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此人(黎智英)的集團出現在香港後,我認識的香港已變得不是我們從前認識的(樣子)了!”

|作者:二水

太解氣了!

前幾天,原籍廣東順德的亂港頭目、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因無視暴徒借“和平遊行”發動暴亂、帶頭遊行、為暴徒施暴提供掩護等行為,被順德黎氏剔出族譜、斥為“逆子”。

香港市民自發聚集到黎智英的門前抗議。

網傳的聲明中提到,黎智英是廣東順德黎氏始祖文卿公第28世裔孫。“黎氏列祖列宗在上:今黎氏逆子智英,禍亂中國香港,黎氏蒙羞,故開祠堂,祭先人,剔除出族譜,之後智英此人一切行事與順德黎氏無關!”

該聲明一出,引得一眾網友拍手叫好!更有網民揶揄黎智英,如今雖被剔除族譜,“肥佬黎(黎智英外號)”可能會更加高興,因為可以“名正言順”到美國“認親認戚”。

這個黎智英究竟是何人,為何如此令人憎惡?

“反港”動作頻繁

在香港,黎智英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主教陳日君因多次參與或策劃反港活動,被人們稱為“禍港四人幫”。

從左至右分別為李柱銘、陳日君、陳方安生和黎智英。

這四人中,黎智英最為活躍。早年間,他聘用前美國中情局特工馬克·西蒙做助理,更通過馬克多次與美國方面接觸。

據港媒披露,馬克本人是美國共和黨黨員,更是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他畢業於“外交官搖籃”喬治敦大學,父親是美國政府部門的官員。大學畢業後,馬克曾服役於美國海軍情報部門,退役之後,輾轉來到香港從商,“自然而然地搭上了黎智英”。

從2003年開始,黎智英多次為美國政黨提供“捐款”,全由馬克代辦。光是2008年期間,黎智英就先後3次捐款給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顯而易見,美國政治勢力與黎智英有無法說清的關係,說黎智英是美英在港的“代理人”,一點也不為過。

黎智英和助手馬克(右)

就在上個月,黎智英在美國先後與美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及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見面。他公然要求美國政府干涉中國內政,狂妄揚言美國應制裁參與“打壓”行動的香港特區及中國內地官員以及他們的子女、家人及財產。

黎智英和美國副總統彭斯(右)會面。

偷渡客成服裝大王

現如今的黎智英完全是香港頭號亂港分子,而很多人還不知道,他當初是通過偷渡去的香港。

據公開資料報道,出生於廣東的黎智英,小時候家境貧困,只能到車站幫人扛行李賺生活費。一天,一位港商給了他一塊巧克力。巧克力的甜蜜味道讓他覺得那是人間最美味的食物,而巧克力來自香港,香港也必是人間天堂。

於是,在12歲那年,黎智英隻身一人,攜帶1元港幣偷渡到了香港。

偷渡客的身份讓他從小受盡了白眼和歧視,只能靠做童工養活自己。

做童工時,黎智英認識了一位看倉庫的退休英文老師。在這位老師的幫助下,沒上過學的黎智英開始自學英語。沒過多久,其英文水平突飛猛進,甚至能假裝ABC了。

由此,黎智英過上了與以往不同的人生。很快,他找到了一份工作,並在後來成為一名經理。

1973年,香港股市遭受股災重創,黎智英在此時將省吃儉用攢下的7000元港幣投進股市,沒想到,一年之後就賺了25萬。這筆錢在日後成為他創業的第一桶金。

1981年,黎智英在香港創辦了“佐丹奴”服裝公司。

佐丹奴

一開始,黎智英想將“佐丹奴”打造成高端服裝品牌,還花重金請來了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的兒子為品牌造勢。可人們對此並不買賬,再加上前期的巨額宣傳費,令佐丹奴虧損慘重。

黎智英見狀,果斷放棄原來的定位,改推平價又大眾化的便裝和T恤,他還到客流量旺盛的地區尋找起鋪位。幾個月後,“佐丹奴”迅速成為香港街知巷聞的大眾服裝連鎖店,還一度火到內地。

“佐丹奴”的成功,讓黎智英成為香港知名的服裝大王。不過,他的野心可不止於此。1990年,42歲的黎智英將營業額高達16億元的“佐丹奴”股份全部售出,創辦了《壹周刊》和壹傳媒集團,轉做“傳媒大亨”。

一個“毒蘋果毒害了幾代香港人

香港歌手譚詠麟曾發微博說:“自從此人(黎智英)的集團出現在香港後,我認識的香港已變得不是我們從前認識的(樣子)了!”譚詠麟所說的“集團”,正是黎智英創辦的壹傳媒集團。

在黎智英的眼中,“嘩眾取寵”的重要性遠超過“實事求是”。

為了讓《壹周刊》在眾多港媒中佔有一席之地,黎智英採用了走偏門的方式:滿版儘是誇張的標題、聳動的圖片,以及不設下限的內容。如此一來,《壹周刊》迅速打開銷路,佔據了周刊市場的大部分江山。後來,黎智英更是將“只要是讀者要的我們就給”“沒人性才能做傳媒”作為辦報的“名言”。

1995年,黎智英又推出《蘋果日報》。按他的意思,取名“蘋果”是因為“假如夏娃當初不是咬了禁果一口,世上就沒有罪惡,也沒有是非,當然也不會有新聞”。

但“是非”並不是“新聞”。身為傳媒大亨的黎智英,沒有一點新聞人的職業操守,任憑《蘋果日報》和《壹周刊》搬弄是非。比如以偷拍名人私生活聞名的香港狗仔,就是黎智英一手培養起來的。

在創建壹傳媒集團初期,黎智英打造了一批以“其他放兩邊,緋聞擺中間”為真理的娛樂狗仔隊。他喜歡讓這些狗仔跟蹤明星藝人,多搞八卦,渲染色情。

為了搶市井新聞,《蘋果日報》內部有一支“現場隊伍”,他們配備了無線電監聽機器、高清照相機等設備,一旦監聽到警察的無線通報後,立即奔赴現場,只為“務必比警察更早到”,可以拍到第一手、未經破壞的現場畫面。而這些兇殺、車禍等流血鏡頭,通常會成為《蘋果日報》的頭條新聞。

狗仔們不僅拍明星,不少政商名流也常成為他們的跟拍對象。結果,名人的隱私成為老百姓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話題。為了銷量,其他媒體也競相跟風,“狗仔隊”風潮開始席捲香港。狗仔所到之處,明星毫無隱私可言,被逼無奈的明星們只能上街抗議。

不僅如此,《蘋果日報》在內容方面更是毫無底限。據《南方人物周刊》報道,《蘋果日報》著名的風月版“豪情夜生活”曾引起非常大的爭議。記者通過探訪香港的各種色情場所,在報紙上告訴讀者,哪裡的性工作者比較漂亮、服務品質如何、價錢多少、怎麼找她們……

除了以“腥膻色”新聞博眼球,黎智英還處處針對香港富商李嘉誠。

2008年汶川大地震,李嘉誠捐出1.5億港幣救災,卻被《蘋果日報》公然譏諷,甚至用“天譴”詛咒地震罹難者;2012年,《壹周刊》捏造謠言,稱李嘉誠的心臟不好,長實集團迅速澄清;2013年,黎智英又配合工黨主席李卓人及激進分子在中環沖入李嘉誠的公司總部……

幾次操作下來,黎智英成了李嘉誠最痛恨的人。在有關人士看來,黎智英這些行為,針對的不僅是李嘉誠,更是在損害香港社會的安定繁榮。

徹頭徹尾的“賣國賊”

如果說黎智英創辦的壹傳媒集團禍害了香港的整個傳媒生態,那他多年來針對香港特區及中央政府的行為,則是別有用心!

上世紀80年代末,黎智英就參與到了政治中。他利用自己是服裝大王的身份,為暴亂分子免費提供了20萬份標語T恤。此外,他還曾多次被曝出為反派勢力貢獻政治“黑金”,數目高達數十億港幣,是反對派中有名的“金主”。

除了明目張胆的政治捐款,黎智英還借旗下的傳媒刊物散播煽動言論,鼓動極端違法行為。

據《大公報》稱,香港回歸以來,每當政壇風起雲湧或到了關鍵時刻,都能看到壹傳媒為反對派搖旗吶喊。在反對派發動遊行前夕,《蘋果日報》勢必會連篇累牘地動員港人上街,不僅詳列遊行時間和路線圖,更會明列遊行口號與訴求,以及說明遊行期間的各種注意事項等,“完全是示威抗議活動的組織者和領導者”。

2014年,香港某反對派組織策劃全港大遊行。黎智英得知後,馬上捐款25萬港幣,該組織立即視他為“大佬”,並定期向他的助手馬克報告活動進展。他還幫助該組織在《蘋果日報》及壹傳媒網絡等渠道刊登遊行廣告,進行推廣安排。

從報紙到網絡,黎智英出錢出力,製造影響力,旨在利用年輕人,妄圖一夜變天。

最終,這場大規模的違法活動以失敗收場,卻在香港埋下了“港獨”種子,一直禍延至今。

近一個月,香港青年們在遊行時頻繁做出過激行為,黎智英卻在《蘋果日報》上發聲援文:“年輕人,我們風雨同路。”老謀深算的“黎智英們”正是抓住了年輕人天真、輕信、衝動、盲從的特點,將他們作為討好英美國家的“政治燃料”。

上周,香港年輕人被煽動到油尖旺地區發動暴亂,造成不少人受傷。而“禍港四人幫”卻在同一時間與一名神秘美國男子舉行“慶功宴”,席間黎智英曾大聲說:“Welcome to HK and well done with the situation!(歡迎來香港,現在局勢很好!)”

此事被曝光後,網友紛紛怒罵黎智英等人是在“吃後生仔(香港年輕人)血饅頭”!

原來,該“禍港四人幫”的子女們無一人參與上街遊行。黎智英家人,除了其尚未成年的小兒子,其餘七人──前妻所生的兩子一女、現任妻子妻子及其所生的兩子一女,均持有英國護照,目前孩子們均在英美等國家讀書或發展;李柱銘的獨子李祖詒早在12歲時就赴英國讀書,畢業後返港子承父業成為大律師;至於陳方安生一家三代都是“英國精英”,其長女畢業於英國愛丁堡大學,兒子畢業於倫敦大學,兩名孫女亦在英國讀書。

香港《文匯報》披露,黎智英一家七本英國護照。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屠海鳴曾發表評論稱,亂港頭目心裡非常清楚,自己做的是缺德事、違法事、骯髒事,不能讓自己“社會精英”“未來之星”的子女參與。香港若是這樣亂下去,不僅對其子女們毫髮無損,一旦亂港派頭目亂中得利,子女們倒是可以繼承“祖業”,更顯其富足與尊貴。

也難怪黎智英會在美國講出“為美國而戰”一話,這種讓自己家孩子走開,用別人家孩子當“政治燃料”“炮灰”的做法,何其險惡!

為了一己私利甘願充當外國勢力反中亂港的政治工具,搖尾乞憐、引狼入室,這種醜惡嘴臉和卑劣行徑為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所不齒。這些民族敗類和香港罪人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而那顆“毒蘋果”害人害己,終將讓自己斷送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