朋友,在那裡發生的事情是不對的,所以我來這裡支持香港和香港自由。”

來自中國大陸,現在紐約工作的海迪說,她最近一直在關注香港反“送中”事件。 海迪說,“因為我有很多香港,台灣的朋友,然後我也大概了解了這個事情之後,我覺得非常需要支持一下,尤其在紐約這個世界的中心,它需要世界的關注度。我們來這裡集會,才能夠讓國內的人和香港的人看到我們在這裡支持。全世界的華人都在支持他們。 ”

集會最後,楊錦霞放飛了一個象徵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氣球。她解釋說,777是林鄭月娥的一個綽號,放飛這個氣球代表放她走,要求她下台。之後,抗議人群開始遊行,從曼哈頓大橋走到布魯克林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