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來了,世界將會是什麼樣?

無數人曾在大腦中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結果是沒有答案。沒有發生的事情,我們怎麼會知道呢?

但有一件事,卻讓大家極度慌張,那就是會不會變得超級貴?

這兩天我閑着沒事逛微博,發現有這樣困擾的人,還真不在少數。

這位網友覺得流量貴。

這位網友覺得手機貴、流量貴,關鍵這麼快的速度也沒啥用啊,搞啥幺蛾子?

在紅星新聞做的一個調查里,居然只有1/3的人,覺得要換5G手機,對5G充滿期待…

5G真的除了貴,一無是處嗎?我沒用我也不知道。

不過,人類有一種獨特的本能,就是用歷史看未來。

而這一切的答案,也許藏在4G來臨前的那一夜。

1

如果中國移動是個人,那2009年,他可能是全世界最難過的人。

好不容易拿到了3G牌照,要帶着中國互聯網進入新時代,還興高采烈要為用戶們,找一個最優秀的終端。

他高高興興跑去和蘋果談合作,卻怎麼都沒想到,被聯通這個兔崽子截了胡。

於是,2009年,世貿天階,聯通為蘋果舉辦入華儀式那天,姚晨代言,水均益主持。移動眼睜睜看着,一個姓智的小夥子,在深秋的夜晚等了足足9個小時,只為買到一部iphone。

從此,在蘋果的加持下,聯通過得風生水起,中國移動開始了失去的幾年。

事情出現轉機,已經是4年後,4G牌照頒發。移動、聯通和電信,一起拿到了國產的4G標準。

移動摩拳擦掌,立志要扳回這一局。

只是,讓人意外的是,聯通和電信遲遲按兵不動,他們在做一件事——等待。

等待更好的國外標準,也等待人們接受4G技術。

因為,4G來臨時,人們惶惶不可終日。大家搞不明白,為什麼要搞這麼個玩意兒呢?

當我把搜索引擎的時間,框定在2012-2013年,那時的互聯網上對4G的討論,在今天看來,實在是令人咂舌。

「600M流量50元錢,按照移動公布的最快速度100mb/s,6秒鐘就能用完。」2013年12月,算完一筆賬後,一個上海網友擔心的說道。

他怎麼都搞不懂,4G的流量費,大家怎麼付得起呢,這不跟直接喝人血一樣嗎?

在移動「套餐更優惠」的字樣後面跟着的,是那時的流量套餐價格,如今看來是要把人嚇哭的。5元30M,50元也不過500M。

大家更怕的,是自己一個不留神,晚上忘記關流量,一覺醒來房子都歸移動了。

不僅套餐貴,你要用4G,還要加價去買支持4G的設備。

有位老外來到北京三里屯,在路邊的報刊亭里,花100塊買了一張4G上網卡,興緻勃勃地插在ipad里上網,結果發現,根本就沒有出現4G信號。

他在星巴克里操着英語,到處問旁邊的人是怎麼回事?

原來,那款ipad根本就不支持中國移動的4G信號。最後,老外只能悻悻離去。

而要買一個支持4G的ipad,還要貴上1000元。

套餐貴,設備貴,也就算了。更讓人們不解的是,這玩意兒有啥用呢?

網友蔡曉智質疑道:4G到底有什麼用,只是在線看電影快點?對不起,非wifi狀態手機看電影受不起流量費,只是噱頭。

一位叫晉商賈政井的網友,更是嘲諷起了運營商:運營商貌似不知道啥叫Wi-Fi,4G網速再快,用戶會花天價去在線看影音視頻嗎?

更糟糕的是,有網友發現,用了4G,還會影響原本的打電話功能。

流量貴,設備貴,沒用,還影響打電話。

搞4G?一切都是噱頭,運營商都是智障,誰信誰傻逼。

2

後來,不出所料且無法阻擋地,4G來了。

普通人總是後知後覺,除非把東西推到眼前,否則便全部與我無關。

可是,於商業而言,倘若這樣的嗅覺,別人吃肉,你連湯都喝不上。

其實早在2008年,中國的互聯網人口,就已經超過了美國。

於是第二年,還在某985高校讀研的張旭豪,已經和同學每人湊了幾萬塊,創辦了餓了么。

這一年,同濟大學的校園裡,沒有人知道,每天騎着電動車給他們送餐的,是個985高校研究生。

接着又一年,不得已關閉了飯否的王興,創辦了美團。

他帶着美團,殺出了千團大戰的重重突圍,和餓了么一起,包攬了吃貨民族中國人的胃。

吃可以在屋裡解決,但作為城市社畜的我們,總不能不出門吧。要遲到的時候,公交是不可能坐公交的,出租也永遠不會馬上到的。

經常杭州北京兩地跑的年輕人程維,因為打不到車、拒載而常常誤了飛機。

於是,他炒了阿里老闆的魷魚,拿着自己的10萬和同事的70萬元,做出了嘀嘀打車。

後來,和一個叫快的的合併,成了今天的滴滴打車。

但都市社畜們,大多家裡沒有礦,也便沒錢天天打車。

於是,一個北大讀書的沒有好好讀,一個當記者的也沒有好好當,兩個不務正業的人,做出了ofo和摩拜。

後來這成為了遍布中國大街小巷的新四大發明之一。

不過,大家不要忘了,共享單車成立的前提是移動支付。

2014年春晚,中國人發了幾百甚至上千年的紅包,在幾個營銷人員的腦暴下,被徹底改變了,變成了微信紅包。

通過春晚,微信紅包,傳遍了千家萬戶。微信支付一夜之間,幾乎完成了另一個公司10年的用戶積累。

那個公司的老闆驚呼:遭到了「珍珠港偷襲」。這個老闆叫馬雲。

於是2015年,馬雲果斷帶着支付寶,在春晚的舞台上,和微信同台競技。

於是,中國有了又一新四大發明——移動支付。

今天的中國,10個人出門,有9個不帶錢包。

不過,微信支付之所以能成功,另一個軟件功不可沒,那便是中國的「產品教父」張小龍,做出來的微信。它幾乎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通訊方式。

當年那個嫌4G網下打電話慢的市民,可能怎麼也不會想到,幾年後,他只能接到快遞小哥、外賣小哥和滴滴師傅們的電話。當然,偶爾也會夾雜着幾個推銷人員的親切問候。

但是,人活着,不能只想吃穿聊,技術也不能止步於此。縱然是在BAT的夾縫裡,也要搞些事情。

2012年3月,已在互聯網領域活躍了幾年的張一鳴,堅信着算法的巨大價值。

他辭去了自己創辦的九九房CEO,成立北京位元組跳動科技有限公司。

後來有了內涵段子和今日頭條,儘管後來內涵段子涼了,儘管當時很多人也不看好,他這個技術來搞新聞。

在BAT的前後左右夾擊下,他們小心翼翼,卻又一路生猛,於是有了新三巨頭——TMD(頭條、美團和滴滴)。

不過,經歷塑造一個人的一生,眼尖者總能從人們無休止的慾望中,看到新的機會。

2015年,一篇《底層殘酷物語》在社交媒體引發了大量關注。於是,很多人開始討論一款叫快手的app。

在人們看來,這款app low到了極致。

但數據卻驚人:累計用戶量3億,月活8000萬,在各種app排行榜都是前10,短視頻社交領域第1名。

創始人華仔,清華畢業,在谷歌和百度待過。

光鮮亮麗,唯一的不同,是他成長於農村。

而另外7億「隱形人」,也在這裡成為舞台的主角,甚至找到了改變一生命運的機會。

有人看不起快手,便有人看準時機,為他們找到新的根據地。

2016年,張一鳴的團隊里,幾個隻身闖北京的90後年輕人,本着「朋友就是用戶朋友」的信念,和用戶吃火鍋,幫他們做高數題,做出了抖音。

後來,中國的大街小巷,都是「我們一起喵喵喵…」

都市裡的年輕人,也用刷幾分鐘抖音,來結束一天的生活。

南快手,北抖音,一個承包的是城市,一個抓住的是鄉村,在這兩片土地上,他們互不相擾,功成名就。

曾經喊着4G沒用的網友們不會想到,4G來臨的那一天,他們會靠着美團餓了么吃,靠着滴滴打車和共享單車行,拿起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扔掉了錢包,每天花5小時在微信上社交,用快手和抖音來打發無聊的時光…

大家用自己的行動,托起了新一代富翁的生活。

3

有人書寫傳奇,自然就有人跌落神壇。移動互聯網的魅力,就在於重新洗牌,洗的是人們的生活,也是巨頭的財富。

其實早在2004年,就有人對李彥宏說,一定要關注移動搜索。

但李彥宏覺得,在手機上做搜索,速度慢又貴,一個短訊一毛錢,誰用啊。他一口否決:「不行,我們不需要做這個東西。」

於是,停留在pc時代的百度,新業務屢屢失敗,只能靠着搜索引擎勉強過活。最終,被騰訊和阿里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百度急啊,急就容易出錯。負面屢屢爆出…

10年後,李彥宏後知後覺意識到時,一切已經為時已晚。錯過移動互聯網上半場的百度,幾乎失去了成為一家偉大公司的機會。

李彥宏信誓旦旦地說:移動互聯網的下半場是AI

他找來吳恩達,找來陸奇,說要all in ai。只是沒想到,二人相繼出走,百度也終於在2019年,第一次出現了虧損。

如今5G時代已然到來,這也許是百度逆風翻盤的唯一機會。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北郵的何同學,興緻勃勃地測遍了5G下的各種功能和速率。其他都幾十上百倍的增長,唯一不變的只有百度,堅守着曾經的幾十KB/s。

百度,終究還是留在了時代里。

錯失移動互聯網的關鍵——4G時代的,還有聯通。

像我們開頭說的那樣,2013年12月4日,中國移動、聯通、電信一起拿到了4G牌照,用的是國產的TD-LTE標準。

移動躍躍欲試,立志扳回一城;聯通和電信,卻決定一起等等國外的標準,尤其是等着大家接受4G。

只是,歷史無數次證明,人們說的話,往往都是不可信的。

嘴上罵的比誰都厲害,但當真正看到好處的時候,行動上卻比誰都快。

2014年10月,4G牌照頒發僅僅10個月之後,中國3G用戶已經第一次出現了負增長,當月減少85萬;2G用戶甚至減少了970萬。

而與此同時,4G用戶凈增突破1450萬。

這個全民群嘲的4G,竟然成為了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分水嶺。

移動藉此大賺用戶,聯通卻錯失了4G風口,進入負增長時期,過了3年的苦日子。

2017年,王曉初接任聯通董事長之後,痛心疾首:「在5G部署上,絕不能再犯下4G時的策略錯誤。

當然也有人勇立潮頭,把握住機會。

除了前面的互聯網公司們,還有一家絕對的佼佼者,讓中國第一次成為新一代互聯網革命的領導者,站在世界舞台上角逐。

2014年,曾無數次被員工和用戶高喊「下課」的華為終端董事長余承東說道:「行業正處於一個洗牌期,有些公司將消失。」

當時他還說了另一句話:「4G的來臨,對我們是一個機會。」

一語成讖。5年過去,華為逆流而上,站在了時代的最前端。

尾聲

2019年6月6日,中國人眼裡無比吉利的一個日期,工信部正式向中國電信、移動、聯通、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中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

5G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呢?北郵何同學,曾做了一個測試:

下載音樂,進度條永遠是空的或是滿的。

下載軟件,一瞬間整屏軟件全部下完。

看視頻隨便拖進度條,決不會卡頓。

下載速度平均700Mbps。

然而,看看4G催生出的那些全新的產業和服務,我們就會知道,這樣只有速度的想像,終究還是太局限了。

那5G到底會帶來什麼改變呢?答案依然是不知道。

不過,日本拍過這樣一個5G宣傳片《連結5G以後的世界》,曾在網上廣為流傳。

隨便一塊玻璃就是一個屏幕,在家裡獃著就能如親臨現場般看球;醫生遠程診病,卻像面對面;室內一塊屏幕就能管理數十畝農田;一整個樂隊為你一個人演奏…

這些或許會實現部分,或許會實現全部,又或者世界的改變遠比人們的想像,要多得多。畢竟,6年前,4G來臨時,誰也沒想到,世界會有今天。解決我們的生活,只需要一部手機。

雖然討論了這麼多,但5G到底能帶來多少改變,時至今日,依然沒有人知道。

但一件毫無疑問的事情是,我們生活的時代將會發生巨變。

在這場巨變中,會有新一批弄潮兒,踩在時代的風口上,成為下一個十年的主角;當然,也會有另一些落後於時代者,跌落谷底,然後尋找另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

而作為普通人,我們沒有人能夠停留在原地。

也許我們唯一必要的擔心,不是貴,而是我們還夠不夠年輕,會不會被下一個眼花繚亂的時代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