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調查“十二星座中誰最渣男?”,雙魚座說第二,估計沒幾個星座敢稱第一了吧?

不少星座博主致力於科普怎樣避免被雙魚渣男欺騙,然鵝還是有不少女孩前赴後繼地飛蛾撲火。

雙魚座為何有如此大魔力?

縱觀娛樂圈,由外表到骨子裡的雙魚座大概要屬最近在《樂隊的夏天》里瘋狂吸粉的張亞東了,浪漫、多情、周旋在美人堆里……

或者,我們可以從張亞東自身和他豐富的情史中,來解釋一番為何雙魚座如此迷人又危險。

拒絕油膩,才華橫溢

19歲和老家的姑娘結婚,後來又和竇唯的妹妹竇穎結婚。

和高圓圓相戀五年,期間徐靜蕾亂入。

和瞿穎談了11年戀愛終分手,莫文蔚、王珞丹居然也對他痴迷……

是時候祭出這張經典的關係圖了。

一連串的女神名單閃瞎了小妹的眼睛,難怪張亞東總是被調侃情人多。

《圓桌派》里竇文濤也說過,“我一看亞東,就是女孩會喜歡的男人。”

這話被高圓圓親自驗證過,當年去錄音室找朋友玩的高圓圓,第一次見到了張亞東,便一見鍾情,主動管朋友要了張亞東的聯繫方式。

我們大概可以腦補一下當時的場景——

20歲出頭、喜歡杜拉斯、聽着民謠的文藝少女和張製作人談起音樂,寥寥幾語便被他淡然的氣質與音樂才華擊倒。

再加上年輕的張亞東單薄的身材、瓜子臉、高鼻樑和秋水一般的眼睛……

算不上帥,但還算清秀。

即使到了現在,50歲的他坐在高曉松、馬東中間,依然像是巨無霸中的兩個大肉餅中間夾了片生菜,顯得如此清新。

張亞東曾經說過,“以前我不能大口吃飯,我特別不喜歡特能吃的人,一看見能吃的人我就覺得不舒服,我也不希望自己變成胖子。”

一方面他有意識地控制體重,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早年做音樂成宿地熬夜,把胃熬壞了,所以切除了一部分。

外表的不油膩已屬不易,內在和談吐的不油膩更是難得。

《圓桌派》里有一集是講到什麼樣的男人受女孩子歡迎,原來是芭蕾舞演員的李小牧不禁憶往昔,說自己年輕時候,女孩都當他是藝術品。

而張亞東則說,公司里的女同事有的都叫他“東叔”了,女孩願意和他聊天大概是當他如父親一般隨和吧。

兩個人講的都是實話,但說話的藝術水平高低此刻卻暴露無遺。

張亞東講話的語調永遠是緩緩輕柔的,嗓音充滿磁性。

他喜歡傾聽,探着身子專註聽別人講話的樣子很是真誠。

張亞東的氣質是內斂安靜,又帶點少年氣的。

《樂隊的夏天》里他總是笑呵呵地看着高曉松和馬東逗樂,偶爾自己被調侃了,還會手足無措。

唯一一次着急了,是台上的瑪斯卡表演雷鬼風格的音樂,台下跟着揮手的觀眾把拍子打錯了。

張亞東請求鼓手再來一遍。

他親自示範應該怎麼打“反拍”,少年人才有的笨拙、認真、較勁的樣子,實在是可愛。

你看,這就是張亞東討人喜歡的地方。

論音樂知識他懂得最多,但他更喜歡用平等、謙虛交流的方式,而不是居高臨下傳遞他的想法。

張亞東有多牛X無需贅述,不然王菲也不會一直請他來當製作人,電影《藍宇》《開往春天的地鐵》也不會找他來配樂。

聊到音樂,張亞東的眼睛裡總帶着光芒。

每一次開口都言之有物,專業不晦澀。

卻又態度鮮明,好惡明顯。

除了音樂,張亞東還喜歡攝影、辦過影展;

攝影作品相當夠格。

畫畫也不錯,大概藝術都是互通的吧。

“Smart is a new sexy”正是對張亞東最好的詮釋。

浪漫體貼,套路深

與獅子座、雙子座追求女生,喜歡靠簡單粗暴的買買買相比,雙魚座則更擅長玩浪漫,用最低的成本編造一個最美的夢。

娛樂圈裡喜歡用這招的代表是李晨,不過送石頭的段位實在有點低,一不小心還會因為撞款翻車。

看看張亞東,乾脆贈送自己的才華,對每個女生說“我給你錄首歌吧。”

張亞東的每段感情幾乎都是從錄音室開始的——

和前妻竇穎是給竇唯製作專輯的時候認識的,瞿穎、莫文蔚、王珞丹等等都是在為她們錄歌的時候萌生了感情。

當初王珞丹拍攝電影《無人駕駛》的時候,張亞東負責電影的配樂工作。他專門寫了一首歌,點名要求王珞丹演唱。

張亞東認為王珞丹的聲音很有天賦,甚至還承諾如果票房大賣,要為王珞丹打造專輯。

每個經他手的女孩子,都以為自己是張亞東的繆斯女神。

海泉給瞿穎錄專輯的時候,張亞東來幫忙,他不僅誇瞿穎有音樂天分,而且為她拍mv。

為莫文蔚錄製《回蔚》這張專輯的時候,張亞東稱讚莫文蔚的音樂和人一樣獨特。

哄得莫文蔚很開心,專輯還沒發表就已經預約了要和張亞東繼續合作下一張專輯。

當時正值張亞東和瞿穎熱戀中,面對莫文蔚的緋聞,瞿穎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

不就是做專輯么,“如果我想出單曲,亞東一定會幫我做了。”

很久沒見如此有事業心的battle了,張亞東的女人們吃醋還不忘為華語樂壇貢獻新歌,值得鼓勵。

當然,瞿穎生氣不是沒道理的。

2010年莫文蔚的演唱會上,在觀眾面前她將鋼琴當成床,把話筒掛在大腿上,性感挑逗正在鋼琴伴奏的張亞東,

“亞東,既然你對我這麼好,我應該怎麼謝你呢?”

張亞東只是輕撫琴鍵,笑而不語。

原來在錄音的一個月里,張亞東為了慰勞她,每天會送去世界各地美食,已知的就有西班牙、意大利、法國、日本、印度菜。

莫文蔚更肉麻地表示,“和亞東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回味。”

能讓女神三番五次地表白,張亞東很有一套啊。

張亞東的浪漫體貼是骨子裡帶的,不管和哪個女孩相處都是如此。

和高圓圓談戀的時候,他會每天晚上給她講故事;

高圓圓從戛納回來,張亞東拿着鮮花去機場接她。

追求瞿穎的時候,正好趕上王菲和李亞鵬結婚,張亞東總是會把瞿穎所到之處的報紙收起來、電視機關掉,避免她看到李亞鵬的新聞觸景生情;

瞿穎事業上不如意的時候,張亞東就悄悄訂了兩張去德國的機票,帶她去看世界盃散心。

雨露均沾、不懂拒絕

張亞東做男友絕對合格,當然,前提是你要接受他同時是兩或三個人的男友。

靠着神秘、體貼、浪漫有才華將女孩吸引後,張亞東身上雙魚座不安分的一面慢慢浮現出來。

具體表現為——廣撒網、勤捕撈,不拒絕。

最開始一腳踏兩船是和高圓圓認識的時候,當時張亞東正和竇唯的妹妹竇穎在一起。

竇穎是個玩搖滾的女青年,洒脫得很,當初哥哥和王菲分手,她卻不避諱繼續和前任嫂子做朋友。

張亞東出軌沒多久,竇穎就發覺他有了外心,但又明白張亞東不是那種會果斷和自己分手的人。

如果不離婚,以後的日子多半是二女侍一夫。

於是竇穎乾脆心一橫,捲鋪蓋走人,拜拜了您吶。

多虧竇穎跑得快,不然她可能還要忍受“小四”的羞辱。

因為高圓圓和張亞東交往期間,徐靜蕾居然跑來摻和了一腳,還真是應了那句話“三人者,人恆三之”。

從時間線上看,2000年高圓圓和張亞東正式交往。

2001年,徐靜蕾和張亞東在一個派對上認識。

不過徐靜蕾可不管什麼先來後到。

2003年她籌拍第一部自導自演的電影《我和爸爸》,找來張亞東客串,一個音樂人演電影本身就挺怪的。

更有趣的是,張亞東客串的角色還是徐靜蕾的丈夫。

現在看來,徐靜蕾這招高明啊,雖然現實里張亞東是個不婚主義者,但在光影世界裡兩人早早就“結婚”了,甚至連“孩子”都有了。

一般來說,敢和徐靜蕾爭男人的,小妹是比較佩服的。

要知道,當年才19歲的徐靜蕾可是直接登堂入室到王朔家裡,要求王朔老婆把他讓給自己的。

面對徐靜蕾的插足,高圓圓毫不示弱,親筆寫下“愛的自白書”,一句句的“我想你了”看得出高圓圓對張亞東的迷戀。

她親切地成張亞東為“小張同志”,講到他雖然不過情人節,但兩個人卻“把每天都過成了紀念日”,儼然一副熱戀中傻白甜少女的模樣。

從戛納電影節回來以後,一向對媒體守口如瓶的高圓圓居然主動敞開心扉,談起自己相戀五年多的男友:“愛情就是愛完了就結婚過日子,你每天都過同樣的生活,卻還願意守在這個人身邊。”

既錘了徐靜蕾是小三,又間接催婚張亞東,高圓圓可謂一箭雙鵰。

逼得徐靜蕾到博客上吐槽,最近總是被問“三角戀”,被問得好煩。

如果說高圓圓和徐靜蕾是短兵相接,瞿穎和徐靜蕾玩的則是“論持久戰”。

和高圓圓分手後,張亞東“無縫對接”了瞿穎。

徐靜蕾中途雖然和演員黃覺戀愛了一小段時間,但分手了又回身去找張亞東。

2009年,被拍到和張亞東一起落地上海。

張亞東似乎天生不會拒絕女人,你願意回來,我們就在一起。(潛台詞大概就是——反正我有正牌女友瞿穎,綠帽子又不是戴在我頭上。)

而瞿穎呢?也是內心比較堅強的人。

和張亞東在一起的11年里,一邊唱着“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一邊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緋聞女友,莫文蔚、王珞丹、春曉……

眼看着瞿穎要死磕到底,徐靜蕾只好鳴金收兵,另覓他人了。

敏感脆弱,隨心任性

嚴歌苓說:“女人一旦對男人動了憐愛就致命了。崇拜加上欣賞都不可怕,怕的就是前兩者里再添出憐愛來。”

恰好張亞東性格里的悲觀脆弱是很容易被憐愛的。

張亞東出身貧寒,他曾說過“我從小沒受過什麼音樂教育,如果能讓我重活一次就好了”。

如果不是固執地走出農村,也許他的人生19歲時就固定在老婆孩子熱炕頭了。

來北京後,音樂成為了他謀生的手段,為了錢,他不得不靠接大量的工作,去給不喜歡的人製作音樂。

在音樂世界裡,他得到了幸福,卻極其不滿足。

強大的慾望和有限的能力拉扯,讓他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張亞東曾說過,“我不喜歡快樂的音樂,我喜歡憂鬱得一塌糊塗的東西。在我看來沒什麼可高興的事情,所有快樂的事情在我看來都會變味。”

想象一下,一個白天被光環籠罩的音樂大佬,到了晚上突然趴在你腿上嗚嗚哭,女人天生的母性很容易被激發出來。

接下來女孩會想,一個看起來那麼柔軟、那麼缺愛的人,理應渴望一個完整的家庭。

於是,先是高圓圓、後是瞿穎,紛紛想要將脫軌的張亞東拉回正常生活里。

結果證明倆人都想多了。

張亞東的人生計劃里,就沒有結婚這一項,“我覺得我是特矛盾的人,有時候會很有條理,但大多數時間是亂作一團,我不懂計劃。”

在翻看張亞東情史的時候,小妹很是好奇一個問題,為什麼張亞東的每次戀愛都是和平分手,不結婚不負責,卻沒有女生跳出來指着他鼻子大罵“渣男”。

一方面,因為他在處理分手上確實妥帖。

比如在和高圓圓分手的時候,他們吃了一頓“散夥飯”,張亞東對她說,“圓圓,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了,記得找我。”

所以後來,兩人成了分手後還能見面的朋友。

另一方面,可能在和張亞東的相處時候,張亞東已經明確表示了“不結婚”。

和高圓圓分手,是不想耽誤她;和瞿穎能相處11年之久,正是因為瞿穎有着和自己一樣的觀點,“婚姻只是一張紙罷了。”

瞿穎雖然表面洒脫,一直強調不排斥也不嚮往結婚生子。

但離開了張亞東以後,她和現任男友相遇,同時多了一個自己的“孩子”。

一家四口的普通生活似乎也不錯。

這樣的結局多少有些唏噓打臉。

在年輕的時候,我們的確很容易被張亞東這樣的“典型性雙魚男”吸引,他身上的浪漫、才華、儒雅的氣質都讓人想要接近。

但也許是將生活奉獻給了藝術,和張亞東這樣的人在一起,雖然美好卻少了生活的氣息,像是腳不沾地的鳥兒,只能浮在空中。

他不關心孩子、房子,只在意詩和遠方,所以永遠有一股少年氣,身邊的人也總是年輕鮮活的。

所以,對這樣的男人,我們還是只要隔着屏幕默默欣賞就好。

(文章配圖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