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

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1日通過社交媒體表示,美國將從今年9月1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當天下午國際油價暴跌不止,隔夜金融市場避險情緒迅速升溫,美股尾盤快速跳水,WTI原油重挫近8%,離岸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

中美貿易戰在短時間內結束的可能性越來越弱,這是21世紀的持久戰。而中國作為一個年出口2.5萬億美元的貿易大國,當國內消費難有起色的情況下,該如何來處理當下的危機就是大難題。在這場貿易戰中,一個中國城市越來越關鍵,那就是香港。

香港對於大陸的戰略意義是全方位的,作為一個世界級的金融之都、一個世界公認的自由經濟體,一個世界認可的單獨貿易區。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會有更大價值,它是大陸對外交流、溝通、貿易的支點,如果處理得當,它可以成為中美貿易戰中的一個重要後手,成為中國撬動整個世界經濟格局的支點,為大陸的貿易布局贏得極大轉圜空間,也為中國上萬家出口企業贏得一絲機會。

2

香港在中國對外貿易中的戰略意義?

2018年中國香港地區的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接近1.2萬億美元(具體為11967.6億美元)。其中,中國香港進口的商品總額約為6275.2億美元;出口的商品總額約為5692.4億美元;2018年中國大陸的外貿總額按美元算約為4.623萬億美元。2018年香港地區的外貿總額接近中國大陸的26%。

這就是自由港的魅力,雖然香港的經濟體量不大,但它作為世界性的流量渠道,卻可以為中國的貨物進出打開一個新出口。

僅僅用GDP這個指標來評價香港很顯然過於偏頗,國內的其它任何城市都沒有辦法承擔這樣的地位,因為在歐美國家看來,唯有香港是一個中立的自由貿易區。

中國其它城市沒有“普通法”,也不可能成為全球性的金融中心。

2018年,單從出口來看,整個中國出口額接近2.5萬億美元,而香港出口額就佔了5692.4億美元,約20%。香港從內地購入約2743.6億美元商品,其中大部分是轉口,只有少部分是香港本地居民消費。這意味着香港出口的5692.4億美元中,約一半是大陸借香港通道出口到國外的。為什麼這2000多億美元商品要通過香港進行中轉貿易,這裡面值得玩味。

3

從歷史上談香港是中國的“經濟氣口”

香港藉助它的特殊身份,每次在中國經濟最艱難的時候,為這個民族留下一個“氣口”。

鴉片戰爭後,滿清政府把香港租讓給英國。晚清末年,華興會、興中會、興漢會、光復會、同盟會等等盟會要扳倒滿清政府,“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然而,革命是需要本錢的,本錢從哪來?除了內地民眾自籌,就是源於香港民眾和海外華僑,而來自海外的經費,大部分要經過香港金融系統流入內地。

七七事變後,日本全面侵華,抗日戰爭爆發。彼時香港雖屬英國管轄,香港民眾卻心繫民族安危,砸鍋賣鐵支持抗日。企業家們不僅捐獻自己的巨額財產,甚至變賣工廠支持大陸各方抗戰力量;香港婦女募集了4500多種藝術品,運至紐約、巴黎和倫敦等城市出售支持抗日。

抗戰所需資金、急缺物資三分之一以上源於海外華僑捐助。只是,這些資金和物資如何能穿過日軍炮火封鎖線到達抗日前線?只能通過香港這唯一一條國際通道。

40年前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神州大陸時,香港企業家卻大規模組團到內地投資建廠,為大陸外貿經濟和輕工業的蓬勃發展帶來了“第一桶金”

港商伍淑清創辦大陸第一家合資企業

4

1949年,為什麼沒有收回香港

1949年10月14日,解放軍解放廣州之後,所有人都以為要接着直指香港,第4野戰軍15兵團甚至已經集結在了香港與大陸的邊界,解放軍突然剎住了腳步。

十多年之後,大家才知道這一招後面的未雨綢繆。中蘇關係破裂,中國被蘇聯孤立,在國際上陷入極其被動的狀態。而就在這個時候,香港成了新中國與外部世界溝通唯一渠道了,為新中國與其他勢力溝通,緩解中國外交冰凍,架起了橋樑。原來有意識留下香港這顆暗棋,就是為日後中蘇矛盾後,中國不至於陷入孤立的狀態。通過香港的這個當時的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為新中國溝通海外關係留下一個氣孔,讓新中國能夠在此後的冷戰中,外交能夠有主動斡旋的餘地,而不是處處受制於人。

直到今天,香港作為世界性的“自由港”,也是因為它的獨立性緣故,香港可以做中國不能做的事情,外國人相信香港與中國是不同的,但無論如何,香港人畢竟是炎黃子孫,這裡的人與大陸同文同種,無論表面上多麼中立,它一定是偏向這個國度的。

所以香港180年多年來,大陸近十萬多種產品賣往香港都是零關稅。

1997年回歸至今,中國企業在香港集資的數量,最多一年集資四千多億,到今天為止總共有五六萬億。

5

2019年,貿易大戰中的“香港支點”

當下中美貿易戰硝煙瀰漫之際,香港的支點作用越發突出。貿易戰環境中的香港最關鍵的意義,在於以下四點:

香港是大陸進行國際貨物貿易的無摩擦中轉站。

目前,大陸對外最大貿易地區,排名第一的是美國,總比佔19%。排名第二的是哪個?日本?韓國?德國?俄羅斯?

不,是中國香港。

大陸對香港貿易總比佔14%。這是什麼水平呢?對日、對韓、對德三國貿易總和才勉強達到對特別行政區香港的貿易。2018年大陸有價值331億美元的通訊設備,258億美元的集成電路設備,167億美元的計算機設備出口到香港。

香港不過七百多萬人口,面積一千平方公里,撐破肚皮也消化不了大陸14%的出口。

為什麼大陸還能年年往香港出口這麼多貨物?很簡單,香港是大陸對外貿易的中轉站。雖然中國進入了WTO,但也就是僅僅進了這麼一個世界性的貿易組織,世界上還有很多更自由、更開放的貿易協定中國大陸沒有加入。甚至在WTO中,中國大陸的關稅等級,仍然是比較高的。許多發達國家對中國的進口有一定的限制,例如關稅,進口配額,而且是合法的。

而中國香港不一樣,香港作為自由港,進口除了個別產品之外是沒有關稅的,清關也極快。1986年4月23日,WTO關貿總協定確認香港作為一個單獨的關稅地區。所謂獨立關稅區,就是指儘管它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卻仍然可以決定自己的關稅水平,而香港的關稅水平,幾乎是0。作為一個獨立關稅區,它本身就是相當多國際自由貿易條約的成員,它的出口貨物,能享受到更多的配額,更加優惠的稅率。大陸的產品,先進入香港,換個包裝,打個標籤,披上一個香港的馬甲之後,再由香港出口到世界各地,一定程度上繞過部分發達國家對內地進出口的限制,減少由內地直接出口的關稅。

其中一部分甚至出口到了美國,而且巧妙地避開了貿易摩擦。也就是說,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七分之一的產品,是通過香港銷往整個世界的。香港是大陸合法合理地繞過各種貿易壁壘的透明通路。

中美貿易大戰,如果直接貿易被中止,中國可以通過香港這個渠道做更多的事情。

香港港交所是大陸企業吸收國際資本的資金池。

2018年,美國政府傳出禁止中國企業到紐交所IPO,也就是中斷了中國企業從全世界獲取資本的渠道。

放眼整個世界,能與歐美交易中心紐約、芝加哥、倫敦三巨頭抗衡的,只有東亞的香港、東京、新加坡。而香港金融體系運轉的核心,就是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imited) ,簡稱港交所。

企業決定在哪個交易所上市,募集多少資金,反映了這片地區的市場競爭力。2010年10月友邦保險在香港首次公開募股(IPO),集資1590億港元,成為港股近九年來最大新股。

2018年,港交所祭出25年來最顛覆也最具爭議的新股改革方案:允許同股不同權的公司赴港上市、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不要求盈利。改革效果立竿見影,大批新經濟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湧向香港,包括小米、美團、映客、海底撈、中國鐵塔……港交所一度出現8家公司同時敲鑼的盛況,導致現場鑼不夠使、攝影師不夠使、記者不夠使。同年,港交所以218家上市公司、2880億港元的融資額成為全球IPO市場無可爭議的雙料霸主。

在全球公開募股(IPO)市場的較量中,港交所在過去10年中有6年排名第一。為什麼港交所有這麼大的能量?

因為香港是國際商業中心,是連接國際合作項目的樞紐城市。在外資眼中,香港金融體系是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最重要、最可靠的平台。這意味着,一個近在咫尺的資金池,源源不斷地向大陸企業提供國際優質資本。

因此,香港的金融體系是大陸應對未來美國可能的金融打擊的最重要的資金池。

中美貿易大戰肯定會傷及到許多優秀企業,而這些優秀企業仍然可以通過香港這個渠道獲取國際資本。

香港是大陸吸收國際頂尖資源的入口。

美國正在把貿易戰中的對抗逐漸擴展到其它領域,最狠的招數,就是在科技、教育等領域卡住中國。最近美國先後採取了針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和訪問學者的限制措施,以及針對高科技企業的金融限制。這個時候,更需要重視香港國際自由港的地位,一旦美方採取全面制裁措施,香港將是與大陸唯一一個有緊密關係的國際城市。

香港的大學全球聞名,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等等,無論文史哲、數理化,計算機與人工智能,均在世界前列。香港可以不受阻礙地參與國際學術交流,吸收全世界的最新科技。在任何情況下,哪怕被封鎖,大陸也可源源不斷地派遣學生前往香港學習,再從香港吸納各種人才。

香港大學設計的機器人阿特拉斯

同時對於尖端科技的引進,大陸同樣可以通過香港的第三方公司迂迴達成目的。

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直接從發達國家獲取稀缺資源的通道正在縮小,香港這塊飛地,正好補足大陸短板。

香港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頭號陣地。

世界上的經濟大國,其貨幣必然也是全球通行的世界貨幣。本國貨幣成為世界貨幣,意味着可以直接印刷貨幣去購買外國產品和服務,可以避開美元直接與國際企業交易,避開美國的監管體系。

所以中國崛起,必須輔之以人民幣國際化。而人民幣國際化難度巨大,絕非只是在國外開設銀行發售人民幣那麼簡單,人民幣得有人敢用、敢收才行。那麼,從哪裡開始培養國際資本、企業使用人民幣結算的信心呢?

2004年,中國大陸開始將香港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橋頭堡,試圖將香港建設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2007年,首筆人民幣債券在港發行;2009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在港試點開展;財政部在港發行人民幣國債;2010年,簡化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2014年,滬港通開啟。

香港的金融機構陸續開辦人民幣業務,近幾年越來越多的銀行櫃面和ATM機提供人民幣存取款服務,人民幣大量地通過香港流往境外。今天的香港就是人民幣變成完全可兌換的國際貨幣的集散中心。

當特朗普政府開始對中國的銀行直接進行點名管控的情況下,香港作為人民幣的國際清算中心存在巨大意義。

6

大陸與香港要有“沉默的默契”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表示,在國家改革開放40年時間中,香港既是貢獻者,也是受惠者。大陸的穩步發展與香港也息息相關,香港甚至是未來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的關鍵一環。值此嚴峻形勢,要充分利用香港國際自由港的優勢,同時也要維護香港作為一個國際自由港的地位,不能給特朗普政府找到任何將香港開除國際貿易體系的機會,才能使香港成為中國嵌入發達國家貿易網絡的“潛望鏡”。

現在的特朗普政府和美國議會正在尋找一切機會,想要終結香港“單獨關稅區”待遇。中國的對策應該就是《基本法》里提到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才有可能在這樣的世界保持“紐倫港”的地位,也只有這樣不偏不倚地行事,才能在世界範圍內強化香港的“單獨關稅區”。

一定要相信香港,這是一個與大陸命運相連的城市,一定要相信大陸,他們希望香港這個城市變得更好,兩地精英不能因為兩地的極端情緒而影響兩者聯手,這就是“沉默的默契”。

如果某些強國真的切斷國際銀行清算體系,需要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來進行中轉支付;如果某些強國真的禁止企業在納斯達克IPO,需要一個金融中心來對接全世界的資本;如果某些世界強國真的要將貿易戰一直打下去,需要一個世界級的貿易中轉站。

香港這座城市,是中美貿易戰中的一個強力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