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很多人在拍砖山大,因为中外学生“学伴”问题。人们讲了一堆理由,以表达自己的愤怒、失望、郁闷和不解。其实,这都是表象,问题的实质在于:山大,还是棋大?

在各种声音中,有着一连串的质问:山大怎么能那样呢?我们为何会这样呢?上面为什么不这样或者那样呢?

我丝毫不怀疑质问者的良知,如同我丝毫不怀疑决策者的通盘运筹一样。在中国,基层或者中层从来不是一拍脑袋就干事情,他们的所有行动,几乎都是在仔细领会上级意图的基础上拿出来的。

山大的领导比我们蠢吗?绝对不会。如果他们比我们蠢,那今天坐在山大管事儿的就不是他们而是我们了。

就具体做法来说,任何人都会出错,比如,这次山大在就“学伴”问题致歉时说,在相关报名表格中出现“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不当选项,是因为“审核把关不严”。但是,就总体方向来说,山大对自己给予了充分肯定,即,中外学生“学伴”项目,“旨在通过中外学生互相学习,促进学业进步及文化交流”。

这里所说的文化交流就是对外文化交流,其中大学是重要环节,而就对外来说,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与非洲国家之间的交流,是重中之重。

这是国家的政策,就像现今大家耳熟能详的中非合作论坛一样,中国和非洲国家之间的密切交往已是有目共睹。吴京拍的那部让国人热血沸腾的电影《战狼》不也是把故事发生的地点放在非洲吗?

山大认为自己是在执行国家的有关政策,所以才会在致歉的同时表示,学校将对“学伴”项目进行全面评估,认真总结反思,不断改进工作,不负社会各界对山东大学的期望。

改革开放初期,外国学生来华学习的人数逐渐增加。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学生较多,其实,来自非洲国家的学生也不少。非洲国家不是很穷吗?但是,不要忘了,非洲也有高干子弟,只不过他们是黑二代、黑三代。

从前在非洲采访时,我曾和当时驻非洲某国的中国铁路专家聊过,这位资深专家说,我们当年援助非洲的铁轨质量相当好,比国内主要城市之间的铁路铁轨的质量还高。

这不是自己喝汤让别人吃肉吗?不奇怪。我们的开国领导人曾说,是非洲黑兄弟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抬这顶轿子不容易,不吃肉抬得动吗?

可是,非洲兄弟实诚,把着好东西往死里用,“小车不倒只管推”,火车能跑就跑,绝少做维护保养。结果,同时期建的国内铁路还跑得好好的,非洲兄弟的铁轨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

烂了就趴窝了?不会,因为他们身后还有强大的中国呢。

那天,正和专家聊着,门外进来一个高高胖胖的黑人,寒暄中知道他是铁路上的经理级人物。等他走了,专家对我说,这位黑人经理的儿子就在中国某交通大学留学呢,本科刚念完,接下来准备读研究生。

我问,得花多少钱?专家笑了,说,这不是问题,因为从学费到生活费都不是他爸爸出,而是我们中国出。

这样的情况很多。到中国留学的非洲留学生中,相当一部分是本国官员的子弟,把这些人吸引到中国,扶上马再送一程,等他们将来学成归国,其意义就会渐渐显示出来。

夏日灭蚊大作战,它蚊子的噩梦,

安全高效,让你拥有“默默无蚊”的夜晚

 

非洲中部国家刚果(金)矿产资源丰富,有“原料仓库”之称。于去年卸任刚果(金)总统职务的约瑟夫·卡比拉曾当政长达18年,他的父亲是该国第三任总统洛朗·卡比拉。小卡比拉1998年曾来华接受过为期半年的高级指挥培训,因此,在他的学历介绍中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一栏。

现任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也有留学中国背景,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北京大学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后在南京等地学习了军事作战和军事工程等知识。

当然,总统太高大上,与普通人不搭界,一般人在生活中能感受到中非友好,但也可能遭遇中非冲突。

1988年12月24日晚,南京河海大学举行圣诞冷餐会,招待外国留学生。会后,留学生自行举办圣诞舞会,其他学校的留学生也陆续来到河海大学,其中有人带着中国女性,却拒绝按规定进行访客登记,结果与门卫发生冲突,非洲留学生用棍棒、砖石打人,最终激怒了中国学生,双方爆发了严重冲突。

该事件当时影响很大,经多方协调最终平息,肇事者也受到惩处,但是,事件给了中国人两点警醒,一是非洲兄弟从没拿自己当外人,二是太热的脸蛋很容易被冷屁股坐扁。许多中国学生觉得自己有“保校卫女”的神圣责任,但是他们又尴尬地发现,现实中很多中国女性并没想让你“卫”,人家是主动和非洲留学生和平共处的。

非洲留学生,不单单是留学生那么简单,他们还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外方承载者。为了更大的利益,你愿不愿意把有空调的宿舍楼腾给黑兄弟呢?如果不腾,校方把你的被子褥子扔到楼道里,你能不能咽下这口气呢?

政策不是瞎制定的,其中当然有利益,但是这利益未必在现实中具体体现在你身上,相反,你可能是个买单者。

电视剧《一年又一年》中有这样一集,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崇文门菜市场进了一堆活螃蟹,但因为价格高没人买,结果活螃蟹全死光了。陈焕一家在饭桌上说起物价上涨的苦恼。陈焕爸说,老涨价心里发毛;陈焕妈说,如果再涨价,宁可不进菜市场了。一家人中,只有当工人的姐夫何大海觉悟高,他深明大义地说,只要农民兄弟能过上好日子,咱工人老大哥吃点儿亏就吃点儿亏吧,啊?

山东大学的中外学生“学伴”项目存在问题,因此校方发了致歉声明,但是这不会改变国家的总体方针,对非洲国家留学生的宏观政策也不会因为这样一个具体事件而改变。

可问题是,你有何大海那样的觉悟吗?你愿意替非洲兄弟吃点儿亏吗?从更广泛的意义说,你愿意为外国留学生或者在华外国人当这样的“工人老大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