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是一場萬里大突圍的戰鬥,6G是一場佔領制高點的搏擊! 

01

5G剛剛開始,

金毛獅王就叫嚷要6G早日在美國落地

2月21日,特朗普發推特:“我想要5G甚至6G的技術能儘快在美國普及。這比當前的標準要更強、更快、更智能。美國公司必須加緊努力,否則就會落後。我們沒有理由落後……”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隨即開放95千兆赫到3太赫茲頻段,供6G實驗使用。

紐約大學教授泰德·拉帕波特發表聲明:“聯邦通信委員會已經啟動了6G的競賽”。

 

這是真的嗎?我們又落後了?

5G還沒落地,網速更快的6G就會從大洋的彼岸呼嘯而來?

對於美國要搞6G,中外媒體們的反應也是很活躍。

在特朗普發推特說美國要搞6G時,連《時代》雜誌都一臉懵圈:

特朗普想要“5G”“甚至6G”的無線技術——還“越快越好”。他在說啥?(via TIME)

隨之而來,5月24日,馬斯克麾下的SpaceX得將60顆衛星發射升空,將其雄心勃勃的“星鏈(Starlink)”計劃徐徐拉開了組網序幕。

星鏈計劃於2015年提出,總計要在2025年前發射近12000顆衛星。

於是國內一幫沒頭腦或者蓄意的自媒體就開始鼓吹,美國將在太空中建立下一代寬帶網絡,繞過5G,直接升級到6G,並據此認為“6G並不遙遠”。

那麼,這個龐大的“星鏈”計劃,真的很快會跳過5G,直接到6G?

我在這裡可以毫不猶豫的負責任的說,這真特么的是要多不靠譜就有多特么的不靠譜!

 

02

星鏈(Starlink)

大概率是一個不靠譜的資本遊戲

我們仔細查閱了一下“星鏈”計劃的官方文件,得到以下數據:

“星鏈”計劃中,一顆衛星的典型覆蓋面積是353萬平方公里。

353萬平方公里,什麼?353萬平方公里?是的,不要以為我寫錯了,或者你看錯了,就是353萬平方公里。

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相當於220個北京或者大半個中國的國土面積!

▲馬斯克“星鏈”計劃衛星的高度和下傾角數據(圖源網絡)

 

OMG!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幾億人共享一顆衛星的通信通道!

到這裡,傻子都知道了,這樣的網絡速率會慢的可怕啊!

我們不少可愛的朋友還真的就那麼天真,前些日子,網上有個消息一夜之間被傳爆了。有網友發了一張圖,說自己的手機連上了馬斯克的Tintin A衛星的Wi-Fi了。

網友還煞有其事的說:馬斯克告訴它鏈接密碼是:martians,還附加了一個神秘的消息,說不要告訴別人。

可悲的是,很多了就認為自己的智能手機以後可以接入星鏈的Wi-Fi了。

這個想法就是天方夜譚。就算讓子彈多飛一會,也飛不過來的。

馬斯克的衛星使用的是Ka和Ku波段,在20GHz左右。而我們用的智能手機使用的Wi-Fi頻段分別是2.4GHz和5GHz。

首先,這是在兩條道上跑的車,他們永遠不會相遇!智能手機根本就不可能接受到來自Ka和Ku波段的電磁信號!他們之間連握手的機會都沒有!

其次,手機的Wi-Fi的全向性信號衰減很嚴重,會隨着距離變化呈平方倍衰減或者更多!2.4GHz和5GHz的信號傳不了多遠,更別指望傳遞給太空中的衛星了。

普通智能手機連接成功衛星Wi-Fi的圖片是騙人的!

由於超量的共享用戶帶來的網速慢且不談,手機還連不上衛星,那豈不是胡扯嗎?

這道也不是,“星鏈”要為地面上的手機提供上網服務,就需要在室外無遮蔽頂的空曠地,以及其密布的方式,超大量的安裝轉發器,已實現頻率的轉換,功率放大等作用。

我們再回頭來看看衛星。

12000顆衛星聽着不少,那麼我們的體驗會是什麼樣的?

我們按全世界人口1/10的來計算用戶量,也就是7億用戶,這樣算應該是很少的用戶了。現在的用戶都不止這個數!

不考慮用戶的分布不均勻,比如,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有大幾億的用戶數,這樣算的話,衛星更完蛋了。還是按平均分布算吧,這樣對大佬馬斯克還公平一點,呵呵一下。

那麼,平均每顆衛星要服務5.83萬用戶,6G的理論速率是1Tbps,平均每個用戶只能分得18kbps,這比撥號上網時代的速率還要低,你的體驗會好嗎?肯定是糟糕透頂!

要達到5G的10G的速率,考慮到信令通道等,意味着每個衛星上需要有58萬~59萬個通信單元。

見了鬼了,這怎麼可能?

所以,“星鏈”計劃就是一個情懷而已,不必當真的!

馬斯克的“星鏈”計劃的宣傳思路無非是:位置足夠高,覆蓋面積大,服務用戶多,往往打為貧窮人群提供信息自由的情懷牌,它的基本套路就是講故事、賣情懷、拉投資,稍微搞出點成果就大肆宣傳,目的是拉來更多投資。

但由於總資源有限,用戶的平均速率資源會極其微薄,這一點他們絕口不提。

 

圖片來源於互聯網

 

03  

6G存在的意義

縮小數字的鴻溝,

真正的實現萬物互聯的終極目標

工信部IMT-2020(5G)無線技術工作組組長粟欣表示:6G概念研究在今年啟動。按照過去通信發展的規律推測,6G的理論下載速度可以達到每秒1TB,預計2020年將正式開始6G研發,2030年投入商用。

我覺得這個計劃比較靠譜!

我突然想起,德雲社岳雲鵬的五環之歌了:

啊,啊,啊,5G!

你比4G多1G,

啊,啊,啊,5G!

你比6G少1G!

是什麼在推動通信體系的演進和更新換代呢?應該說主要就是兩個方面:

其一是技術的進步。這個不用詳述。

其二就是需求。很多的需求很早就提出來了,比如AR/VR、遠程醫療、實時指揮、工業控制、工業互聯網等等,從3G到4G都沒能滿足這些需求的要求,很多應用設想都必須藉助5G網絡的高傳輸速率、低延遲的性能指標來支撐。

可以這麼認為,到5G時代,絕大部分個人通信和絕大部份的需求應該都能得到很好的滿足。

輔之以IPv6,我們真的就實現了可以給地球上每一粒沙子附上一個IP地址的夢了。

萬物互聯時代在5G基本可以得到實現了。

但是,的確還有不少的需求是5G滿足不了的!這點也是不可迴避的!

5G的主要應用場景就是建立在國際通信標準組織3GPP的定義之上的:大帶寬、低延時、廣聯接。

大帶寬:下載速率理論值將達到每秒10GB,是當前4G傳輸速度的10倍。

低延時:理論延時是1ms,是4G延時的幾十分之一,基本達到准實時水平。

廣聯接:單通信小區可以連接的物聯網終端數量理論值將達到百萬級別,是4G的十倍以上。

那麼6G呢?

6G的傳輸速率較5G又要提高10倍以上,理論速率可以達到1TB,它有可能使整個有線、無線網絡結構發生革命性變化。

5G的廣鏈接在廣域分布,太空等場景上的物聯網有不少難以解決的問題。6G就有可能向更廣泛的層面、更高的空間,實現地空全覆蓋的網絡,實現真正無所不在的任意設備之間的信息傳輸,真正的萬物互聯時代。

所以,6G的意義不是速率的提高,6G的意義是真正實現萬物互聯。未來一定是5G與6G混合存在的時代。

那個時候,5G+6G形成的是一個地面無線與衛星通信集成的全連接世界。

通過將衛星通信整合到6G移動通信,實現全球無縫覆蓋,讓深處山區、遠離大陸的孤島的病人能接受遠程醫療,接受遠程教育。

展望未來,全球衛星定位系統、電信衛星系統、地球圖像衛星系統和6G地面網絡+5G網絡的聯動支持下,真正的可以實現,地、空、太空等全覆蓋網絡,它確能幫助人類準確的預測天氣、地震、火山等情況,快速應對自然災害等。

有另一句話來說,就是6G不是簡單的網絡容量和傳輸速率的突破,它更應該是縮小數字的鴻溝,真正的實現萬物互聯的終極目標。

這就是6G未來!

這就是6G的意義!

 

圖片來源於互聯網

 

04 結語

佔領6G制高點

開啟萬物互聯的新時代

Rosenworcel提到,美國現有的頻譜分配(拍賣)方式將難以勝任6G時代“對於頻譜資源的高效利用”這一訴求,6G要採用“頻譜共享”的方式。她還指出還可採用更智能、分布更強的動態頻譜共享接入技術,那就是“基於區塊鏈的動態頻譜共享”。

頻譜拍賣的分配方式之所以難以勝任6G時代“對於頻譜資源的高效利用”這一訴求,是因為它存在授權用戶獨佔頻段而造成頻譜閑置、利用不充分等問題。對於無線電頻譜這種稀缺性的戰略資源,此方式顯然不適合迎接萬物智聯時代的到來,甚至極有可能阻礙整個社會推動創新。

所謂的頻譜拍賣是指授權用戶規劃某一頻段,對外進行公開拍賣,以公開競價的方式,將該頻段的使用權轉讓給最高應價者使用。

目前頻譜拍賣廣泛採用的地區和國家主要集中在歐洲和美國。

而我國不同於絕大多數國家,採取的是分配,而非拍賣的方式來進行頻譜管理工作。也因此,我國的政府監管部門在移動通信產業發展中處於非常核心的位置。

6G我國在頻譜管理制度上又佔盡優勢!

在5G的上,我國已躋身“第一梯隊”。

幸運的是我們有華為!

不幸運的是我們只有一個華為!

未來誰先佔領6G網絡的制高點,誰就能率先開啟萬物互聯的新時代,6G的戰略意義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