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是否天生带有政治属性?

对于这一需细细剖析并可将长篇大论的学术命题,在一向能言善道的知乎上,也有着两种对立的答案:

有人认为,艺术是中立的,不带任何的政治倾向色彩。艺术本身就像是一把刀,被用来“杀人”还是“救人”,在于使用者的意图,而不在于艺术本身;

有人认为,在狭义的范畴中,艺术具有政治性。因为艺术必须是公认的、必须在合法化的情况下才能成为艺术。因此,对于艺术的筛选和界定都是被政治判断和左右的,“公共的艺术审美判断必须与当时的政治样式、经济样式和文化样式相关联”

这两种观点的对立,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该问题在学术理论上的难解性;而当将理论付诸于实践,近期国内的影视从业者更是深刻感受到了艺术创作被裹挟于政治意图之中时尴尬而无力的处境——例如,从近期多部国产片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高调亮相后突然以“技术原因”宣布撤离,近日内地金鸡百花奖和台湾地区金马奖的“撞期”

6月17日,中国电影家协会和厦门市人民政府联合在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于11月19日至23日在厦门举办

此消息一出,人们在其中嗅到关键信息并非仅仅是“金鸡奖第一次落户厦门”,而是今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以下简称金鸡奖)的举办时间与金马奖选在了同一天

因为,第56届金马奖也已宣布将于11月23日举行颁奖典礼。

500

金鸡奖和金马奖这一看似有些巧合的“撞期”自公布之后,在两岸的影迷间引发了讨论:

有人好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还是以后每年都会撞?撞了之后各路电影人都将会做出何种选择?这次撞期究竟是对还是错……热议声中,有人为金鸡奖的硬气拍手叫好,也有人为金马奖的落单感到可惜。

也许自此之后中国电影的格局或将开启新篇章,但倘若现在就带着以上疑问去谈论这一事件最终将产生的结果,却也为时过早。可此时我们依然需要探讨,试图以电影艺术节为砝码进行政治角力的行为本身,是否就已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开端?尤其当一向标榜艺术性的金马奖舞台上首先已有人开始高谈阔论政治时。

01

当金马奖台上也有人开始谈政治

在两大奖项撞期事件发生后,台湾地区的媒体发文讨论,“金马奖和金鸡奖百花奖哪里不一样?”

其中有观点称,“相对于金鸡百花奖,中国业界更加看重金马奖的原因,在于其不受政治干扰的专业和影响力”。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这话若是放到一年之前,可信度或许还高一些。

2018年11月7日晚,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在台北举行。这是继周冬雨和马思纯在第53届金马奖上获得“双黄蛋”影后之后,最受内地观众影迷瞩目的一届。在该届金马奖上,内地电影人在这一年的电影成绩又一次受到了金马奖极大的关注和肯定

孙俪、赵涛、周迅三位内地女演员角逐年度最佳女主角;段奕宏、徐峥、邓超、彭昱畅四位内地男演员竞争年度最佳男主角;张艺谋、姜文、娄烨、毕赣和才旦卓玛五位内地导演更是占据了全部相关提名来逐鹿年度最佳导演。

而提名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的五部电影中,也只有一部台湾本土电影(《谁先爱上他的》)。

500

最后,在各大奖项花落各家之后,内地影人也自然集体成为了该届金马奖上的最大赢家——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等多个大奖都由内地影人悉数摘得。

但这本因尊重电影艺术而将为成为影史美谈的金马奖“大陆之夜”,最终却还是因为政治投机分子抛出的一颗“老鼠屎”而变了味儿。

在最佳纪录片颁奖环节,台湾地区导演傅榆在上台发表获奖感言时,突然公开发表敏感性政治言论,引得现场嘉宾和观看网络直播的观众一片哗然。

500

▲左为傅榆

当时正坐在场下的本届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本届金马奖组织者李安苦涩的表情,至今让人动容。

他一生在电影领域获得的成就令世界瞩目、让华人骄傲,他好心卖自己的面子才将两岸三地的电影人聚集在此以隆重褒奖年度优秀者,却也无力阻止这突如其来的政治闹剧的发生。

“我们希望就艺术论艺术,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它的东西来干扰。我希望大家能尊重这一点。”颁奖典礼之后,面对媒体对电影节中这场闹剧的过度关注,李安的呼吁,无力也却也笃定。

500

毕竟,自1995年金马奖对内地电影逐渐开放之后,两岸影人已在尊重、爱护电影艺术的共识下共同走过了二十多年,着实不易,但这一事件的出现,却硬生生地打破了这种被很多文化工作者、电影人在小心呵护的平衡

事情发生后,有人分析称,在2018年金马奖上获奖的那部纪录片,本身艺术水平并不高,但因为电影的内容对于宣传当前较为激进的台湾地区执政党有利,因此才在电影节上被有计划地加以政治化利用。

因此,去年台湾地区当政者意图在艺术殿堂为政治传声的把戏,让电影艺术蒙羞。

金马奖已不再纯粹。

02

必须得有人站队

而今年,金鸡奖落户海滨城市厦门,隔着一道海峡和金马奖相望,举行日期又在同一日。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正是因为自去年金马奖闹剧之后,大局势之下的政治角力和震慑。

届时,本年度那些最受关注的电影人将会如何站队,恐怕会是在颁奖礼前后最受媒体和影迷关注的问题

而在近日金鸡奖公布颁奖时间之后,台湾地区导演李行就此高调发表言论,称“金鸡奖拼不过金马奖”,“要是撞期了,那些影人怎么会去厦门,一定是来金马奖。金马已有56年历史,影人会选择哪边,相当清楚。”

500

▲李行导演

年愈九十岁的李行在自己寿宴上敲着拐杖发表的这番话,引来了内地影迷的一片嘘声。

这位老者确是是有些过度自信了。

2018年金马奖颁奖典礼闹剧发生后,微博上在各官媒纷纷发文强硬宣誓主权的同时,在金马奖现场的内地影人也迅速表达了立场,除了涂们和徐峥“两岸一家亲”和“一家人”的明确表达,当晚内地影人也以集体缺席金马晚宴表达态度。

在爱国主义和舆论监督面前,公众人物迅速而明确的表态,不仅是其团队公关能力的表现,更是其能够继续安稳吃这碗饭的立足之本。

这也对应了在文章开头所提出的“艺术的政治性”问题。在政治判断和左右下,电影人没有仅仅基于艺术表达、艺术交流层面的自主选择权。

因此,李行导演以“金马奖和金鸡奖专业性”的标准论电影人最终选择的言论,显得有些幼稚。在当前明确的态势下,电影人要站队的标准,打一开始,就已不是电影节的专业度了。

当前在豆瓣上,已有好事者开始张罗着预测今年或将在金马奖大放异彩的内地影片名单,其中《地久天长》、《八佰》、《无名之辈》、《第一次的别离》和《南方车站的聚会》等超20部已上映或还未上映的影片榜上有名。

500

但这也只是影迷们一厢情愿的预测而已。

每年7月2日至7月31日左右,金马奖将会对两岸三地开启剧情长片、纪录片及动画长片的报名通道。眼看着今年的报名时间将近,怕是无一内地影片敢“踩雷”。

内地优质影片和影人可预见的大批次缺席,对今年金马奖的打击无疑将是沉重的

03

没有人会是真正的赢家

多年来,虽然台湾地区电影产业逐渐沉寂,但金马奖却逐渐兴起,越加对华语电影更具指标性的意义。这与它多年来对电影的艺术性表现和社会性表达要求的坚持,以及近些年站在华语电影视野上的包容格局密切相关。

单就内地电影而言,金马奖的包容,最为显著的是对内地独立电影和内地青年电影人的包容

2014年,张艾嘉接任金马奖执委会主席,大力推动独立电影传播。因此,《推拿》、《心迷宫》、《路边野餐》、《不成问题的问题》和《八月》等本不被商业市场青睐的小众独立电影,因为金马奖的包容和肯定,使得它们进入了大众话题讨论范围,忻钰坤、毕赣和张大磊等新人导演也从金马开始被业内关注。

在第54届金马奖上,就有包括内地电影在内的9部独立片获得了20项提名。而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获奖影片《八月》,更是一部“小众之极”的内地影片。

500

可以说,在商业市场上无法获得尊严的优质独立电影,都能在金马奖这里找到了尊严,更不提其他更加大众化的优质影片已在此获得了更多荣光。

此外,金马奖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也让两岸三地的电影人趋之若鹜。较之金鸡奖和金像奖,近些年金马奖颁奖典礼上获得重要奖项提名的电影人的出席率,自然是最好看的。

500

但众所周知的是,每年在金马奖获得关注的影片中,台湾本土电影的数量却屈指可数。

显然,当下台湾本土电影产业的羸弱,压根撑不起当下金马奖的荣光。它的专业和威信,是这些年靠着两岸三地电影人共同努力撑起来的,缺了哪一方,都会使其黯然

因此,今年被撞期的金马奖,若仅靠台湾本土电影和一样不景气的港片撑场,显然够呛。从去年颁奖典礼上的闹剧到今年要面对的这一严峻形势,金马奖这一原本好好的电影艺术奖,就这样被政治拖进了泥潭。

而这边厢的金鸡奖,即使将在人气和站队上占据优势,可一直饱受诟病的它,能就此获得更加广泛的认可吗?

金鸡奖作为与金马奖、金像奖并列的三大华语电影节之一,近些年却一直因审美口味的主旋律倾向性、奖项设置过少及影片评选过于滞后等问题的存在而被质疑其专业性。此外,由于近两年不断地向流量明星低头,金鸡奖的公信力也遭到了群嘲

500

▲邓超主演的《烈日灼心》于2015年上映,但在2017年,他才靠此片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

但这些问题,也绝非能在一朝一夕中获得解决。金鸡奖若想要获得圈内和公众认可并一统华语电影节天下,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并非只能靠资源优势而突飞猛进。

当前,距离今年后半年这两大电影节的举办,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已经有人开始做好了搬凳子看热闹的准备。但他们想看的热闹,却并非是电影的热闹,而是电影背后双方博弈的热闹

去年的金马奖闹剧发生后,几乎夺去了当晚电影节的所有焦点,两岸的影迷在网络上互表立场甚至是对骂,却鲜少有人注意到在其后的颁奖进程中,沉淀许久的内地影人大鹏(董成鹏,代表作《煎饼侠》)凭借《吉祥》获得最佳短片导演奖。

又有谁收获了胡波(已故,第55届金马奖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的导演)妈妈替自己儿子领奖时李安给予她拥抱时的真正感动?

500

​▲李安和胡波妈妈

真正属于电影、属于电影人的荣光时刻被剥夺。

从这一撞期开始,今年在这两大电影上,最受关注的注定将不是电影本身。所以,在这一整年审查管严和行业遇冷的大环境下,又有谁会给予那些始终坚持的电影工作者应得的尊重呢?

这并非是华语电影圈发展至今的幸事。角力之下,无人会是体面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