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香港《大公報》報道,12日,香港暴徒再次搞亂機場,重創旅遊業。育有一子的單親媽媽、導遊鄧女士慨嘆,6月中旬至8月“一個團都無”,昔日的“港澳團”變成了“澳門游”。同為導遊的何女士除了無團可接,女兒更變暴徒令她苦上加苦。

香港導遊媽媽:停工只能吃泡麵,女兒變“暴徒”苦上加苦

鄧女士(右)稱,以往6月至8月土瓜灣的店鋪都是爆棚,如今無人問津。其身旁為另一導遊何女士。圖片來源:香港《大公報》/黃洋港 攝

“一個團都無好恐怖,我無開過工(一個團都沒有好恐怖,我都沒開過工)”。每年6月至8月屬香港旅遊旺季,但今年卻因暴亂被打砸飯碗,42歲的鄧女士說6月初仍有約3000元(港幣,下同)收入,但過去一個半月無團接,手停口停,底薪歸零。

鄧女士從事導遊行業多年,坦言不容易轉行,但身為家庭的經濟支柱,除了兒子還要照顧70多歲的媽媽,樓按月供1萬,還有家庭開支:“除開燈油火蠟地租差餉,仲有水電煤。我唔食個仔都要食,仲有供書教學,我可以點?(除了開燈火蠟地租差餉,還有水電煤。我不吃我的孩子都要吃,還有上學讀書,我能怎麼辦?)”

下月兒子升讀中學,開學書本費、校服費及補習費大約要9000元。她苦笑說,上周二(8月6日)吃晚飯,兒子不停夾牛肉放進飯碗,她當場責備兒子無禮貌,但回頭細想,原來已很久沒有買肉做。

同樣任職導遊的何女士停工近2個月,她除了要面對暴亂造成無工開的硬傷害,與子女間的相處也受到嚴峻挑戰。

她訴苦說,女兒讀大學時已被“洗腦”參與非法“佔中”,現在雖已畢業並找到工作,但暴亂2個月來,女兒日日行蹤不明,早晚不見人。她知道女兒去參與了暴亂行動,“做媽媽只好用短訊提醒她注意安全”。

何女士有28年的領隊及導遊工作經驗,她表示現今沒接到一個團,猶如“被裁員”。不僅內地團不赴港,連親戚也不敢來。

她說,原定8月初有一個旅行團要赴港,“前晚在深圳集合過夜時仲好地地,翌日暴徒搞香港罷工,個團臨過關前突然話取消,30多架大巴,無一架過來(前晚在深圳集合過夜時還好好的,第二天暴徒搞香港罷工,旅行團臨過海關前突然說取消,30多輛大巴,沒有一輛過來的)”,月中至月尾還有3個團待定,現在也不知道到時候又是否會臨時取消。

她又表示,現在內地團到外國簽證容易了,出遊選擇變多,香港已非首選,若香港持續暴亂,內地客更不願來。

何女士擔心情況持續惡化下去,身邊幾名旅遊巴士司機已改為開出租車,她現在到茶餐廳做兼職,應付月租9000元的房子,又要節省開支,大熱天也需減少開空調,“每日都只是吃灣仔碼頭或者杯麵,有時一日一餐就算(每天只吃灣仔碼頭或者泡麵,有時更是一天一餐)”。

生活的苦尚可忍耐,但女兒變了暴徒,令這名無收入的導遊媽媽苦上加苦,何女士感嘆說,“個女系‘黃絲’,六月起唔多同佢傾偈,一傾就吵(女兒是‘黃絲’,六月起就很少與她聊天了,一聊就吵)”,有時候看新聞,見女兒準備開門都會即刻關掉電視。

6月某次與女兒外出吃飯,“我提起近期事情,她就非常激動”,當時擔心影響旁邊食客便沒有再繼續說。

她感慨女兒以前不是這樣的,非法“佔中”那年女兒剛好在讀書,加入學生會後性格變得偏激,母女倆關係開始轉差,但女兒礙於當時在學,經濟仍依賴母親,還未敢太放任,如今女兒有工作有收入,變得更獨斷獨行,隨時說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