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政策的不确定性不免让一些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觉得目前商业环境的不可预测性增加。那么,中美双方的企业会因此做出哪些调整?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的国际贸易产生哪些影响?

昨天(6月23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就“中美摩擦下的中国经济”展开讨论。与会专家认为,在外商投资等方面,这一轮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直接影响,目前有限。

贸易摩擦对中国国际贸易和外商投资冲击有限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按美元计价,今年前5个月,我国出口9583.4亿美元,同比增长0.4%;进口8278.7亿美元,下降3.7%。同时,前5个月,对欧盟、东盟和日本等主要市场进出口增长,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表示,依据其研究分析,从目前的进出口情况来看,这一轮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直接影响有限。

李稻葵:我们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出口是稳步上升的。比如,1到4月,中国对北美地区的出口下降了8.4%,但是对东盟、欧盟等地区的出口分别增长了6.8%、7.7%。对“一带一路”国家,4月份的出口占比占到了30%。所以,这是我们应该有信心的,进出口方面对我们的冲击是很有限的。

李稻葵 资料图

不仅如此,李稻葵指出,在外商直接投资上,虽然应警惕部分外资的撤资倾向,但是,目前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也是有限的。

李稻葵:我们要警惕部分外资可能会要撤资。1/3的美国在华企业表示正在推迟和取消投资决定,有迹象表明他们未来可能会采取行动,但至少目前是稳定的。外商直接投资,我们反复看(数据),1-5月份并没有下降,还同比上升了3.7%。我们只看欧盟等发达国家、发达经济体对我们的外商直接投资,包括美国、日本、欧盟、韩国等对中国的直接投资这个数据也是正增长的。所以,在外商直接投资方面,至少从数据上讲,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显的负面的冲击。

为规避贸易壁垒,部分美国企业可能会到中国投资

另一方面,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影响,原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指出,这也可能推动美国企业到中国来直接投资:

管涛: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以后,两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增加,会导致一个效应就是为了规避贸易壁垒,中国的企业到海外去投资,美国的企业有可能到中国来投资,它(这样)贴近市场。就像去年哈雷摩托,(美国)跟欧洲钢铝互相征税以后,哈雷摩托跑到欧洲去设厂了。然后,特朗普说‘哈雷摩托是叛徒,我来帮你们,结果你们跑掉了’,它(哈雷摩托)就说我的市场在欧洲,我在美国生产向欧洲出口的话,我税收成本很高。

管涛 资料图

中国第一部外商投资领域统一的基础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已经出台,配套法规的制定工作也在推进。

管涛认为,这将使中国更具吸引力。

管涛:比方说利用外资这方面,《外商投资法》出来了,下面要制定细则,要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扩大对外投资的领域等等,这些还是对外资有一定的吸引力。

管涛表示,在对待外商投资上,中美正走着两条相反的道路。

管涛:美国是对中国去美国的投资采取各种限制,加强了国家安全审查,所以2017年、2018年就下得非常快。然后中国的投资到美国投资就少了,甚至有很多硅谷的华人投资已经在减少,就是已经开始变现、清盘,准备出来了。因为不太清楚它(美国)对一些敏感行业的投资会不会因为国家安全审查将来被限制,就觉得太不确定了。

而中国则是用开放来回击逆全球化。

管涛:我们不但是向世界其他地方开放,我们仍然是向美资开放,欢迎美资来,包括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我们也是欢迎,当然要遵守中国的法律。现在中国也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就是将来你对中国不友好的,赚中国的钱却来搞中国的,那么,将被列上这个清单作为‘不受欢迎’的。但是,这个是拟议过程中的。总体上,我们对所有的外资都是开放的,我们是用开放来回击逆全球化。

没有人希望看到缺少任何一个国家的全球供应链

在芯片等领域,美国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和非法断供。离开美国“自给自足”行不行?对此,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IC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表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认为,大部分没问题。

魏少军:但是你说百分之百吗?我也觉得不太现实,肯定还是有一部分对外有依赖。那么,不在中国找,是不是在世界其他范围当中找?我觉得是可能的,比如在欧洲找,在日本找,或在其他地方去找。

魏少军 资料图

如此一来,会不会发展出一个缺少某一国家的“全球供应链”?中国学者魏少军和前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科文顿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都表示,不希望看到一个“缺少任何一个国家的全球供应链”:

魏少军:可能我们再要关注的就是,是否要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全球供应链。但是,我说这非常危险,我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Timothy Stratford夏尊恩:我也不希望)。对。因为,美国如果要建立一个没有中国的全球供应链,我相信美国一定有人这么想。但是,我相信它的大公司一定是不高兴的。其实,在全球统一市场,在全球化的大背景情况下,中美之间是有共同的利益的,当然这是企业界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