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一篇涉及诚信的评价排比激爆中国网民

中国网络这几日流行一篇有关全球公民诚信排名的文章,被视为国际顶级科学期刊的美国『科学』日前公布一篇《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的调查研究,讨论世界各地公民的诚信问题,结果在涉及到的40个国家中,中国排名垫底,这个结果引起中国网民激烈争议。

该报告研究人员在全球40个国家的355座城市进行实地研究,他们在公立和私人机构交付了17303个“捡到”的钱包,然后统计有多少人通过预留的联系方式反馈给研究人员的邮箱。试验中选定的交付机构有五类:银行;剧院、博物馆或其它文化场所;邮局;酒店;警察局、法院或其它公职单位。根据100天内预留信箱是否收到反馈,实验统计结果显示,中国的诚信评价最低。

这只是一个研究报告,大家都可以讨论或发表不同意见,然而在中国网民中炸锅了。有些因为『科学』杂志是美国的期刊,或者怀疑美国在背后捣鬼,或者怒指美国的诚信事实上比中国更坏来发泄怒火。有一位叫诸葛亮的似乎把这件事跟贸易战联系了起来,他指美国:“美国退群,毁约,撒谎都那么诚信吗?”

有些网民甚至对评价这篇文章的文章在网络转发都很愤怒,最好是“眼不见心静”,一位自称四川自贡市的网民从凤凰网看到23日刊出的题为『中国诚信排名垫底?这么不严谨的文章也能登上《science》?』后说:“转发这种文章的人不是脑残就是西方人的眼线,明知道带有偏见的西方人对观点,为何还要在中国转发?”还有网民因而对把『科学』期刊称作顶级期刊都感到愤怒,一位网民称:“顶级?谁承认的?三流杂志而已!” 河南省网民张书报说:“你发这个信息是何考量?中国不讲诚信 ? 那美国讲诚信?这是十足的出卖民族的贱种。这种机构算哪门子机构?杂种杂志。少数人每天不给中国抹点黑心里就不舒服?” 云中都也报怒火洒向“美帝”:“某些跪舔的人又找到了甘草,这回还是所谓的顶级刊物!我说最顶级的是美帝的厚颜无耻,糖衣炮弹!让一些人在大棒和胡萝卜的引诱和威吓下,永远站不起来!”

但并不是所有的网民都这样民族气概义愤填膺,还是有不少比较冷静的网民。凤凰网济南市网友:“我相信测试的真实性!也相信结果的正确性!我们素质的确有待提高,这是不争事实!物质水平必须和素质人品共同提升!物质跑的太快了,反过来制约发展!中国人应该建立自己的科技期刊,不要把最新最顶尖的技术发现都拿到外国期刊发表,省得便宜了鬼子,也抑制下崇洋媚外之风。”重庆市网民阿滕说:“中规中矩的说一句,国人诚信素质教育必须加强,包括政府机关银行服务机构及个人,有疮毒虽痛难看也得治,且应该从国家治理机制诚信建设制度化开始,而不是片面强调公民个人诚信,试问一个公民在其生活的环境里公立机构总能直观感觉到铺天盖地的诚信的时候何愁诚信价值观树立不起来呢? ”

子不语谨慎地列举一些现象:“国内做生意好多不讲信用,欠账太厉害” 江苏省网民:“我们有时虚荣心太强!太在乎別人说了!只要保持清醒就对了”。还有人比较温和,这位SXDH说:“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同时也有五千年的糟粕”

有些网民借题发挥,看法就很尖锐,一位网民说:“电信诈骗,传销,及各种机构及个人的虚假宣传,数据造假,学历造假,还有所有假劣商品应被彻低清算和铲除”。信阳的Ar10L1表示:“不要不承认中国一些人的素质就是低,丢东西偷东西,人摔倒扶人被讹,等等社会现象还吗,我认为人家这个测试结果还是比较客观的,不要再找一些理由予以塘塞了,还是多教育人民群众提高自已的素质吧”。昆明市网友VQKEL1也认为:“这个我信!毒米、毒菜等等太多个人和企业的不诚信行为,国家治理及社会规范任重道远。”

浙江的成龙冷静地表示:“如果是真的,我们应该尽快改变,如果是假的,那就拿出真实的数据,让外国机构闭嘴”。命运女神的鹘子说:“我还真看过那篇报道···然而我看完后完全没有觉得乳华的意思啊”

『知乎』上的讨论比较认真。司马懿说,如果作者换一个说法,不用“诚信”这样的道德判断,直接用数字来表述最终的结果,争议会少很多······.”“因为事实上这个图并不能表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更‘诚信’还是更‘不诚信’,只是说明在钱包里没有钱的情况下,中国人主动联系失主的行为频率比较低 ”。

还有人批评,从社会学角度看,这个实验完全忽视了不同国家的公民由于文化习俗差异形成的和机构和工作人员不同的互动模式。

有一位对上述研究基本持批评态度的名叫耗子领袖的说:“诚信肯定是和国民经济水平息息相关的,我相信如果严格做实验,中国的排名也不会很高,而北欧国家一样会很高。但我拒绝承认这样的实验设计下中国必须背负“最不诚信国家”的骂名······”因为他担心以后在中国以外跟人吵架,“人家搬出这篇文章,你自动弱一头又难以辩驳,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还有一位“知乎用户”“请各位大咖不要只在知乎热烈评论,Science杂志也是有peer review和读者来信的。来自有影响院校、企业的同行同业提出不同意见,会降低这篇文章的可信度,让其他人在引用的时候有所考虑,最终大大减少此文章的影响力。”

YanYan说:“我的印度同学也对这个数据表示不满。他认为,这样的数据对于发展中国家和人口稠密地区非常不公平。银行,警察局,邮局都非常忙,每天的人流量和欧洲一些城市完全没办法比较,所以自然不会给丢钱包的人发邮件联系。他认为该作者统计的数据没有任何学术意义。”他的结论是:“我认为这项研究充满了欧洲人自满自大的心态(作者以及研究经费都来自瑞士,第一作者现在在密歇根安娜堡任教)并且对其他国家根本没有基本的尊重和理解,做出的实验结果更是相当荒唐,明显一种自卖自夸的宣传种族自豪的软文。Science杂志作为最顶级的期刊,在重重的审阅之中竟然没有发现数据的问题,也体现审稿人的无知和愚蠢。

另有不少网民指出这样一个问题,他们批评研究人员为了方便统计,只在遗失钱包里放了唯一的联系方式—电子邮箱。他们认为,作者这是使用西方人熟悉,但是东方人不习惯的联系方式。

相关报道:《Science》发表论文《世界各地的公民诚信》,中国排名垫底

《Science》今天发表论文《世界各地的公民诚信》,讲四位科学家在 40 个国家的 355 个城市故意丢下钱包,看有多少人联系失主。排名最前的五个国家为瑞士、挪威、荷兰、丹麦、瑞典,都有 70 – 80% 的人联系失主。中国则在一组实验中排名最末,另一组实验中排名倒数第五,只有 8% – 20% 的人联系失主(见图一)。

图一

具体实验过程如下:论文作者选择每个国家不紧挨着的几个大城市(在中国他们选的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西安、杭州、成都),请研究助理去闹市区的公共场所(例如银行、博物馆),把一个透明钱夹交给前台工作人员(见图二),说他捡到一个别人遗失的钱夹,但他现在赶时间,希望前台工作人员能帮忙处理。

500

图二

钱夹里有一些钱、一把钥匙、三张相同的名片和一张购物清单。钱是根据各国物价调整过的 13 美元。在中国,这个数字是 49 人民币。名片上的名字选取每个国家最常见的男性名字,中国是 Chang Wei、Li Qiang、Wang Lei。职务写的是“软件开发”,还留了邮箱。购物清单写的是各国常见食物,中国是矿泉水、包子、方便面和苹果。

研究人员在每个名片上留的邮箱地址都不同,实验后 100 天内观察了是否有人给该电邮地址写信。

研究人员还同时“遗失”了一组里面没有钱、只有名片、钥匙和购物清单的钱夹,结果每个国家联系失主的比例相较“有钱的钱夹”那组都更低。这个结论也很有趣,因为在研究人员进行的网络调查中,人们普遍猜测“有钱的钱夹”遗失后,失主被联系的概率更低。

研究人员在论文补充材料里详述了很多他们对实验随机性的核查。不过我觉得要是以最严谨的标准来看,做国与国的横向比较还是有几个问题。

一是不同国家“邮箱”的使用率不同,那些没有使用邮件习惯的国家,其“联系失主率”可能被低估。另一个问题是“银行前台”、“博物馆前台”这类工作,在不同国家可能由不同背景的人担任,他们平时的工作量也不同。

如果国家 A 大城市公共场所前台一般受教育水平排在全国前 10%、收入也在全国前 10%、工作时间没什么事情,而国家 B 的则受教育水平排在全国前 50%、收入也在全国前 50%、工作非常繁忙,那把 A 和 B 的结果直接横向比较,就不太恰当。

最后,研究人员说他们请了 13 位德语大学学生来做这个实验,也就是说在很多国家,把钱夹交给前台的很可能是外国面孔,甚至讲的可能是外国语言(?)。研究人员没有在补充材料里讲明这个问题,如果确实是外国面孔讲外国语言,那对实验结果的影响可能不小。

当然,不管怎么说,中国的数字都非常低。在研究人员实验的 40 个国家里,其他很多发展中国家(例如土耳其、塞尔维亚、印度、印尼),他们的“邮箱文化”估计也并不发达,但大城市公共区域前台联系失主的比例比中国要高不少。

论文地址: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early/2019/06/19/science.aau8712.full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