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毕业前夕,相亲相爱了五年的几位同班老母们一起吃了顿饭。

老规矩,沿用“中年老母维系友谊的核心”——各自黑老公+彼此夸孩子,一顿流程走完之后,神清气爽。但这次氛围有点不一样。

我们中的“大姐大”说:“下一顿能聚齐我们所有人的饭局,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其他人说:“怎么会,想聚随时聚呀!”

大姐大说:“你见过有了新男友之后还能和前男友随时聚的吗?”

还真有道理啊,女人之间的友谊,真的比谈恋爱更复杂。

等大家的娃进了新的学校各奔前程,妈妈们也就跟着娃晋级了,有了新的社交圈。

为了融入新圈子,就要学会断舍离。

大家也不是第一次晋级了,多少有点经验。

记得儿子幼儿园毕业时,相处了三年的老母亲们也是难舍难分,毕竟我们可是一起做过灯笼,包过粽子,演过狼外婆,跳过南瓜舞,一起装疯卖傻,共同抱团取暖了整整三年的好姐妹啊!当时满怀信心,觉得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吧。

结果没过几天就山无棱天地合了。

自从进入不同风格的学校,开始演化出傻呆萌和鸡血妈两种截然不同的中年妇女类别之后,友谊就开始徒有其表了。

“下周六有个儿童话剧,要不要带娃一起去?”

“不行啊我们有数学课英语阅读课和作文课还要去同学家一起准备科技节的飞机。”

“下周日一起吃个饭?”

“不行啊下周日学校艺术团要排练而且晚上已经和同学约好了一起看电影。”

唉,人一旦变心,是骡子是马都拉不回。

当年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约什么都有空;如今新人胜旧人了,吃个饭都凑不齐……

娃有了新的圈子,塑料老母姐妹花也立马跟着无缝转移。

至于之前的旧爱嘛,朋友圈可以点点赞,群里也能吐吐槽,但要想和以前一样隔三差五约会相聚,难度有点大。

新勾搭上的一众老母,彼此习性还没摸透,各自的孩子还没对上号,得花大力气钻研啊,哪有空跟旧爱缠绵?

每一个毕业班背后的女人,伴随着孩子一升学,那就相当于给自己换了个男朋友。

吴彦祖固然挺好,但你现在和彭于晏在一起了,怎么,嘴上还老挂着吴彦祖,神经病啊,彭于晏不要面子的啊!

有良知的爱情,是同一时期内只能爱一个人。

有良知的老母,是同一时期内只能选择和一波老母情比金坚。

而我们的交友首选,是没得选,因为一定肯定必定是娃来决定的。

娃和谁在一起,我们就和谁的妈在一起。

娃跟谁有交集,我们就和谁的妈白首不分离。 

每年毕业季和开学季,四面八方的老母都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启人生新篇章。

新一轮的周末陪读浪潮,新一轮的人生亲密战友,一切都在更迭。在这个更迭的转折点上,又总免不了回忆过往。

多年来,老母之间这铁打的友谊又岂是朝朝暮暮。

每天晚上吼娃运动结束后,只有在老母群里才能寻得一丝宽慰;

找不到红领巾、作业本失踪时,也只有老母群能瞬间解决尴尬;

每一次考试前,只有老母群才是抱团取暖、消除焦虑的港湾;

每一次考试之后,只有老母群里能找到同病相怜的战友。

孩子再熊,总能在老母群里找到更熊的,从而获得身心的真正平静与释怀。

只有老母才能真正伸出援手,解救濒临绝望的中年妇女,把神叨叨的姐妹们从崩溃边缘往回拉一把。

你一定会觉得,嗯,这钢铁般的友谊,天长地久,熠熠生辉,其硬度恐怕仅次于我和云配偶之间的友谊了吧。

对不起,你的小孩毕业过吗?

一场毕业,足以让数以百万计的钢铁姐妹情瞬间化为春泥,融化在大江南北;那些坚毅一些的可能退化成塑料友谊,未来还能坚持多久,全看造化。 

在一场场土崩瓦解,名存实亡的塑料友谊中,总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

上了幼儿园的,不和没上幼儿园的妈妈玩了——她们只知道吃喝玩乐,而我们幼儿园妈妈之间的真挚友谊体现在手工材料共享和娃娃亲直接取号排队上。

上了小学的,不和幼儿园的妈妈玩了——她们只会聊幼稚可笑的东西,而我们小学妈妈们谈论的都是补习机构哪家强,择校策略谁更懂。不光有高瞻远瞩的战略,还要着眼于当下每一天,互相讨论作业,研究各类活动。

上了中学的,不和小学的妈妈玩了——她们还停留在闹着玩的成长阶段,而我们中学的妈妈才是真正的幕后联盟,反正已经看不懂娃学的啥,我们要对付的是更高一级的情怀,当更年期遇上青春期,了解一下?

到了更高年级,学霸妈妈只和学霸妈妈玩——建个小群分享招考信息,探究冲刺补习,高大上的一对二、一对多名师辅导,一声呼唤立马成团,随时在身边同舟共济的好姐妹,只有冲刺班的妈妈们。

过去感情很深的老母团,在各自的孩子分道扬镳之后,彼此之间讨论的话题也瞬间变化了。

过去聊的全是围绕伟大的教育事业——小到“今天作业是啥”,大到“未来20年国家需要哪方面人才(我就送娃去学哪个技能)”,从简单的个人情感上升到了育人层面,多么崇高。

换了圈子以后怎么聊,没有共同语言啊!

我说我们学校某个学霸多厉害,你说你们学校老师长得多漂亮,然后呢?

打扰了,告辞!

但我们依然要彼此理解。

其实大家越来越没空,那是真的,不是托词。

因为大家不得不去和新团体联络感情嘛,不得不为新的集体做贡献嘛,不得不积极参与新的交流嘛,甚至连我家爸爸,也不得不认识新的爸爸,互道相见恨晚嘛!

不过相见恨晚之后用不了几年,大家又要互道珍重了。

大浪淘沙,人生总是要在不同地方上车,又下车,总有一些人能在某一段时期内,成为我们精神的寄托,仿佛找到了灵魂深处的另一个自己,能让我们感到踏实和彼此被照顾。

真正经得起时间冲刷的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

对于这些娃都已经散伙了却还彼此保存着那份珍贵情谊的姐妹们,我们一定要珍惜。

即使不靠娃牵连,依然能长久凝聚,这海枯石烂不分离的纯洁友谊可不能消失,否则未来我们找不到伙伴一起去跳广场舞,那也是很没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