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怎麼看待坐台女?

這確實不太好回答。

說她無恥無德,她好像也沒傷害誰,你情我願的事。

要說她與常人無異,那就更荒謬了,畢竟,那可是風塵女子······

那今天我就站在男人的角度,來談談對她們的看法吧。

坦白說,我去過一次紅燈區。

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朋友過生日,陪朋友去的。(你要不信那就沒辦法啦,反正那時我在想:我才19歲,那些姑娘看着都奔三了都,我還花錢?不行,感覺這是人家點我啊。)

那時,我身邊有好幾個好這口的大哥大叔。

就叫他老王吧。

老王經常勸我PC,叫我別憋着,但我一直沒從,雖然我至今也沒搞明白他的動機。

但他有些話給我印象很深刻。

他問我為什麼無法接受。

我說,不覺得很沒意思嗎?這種誰都可以睡的女人,我嫌棄。

他呵呵一笑:“我不嫌棄,這行業呢,就跟海底撈一樣,賣的都是服務。”

我當時被這比喻驚呆了:“那,那你不覺得都很不要臉嗎?”

老王說:“不覺得,掙錢而已。”

“如果,我說如果啊,你找了個女朋友,突然發現她之前是做這個的,你會不會分?”

“分!”

“你不是······”

“一碼歸一碼,有些方面還是很排斥的。”

在經歷更多世事後,我愈發理解老王的這番話了。

到了一定年紀,不少男人都經歷過PC這種事。

他們也知道,賣身有傷風化,PC肯定也不光榮,但這東西,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本質上不存在什麼對錯。

因此就道德層面而言,很多男人是放下了歧視的。

提起褲子就勸ji女從良,發泄完就罵婊子不要臉,也都是極少數。

但是,99%的男人在擇偶上,都無法接受一個風塵女。

別說擇偶,哪怕是跟她們打交道,男人們都會多留個心眼。

為何?不是說沒有道德歧視嗎?

因為有些東西,遠比道德污點,更令人不得不防。

心機無限重

我舉三個常見現象,來說明這一點。

第一個,謊言成堆。

在這種場合工作的女人,都有一堆的苦情故事。

這個是被生活所逼,家上有80老母,下有還在讀書的弟弟。

那個是被渣男所騙,因此走上不軌之路,難以回頭。

真服了!這些故事半個字,你都不要信。

色情產業是見不得光的。

因此幾乎所有的性工作者,都跟PUA騙女孩似的,給自己偽造多重身份。

別說,她講的時候還真像那麼回事。

沒辦法,天天都講個七八遍,謊話說多了,自己都搞不清是真是假。

另外,風塵女子的競爭壓力也是很大的,她們要想着法子來哄老顧客。

一個是說風騷話:

“哎,我真的好想你,我好像愛上你了。”

“人家好像對你都有感情了……”

“洪哥,你可不能負我!”

如此種種,那個肉麻啊。

另一個是編故事:

昨天又匯款2萬給家裡老母治病,今天弟弟上學急需用錢······

這種謊言或許經不起推敲,但能給男人一種心理安慰:我也算幫助人家嘛!

但出口即謊言,閉口即心機,你能信么?反正我不能。

第二個,行為不檢點。

老王說,他們去紅燈區從來只帶少量現金。(那時候掃一掃還沒普及)

因為有一次,一哥們錢包裡帶了3000現金,完事之後,就洗個澡的功夫,錢就沒了。

肯定是那女人拿了。

但管事的說,她沒拿,人家月掙好幾萬,根本看不上這點錢。

這種一般有兩種處理方法。

1 、報警。

可是,你會為這點錢賭上自己名聲嗎?

2 、鬧她一鬧。

夜總會,紅燈區,關係複雜着呢,你確定要動粗?

因為這些原因,男人丟手錶,丟錢包啊,也都常發生的事。

第三個,為錢無所不用其極。

夜總會那些“公主”都有業績指標。

有些長得丑的,技能不到位的,那肯定回頭客少,咋辦?

也是從老王那問來的故事。

有個年輕人,第一次去夜場,點了個卡座,再點了個公主。

年輕人很羞怯。

一看就是新手。

公主大喜!

她百般熱情,先是把小生灌得稀里糊塗,然後又各種撲。

一到關鍵時候,公主就喊:“少爺!幫這位哥哥再來兩瓶XXX香檳!”

·······

據說走的時候,那個小生都哭了。

因為他是刷爆了三張信用卡,才勉勉強強付了這筆賬單。

還有什麼仙人跳,玩文字遊戲,說得好是300,結果完事之後,小姐厚着臉皮說:“那只是一刻鐘的價呀!”

當一個人混跡於泥潭,她就不可避免會染上那兒的污穢。

謊言,欺騙,暴力,無底線,勾心鬥角,機關算盡······

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在濘泥中掙扎,才能在規則之外的世界裡,撈到與自己付出,所相匹配的銀子。

你說,如此種種,能交心么?!

身體千瘡百孔

2年前,我在上海做健身教練。

健身會所的側面,就立着一座如宮殿般的高級夜總會。

我手裡就有3個學員,是在那工作的。

一個是拉皮條的。

另外兩個是X工作者。(這是那拉皮條的告訴我的)

那兩個女孩都有個相似點:皮膚差,氣色差。

眼圈是黑的,皮膚很泛黃,關鍵是那個氣色啊,就跟焉了的茄子似的,整個人都在往下掉。

說不好聽點,一看就像有病。

那拉皮條說:“可不有病嘛,天天黑白顛倒,晚上從不睡覺,還時不時得個什麼病······”

我問他,這麼丑誰會點啊?

他說,這你就不懂了,晚上那妝一抹,閃光燈再一開,各個都是美女啊。

還有一種原因:傷身體。

我年輕不懂事那會兒,和朋友玩過一惡作劇。

朋友拿出一張小卡片,撥通了上面的號碼。

他說:“嘿,兄弟,那邊有接客嗎?”

“接啊,晚上6點營業。”

“外活接不接?我這邊五個人,想找個姑娘陪一夜,5000你看行不行?”

電話那頭說,他去問問,看有沒有願意接的。兩分鐘後,那邊響起聲音:“有三個想接,但價格要給8000,你過來挑嗎?”

朋友說考慮考慮,就掛了。

我當時就冒出一個念頭:那三個女孩,真的就不怕死嗎?

翻看相關的社會新聞,你會發現,像這種性工作者被客戶XX虐待的例子簡直數不勝數。

細節我就不寫了,不然就成小黃文啦。

總之,超級毀三觀。

沒辦法,客戶都這麼想:我花那麼多錢,我根本就沒打算把“小姐”當人看!

或許,當她們踏上這條路的時候,就已經把尊嚴、底線、健康一一拋在身後了。

對方是人也好,是變態也罷,在錢面前,也都無足輕重了。

內心也同樣千瘡百孔

這是我個人最無法接受性工作者的原因。

因為種種原因,這是一個沒有規則的混沌世界。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什麼人性都在其中呈現,也在其中扭曲。

《尋找你》電影里有個畫面。

夜總會,燈光四濺,土豪擺出一排烈酒說:“誰要是把這全喝掉,2000。”

女郎們嬌氣四起:“哎呀,才2000,您也太摳了吧。”

“5000!有沒有姑娘給喝咯?”

重金之下,必有不要命的。

一姑娘端起酒就是猛喝,在姐妹的掌聲下,在豺狼的笑聲中,喝了吐,吐了又喝······至死方休。

經歷過這些事,女孩們早已不把自己當人看了。

把自己當人,就會痛苦。

讓自己麻木,才能熬下去。

夜場的複雜,不用說,大家應該也有所耳聞。

很多夜場都有“出台”服務。

出台分平台和裸台。

平台就是穿得性感點,服務於一個包廂的客人。

裸台,聽這名字,我不多說,想必你也懂了。

真是難以想象那種場面:封閉的包廂里,一個女孩,端着酒杯,遊走在一群男人之間……關鍵是,什麼也不穿。

這倘若都不覺得羞恥,請問,還有什麼可以讓她覺得羞恥?

亂丟垃圾?不守誠信?欺騙善良?

別逗了。

一個連自己都可以不愛惜的人,怎指望她愛惜別人?

西方有研究指出,80%的街頭性工作者,都曾遭受過暴力犯罪。

這還是合法環境,更不用說非法環境里。

一個經常被暴力虐待的人,你能奢望她溫柔、良善、美好?不可能。

她必然會以同樣的方式,來對待比她更弱小的人。

她無法對弱者產生共情。

在成為媽媽後,她可能,甚至是極可能,會對孩子暴力相向。

這樣一個行走的暴力受害者+隱性暴力控,你叫我如何不防她?

對於性工作者,我不會惡語相加,也不會以聖人的口吻教化:你這個賤人!

但我會選擇遠離。

我會防備,我會拒絕,我會不允許自己跟她有過多的交集。

就如白天和夜晚,終究是兩個世界。

我和她們,也終究不會有交集。

寫此文之意,更多的,還是給那些站在白天,亦或躊躇在黃昏之際的女孩一些警示。

窮也好,被負心也罷,都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X工作者。

一夜掙三千固然誘人,但凌駕於這之上的,是為人的底線、尊嚴,以及自愛。

我朋友老王說過,很多時候,一次為“小姐”,終生為“小姐”

一旦踏上,不復回頭。

這不是因為沉迷於黑夜,而是在踏入紅燈區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尊嚴已經沒了,底線已經破了,歧視永遠都在。

於是,破罐子破摔,人生再不見黎明。

希望所有女孩都能活在白天里,走在陽光下。

這無關道德,無關良心,無關風化,這隻為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