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都集中到日本大阪,那裡正在召開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

大人物應該有大場面,這是我們頭腦中的概念。然而,在大阪峰會的首日,我們也看到了“小”場面:在28日上午的歡迎儀式之後,與會各國領導人討論的第一個議題就是數字經濟,題目很大,人物很大,可是他們面前的桌子很小。

各國媒體記者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創設推動數據流通的大阪框架,而是這些過於“緊湊”的會議桌。在一張小桌子後面,竟然坐着日本、中國和美國三大國領導人。

G20數位經濟的領袖特別活動會場狹小,美國總統川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擠在長桌畫面在推特引起討論。圖/G20官方提供

從照片上可以看出,桌子上只擺放了必須的幾樣東西。三位領導人彼此相互挨着,雖然還不至於摩肩擦踵,但是也絕沒有多餘的空間,稍有動作,身體就會碰到旁邊的領導人。

如果把桌子上的國家標牌和麥克風拿掉,擺上米飯和炒菜,這有沒有幾分像中國小學生吃午飯的“小飯桌”呢?

日方的這種安排引發了人們聯想:“座位安排得這麼擁擠,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圖?”

其實未必有什麼特別的意圖。這場關於數字經濟的活動很短,結束後,各國領導人就轉到另一個較寬敞的會議廳,邊享用午餐邊進行正式討論。

不過,以中國人傳統的眼光看,這樣的安排顯然不合適,總不應該讓領導人的胳膊肘彼此相碰吧。

也有人有另外的理解:日本就這樣子,小碟子小碗,小桌子小炕,跟咱們人民大會堂沒的比!都是讓窮給鬧的,我們飛速發展了三十年,日本經濟停滯了三十年。現在看出差距了吧?

日本有多窮不清楚,不過從目測看,這桌子的質量恐怕不會超過日本小學生的課桌。這一點倒是值得我們參考,以後可以觀察一下,我們的各級官方會議的會議桌,與小學生,特別是老少邊窮地區小學生的課桌相比,質量上有怎樣的差別。

日本國土小,人口密度大,在空間上總是想利用到最大限度,這是事實。有美籍華人網友說,到日本開會就是這樣,地方小,擁擠,椅子不舒服,有的會議室連窗戶都沒有。以前跟美國公司到日本開會,經常是這種情況。

僅僅是因為日本地方小嗎?加拿大倒是地方大,可是,去年6月在魁北克省小鎮拉馬爾拜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首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首相特蕾莎·梅、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小範圍會談時,會場只是兩三個沙發和一個茶几。

等到了最後磋商會議聯合公報時,氣氛不佳,空間也顯得更擁擠,默克爾與特朗普隔桌對視,安倍晉三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像是表明某種態度,又像給旁邊的人讓出空間。從狹小的房間看,怎麼也看不出加拿大是世界上領土面積第二大的國家。

不過,到了拍合影的時候,地方大了起來,因為移到室外,後面是一大片水域,不用白不用。裝飾也不是沒有,請仔細看照片下方,地面上寫着一行不注意看都會忽略掉的字:G7,2018,中間是一枚象徵加拿大的楓葉。

這種辦事風格符合加拿大人的特點,各國領導人是來開會,討論問題,不是來購房的,何必太在乎場面呢?

拉馬爾拜小鎮僅有8000多名常住居民,在加拿大人看來,這樣一個小鎮足可以接待除加拿大以外的六國領導人了。小鎮風景如畫,百姓安居樂業,我們能生活,你們就能開會。

2016年9月,G20峰會在杭州舉行,為款待與會各國來賓,主辦方推出由著名導演張藝謀執導的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響音樂會,演齣節目包括交響樂、舞蹈、越劇、古琴大提琴合奏、鋼琴獨奏等,場面宏大,美輪美奐,說驚艷世界而毫不誇張。

演出中的節目《天鵝湖》格外精彩。觀眾或許不知道,這段四小天鵝芭蕾舞選段是在水上跳,難度很高。本來芭蕾的着力點就窄,加上水面舞台濕滑,必須穿特製的舞鞋,而且穿一次就報廢了,據參加領舞的北京舞蹈學院妹子說,那些天廢掉的舞鞋,接起來也很長一串了。

相比之下,拉馬爾拜的鎮民肯定不行。即便是加拿大的多倫多或蒙特利爾有舞蹈團,他們也會考慮成本,能把拍合影的背景板的費用都省了的人,估計也會嫌這種表演太廢鞋。

由此可見,大阪峰會首日的“小飯桌”,不見得是日方的刻意安排,可能的情況是,安倍晉三和日方官員已經習慣成自然,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桌子太小,讓與會的大國領導人有些局促。

不過,務實,不搞虛頭,把會議開成討論問題的實實在在的會,這一點倒是很值得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