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觀看偷拍視頻的人,都是偷拍犯的催生員。

 

前面,我在文章里說過幾種黑產,比如,「羊毛黨」專門瞅商家漏洞去牟利,網紅刷流量。還有我們大眾已經熟悉的,比如電話、網絡詐騙,甚至有時專門挑病人、學生等弱勢群體下手。

這些黑產或為名或為利,導致悲劇也不在少,十足可恨。

但今天要說的這個黑產,不僅可恨,還極為猥瑣。

這就是:偷拍

1. 鄭州酒店80%房間里有偷拍?  

這兩天,接連曝出兩起偷拍事件,而且發生在同一天。

先是在深圳龍華ICO購物中心優衣庫,一位女士在試衣間試了兩套衣服後,突然看到試衣鏡上有個奇怪的「黑點」,用手一碰還發熱,用力一拽,竟然發現那個「黑點」原來是攝像頭。

後來又發現,那是一整套針孔攝像頭裝備,還有一張儲量達4G的存儲卡。

巧的是,同一天,在深圳3000里外的河南鄭州,一對情侶入住了一家叫玉泰酒店的賓館。入住後,意外發現在五孔插座里有一個針孔攝像頭。在警方趕到後,臨時抽檢其他4個房間,同樣發現了針孔攝像頭。

這些都已經夠震驚的了,不過,這家酒店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輕描淡寫說出的話,才真正嚇人:鄭州的酒店80%裏面都裝的有。

深圳的那位女士和鄭州的那對情侶無疑是幸運的。

對於優衣庫這樣的品牌店,又是大型購物中心,誰能想到試衣間里有攝像頭呢?而且那個攝像頭安裝在約1.8米高的試衣鏡上方,顧客特別是個子小的女生很難發現,但她無意中發覺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最新消息,深圳警方已經抓到了嫌疑犯,正在做進一步處理,並將公布具體情況。

而鄭州這家酒店,在某旅遊網站上顯示,住客點評高達4.7分,其中,不乏5分滿分評價,認為「位置好找」,「服務很是溫馨」……

他們成功保護了自己的隱私。

2. 無處不在的偷拍  

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像他們那樣幸運。

去年,一對情侶到蘇州遊玩,在一家酒店住了3天,隨後他們的私密視頻就在網上傳播,等發現時已經點擊過萬。

去年12月,有西安市民在城北大學城一家酒店住宿時發現,床尾暗藏一個攝像頭。民警帶着電工拆下來後,發現那個針孔攝像頭裝置的16G儲存卡,已經拍了14G,約有1200個視頻。

不光是酒店,還有出租屋。

半年多前,有報道:一對北漂夫妻從自如租下一個隔斷間,住了5個月後,也是在無意之中察覺到床邊插座上有個奇怪的小孔。他們試着用手機閃光燈一照,竟然發現反光……

在警方趕到,拆開插座竟然發現藏着一個偷拍設備,能不間斷錄製視頻,而且設備還可以連接wifi,操作者能遠端登錄,下載存儲卡內錄製的視頻。

事發後,當事人感慨兩點:一是每天都在擔心隱私泄露,二是聽說酒店有偷拍,沒想到租房也會有。

先前,還出現過案例,居家出於安防目的的攝像頭也可能被攻陷,成為別人的偷拍鏡頭。

當然,在公共場合被偷拍的更不少見。

在抖音上曾出現一段視頻,在一個酒吧里,因為雙面鏡,在男洗手間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對面女洗手間。

幾年前,大連4名學生搭順風車回學校時,因疲憊中途睡着,被司機用手機偷拍大腿和裙底。

地鐵、公交車、商場、人行道、電梯,甚至廁所,都是偷拍的高發地點。比如,就是昨天,深圳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就在地鐵3號線上偷拍女乘客裙底被抓現行。後來,經查手機里還有另外幾段偷拍的視頻,主角都是女性。

3. 一兩毫米小孔就能裝個偷拍攝像頭  

偷拍者其中一些是臨時見色起意。用一個在杭州犯事的男子的話說就是,對方太漂亮沒控制住。

不過,更多的人偷拍是圖財,甚至說敢於冒這種風險就是奔着暴利去的。

前段時間,山東聊城法院就判了個案子。兩個男子在聊城一個小區日租房裡,安裝了針孔攝像頭,拍攝到一段視頻,並以向受害人親友、鄰居散布視頻為要挾,敲詐12000塊錢。

當然,這也只是小打小鬧。

現實中,偷拍是一個完整的黑色產業。

先是器材:攝像頭。現在,在某些電商平台一搜,就能找到大量攝像頭產品,體積越來越小、功能越來越強大。便宜的100多就能買到,三五百可以買到非常不錯的。

而且,現在主打高清,號稱1080P,廣角度,錄像錄音同步,手機遠程監控,而且有人體感應功能,人有才錄,沒有就停……

有賣家對暗訪記者宣稱:「我主推的產品工作時是沒有紅光不亮燈的,網上流傳的用手電筒找攝像頭的方法根本發現不了。」

商家甚至還有定製服務,只要1—2毫米小孔就能安裝一個針孔攝像頭,加點錢就能連接上網。

而看到下面這段宣傳語,恐怕就讓人不由得毛骨悚然了。

隨之而來的是,偷拍工具更加出其不意,偷拍花樣層出不窮。比如,浴室里的一罐洗髮水瓶、隨意擺放的打火機、房間里的充電器、掛衣鉤……都可能被裝上了偷拍攝像頭。

4. 買片的人很多  

獲得器材之後,就有了前面我們看到的這種形形色色的偷拍。

用鄭州那位酒店負責人的話說,偷拍這個是去賣錢的。

偷拍得到視頻,經過簡單剪輯,再起個有曖昧、誘惑的名字,然後,就流向黃色網站,或者直接賣給個人。

有記者專門做過調查,一條偷拍視頻,不法網站平台收購價格是2—5塊錢不等。對於這樣低的收購價,平台方還耐心解釋道:「市場價就是這樣,買片的人很多,可以一份資源賣給多個下家,你賣100次就是200至500元一部了。」

據說,根據視頻「質量」不同,有些網站能給出更高的價,特別優質的每分鐘能賣到500—1000元。

面對利益誘惑,有女性甚至藉助同性放鬆警惕的特點,專門在女衛生間、浴室等場所偷拍。

有人或因為好奇、寂寞,或因為滿足慾望,為這些偷拍視頻買單,從而讓偷拍黑產成功實現閉環。

而那些網站以VIP會員形式賣給用戶,比如1塊、9塊9……多的到幾百塊包年,還有各不相同的套餐供選擇。

還有不法分子利用社交媒體軟件直接做起C2C生意。有記者付了10塊錢,獲得了一個網盤鏈接,裏面一共有27.5G偷拍視頻。

還有不法分子直接搞起了偷拍直播。去年3月,山東警方就打掉一個犯罪團伙,抓獲嫌犯29人,查獲視頻10萬多部。他們把攝像頭安裝在賓館的吊燈、空調等地方,獲取視頻,並且發展下線代理,吸引人購買。每個攝像頭可共享給100人觀看,可以看直播、回放,還能下載,每個賬號以每月100—300塊賣給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塊價格賣個下級代理或者網民。

更可恨的是,在金錢驅使下,有人甚至偷拍婦科檢查視頻,並放在網上販賣。

偷拍黑產在骯髒的利益背後,是對個人隱私的踐踏,對社會倫理的攻擊。偷拍猖獗,甚至沒有人能確保自己不會被偷拍。

在對偷拍應該進行更加有效打擊的同時,我們普通大眾也要謹記:每個觀看偷拍視頻的人,都是偷拍犯的催生員。

最後附上一個1分半鐘的預防偷拍視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