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名顶尖人才,清一色的博士,年薪从89.6万到201万不等。
 
7月底,由任正非签发的华为总裁办邮件,决定对钟钊等8名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年薪制。应届生能拿到百万年薪,这事还真不多见。
 
一时之间,华为的大手笔,激起了群众对中国博士、科研人员等高端人才薪酬水平的好奇:高端人才到底值多少钱?
低薪高能 奉献终生
1961年,在南京工学院攻读无线电专业的倪光南,以5年全5分的成绩完成了大学的全部课程。学业优秀的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一个月也不过领几十块的工资。
 
1981年8月,42岁的倪光南应邀到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RC)工作,担任访问研究员。从改革开放刚起步的中国,飞到富饶的北美大陆,倪光南的收入也有了质的飞跃。
倪光南
 
在那里,他一年可以领到4.3万加元的高额薪水,按官方汇率相当于国内工资的70倍,在加拿大也属于前5%的高收入人群。
 
第一个月发工资时,倪光南把三分之一的钱寄回家。面对这笔“巨款”,他的老婆都不敢一个人去取,后来还是在亲朋好友的陪同下,才到邮局取回这笔上千元的“巨款”。
 
1983年5月,倪光南放弃高薪留任加拿大工作的机会回国,工资再次恢复原状。
这种“清贫”的现象,直到第2年中科院计算研究所为转化科技成果,投资20万元人民币成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公司(联想集团前身)才有所改变。
倪光南(右)和柳传志创立联想
 
并不只是倪光南,在那个特殊年代,放弃高薪回国是众多科研工作者和高端人才的优先选择。
 
前有“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冲破艰难险阻,回到祖国怀抱;后有“天眼之父”南仁东放弃国外60倍薪水,归国铸就中国FAST望远镜。
 
钱学森归国
 
坐得住冷板凳、过清贫生活,成为中国舆论对高端人才的苛求。

尖端岗位 英才难觅

 
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因病逝世。
这位昔日的吉林省理科状元,一生清贫,终其一生专注于射电天体物理领域。在贵州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他为中国留下了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天眼”。
南仁东
 
令人唏嘘的是,南仁东逝世第二年便传出“中国天眼10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的新闻。
 
在媒体报道中,不难发现为何没人愿意应聘加入这一项目。
根据报道以及“天眼”望远镜以往发布的招聘说明,一些岗位要求硕士甚至博士学历,有的还要求熟练掌握C、Python等编程语言,这些工种的市场行情很多都是数十万元年薪起步。
 
而这样一份需要长期呆在大山之中,“与世隔绝”的工作,连补贴加年终奖,只有区区10万块。
 
“天眼”10万年薪找不到人
 
此外,这份工作要求能长期在贵州黔南州平潭县工作,上夜班三班倒,而且还是人才派遣,没有编制。
这份工作不能带手机,只能通过电脑和外界交流。如此严苛的条件和糟糕的待遇,让不少高素质人才望而却步。
 
有人对比了国际主流射电望远镜和天眼FAST望远镜的平均待遇。位于美国的“偏远地区”波多黎各,仅次于“天眼”的世界第二大射电望远镜阿雷西博天文台,全学历平均待遇约年薪7万美元,合约50万元人民币,比FAST项目高了一个量级。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天眼”工程招不到人。
 
这并不只是FAST天眼项目的个例,其实也是当前科研院校的一个缩影。相对低廉的薪水,往往留不住高端人才。
中国天眼
不是所有的高端人才和科研工作者,都能像南仁东这般不在乎物质奖励。绝大部分的科研工作者都是普通人,他们可以忍受一时的困顿,但却忍受不了没有盼头的一生清贫。
 
毕竟,纵然是高端人才,也要面临养家糊口的现实难题。
 
高校和科研机构极低的薪水、相对一般的生活条件,让越来越多的高端人才选择加入企业。
 
房地产公司高薪挖人
 
高端人才逐渐对科研机构失去兴趣的同时,民营企业却用高额的薪水、丰厚的待遇,疯狂地吸纳高端人才以及科研工作者的加入。
 
2013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一场高尔夫球赛的间隙,58岁的杨国强与平安董事长马明哲不期而遇。
杨国强
 
面对业内最受追捧的保险公司掌门人,态度谦逊的杨国强向其同龄人问了一个管理问题:
 
 “你管理平安万亿资产,有什么秘方?”
 
对此,向来低调的马明哲回应称:
“我能有什么秘方,就是用优秀的人。我这有很多年薪千万的人。”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高尔夫球赛归来,杨国强对时任碧桂园人力资源总经理彭志斌下达命令:
“我给你30个亿,你去给我找300个人来。”
 
300人分享30个亿,也就是说,每个人可以享受千万年薪。
 
在杨国强的亲自督导下,碧桂园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高端人才引进计划。
 
同年,中海集团董事朱荣斌接受杨国强邀请,出任碧桂园执行董事及联席总裁,两年后他的年薪达到了553.6万元。
 
2014年,中海、中建集团背景出身的吴建斌加入碧桂园,出任碧桂园首席财务官,2015年年薪为619.5万元。
 
要知道,当时杨国福的女儿、贵为碧桂园董事局副主席的杨惠妍,年薪也不过603.5万元。
 
而到了2016年,碧桂园集团副总裁、江苏区域总裁刘森峰,则成为碧桂园第一位年收入过亿元的区域总裁。
 
刘森峰年入过亿
 
至此,碧桂园一跃成为房地产圈子内拥有博士人数最多的地产商。
 
优质人才的加入,给碧桂园带来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2011年至2016年年间,碧桂园的业绩规模成倍增长。2011年432亿元,2012年476亿元,2013年1060亿元,2014年1288亿元,2015年1402亿元,2016年3088.4亿元,如此惊人的增长速度,让业界为之震惊。
 
2011年,碧桂园还是个偏居一隅的中小型家族企业,年度销售规模仅为329亿元。而到了2016年,碧桂园就跻身中国房企三甲,销售额达到3088.4亿元,仅次于3733.7亿元的恒大和3647.7亿元的万科。
 
尝到甜头的杨国强再没有停下来,此后碧桂园在高端人才的引进上,不遗余力。
 
海量的人才也在推动碧桂园的成长。2018年碧桂园全年销售额高达7287亿,坐稳房地产行业老大的宝座。
这其中,高端人才功不可没。
 
华为钟情博士
 
热衷博士似乎是广东企业的常态。身居顺德的杨国福“30亿招300个人”,而地处深圳的任正非则开启了“百万年薪招应届生”的浪潮。
 
任正非重视人才在业界是人尽皆知。
 
为了最大程度地网罗最出色的人才,华为每年都会投入大量的专职人员搞博士招聘,任正非也曾亲自出场,对博士人员进行面试招纳。而身为华为CFO的孟晚舟,更是多次出现在清华、北大、电子科大等高校人才招聘场合。
任正非,图片:新华社
 
今年4月份,任正非亲赴俄罗斯物色高端人才。在那里,他相中了3名曾获得全世界计算机大赛冠军的本科生,并给他们定下了1500万卢布的薪水,相当于人民币162万。
 
拿下冠军队伍的3名成员后,爱才惜才的任正非还不满足,又把这个世界级竞赛的“榜眼”、“探花”都招进了华为,充实华为的人才梯队。
 
而在今年6月20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EMT一次会议中透露说,今年华为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2020年再计划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天才少年。
 
正当众人好奇华为要如何搞定这些人才时,7月底,华为便向全社会展示了其吸纳人才的手段:
 
给钱!
 
在7月份公布的华为总裁办邮件中,华为高薪招募的8名博士,年薪最高的是钟钊和秦通,薪酬最高可达201万。
8名博士的薪资,图:每日经济新闻
 
钟钊为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博士。在国内,中科院自动化所在AI领域所向披靡,而他本人更是师从国内AI领域的超级大牛刘成林。
秦通则为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博士生,曾获得IEEE IROS 2018最佳学生论文奖。
两人的过人之处,可见一斑。
 
按照任正非自己的说法,招聘“天才少年”,“是希望他们像‘泥鳅’一样,钻活华为的组织,激活华为的队伍。”
 
华为推出鸿蒙操作系统
 
春播秋收,任正非多年对高端人才的引进,也是带动华为飞跃发展的重要因素。2018年,华为销售收入为7212亿元,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净利润则高达593亿元,同比增长25.1%。
 
在女儿孟晚舟被捕、华为被美国制裁的艰难情势下,任正非带领华为逆势而上,其底气便是海量的“高端人才”。
 
结语
 
1983年5月27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北京市政府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学位授予大会。
 
来自中科院研究院、中国科技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和山东大学的18名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首批“土博士”。
 
首批博士学位授予仪式
拿到第“10001”号博士学位证书的,是后来任教于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马中骐。
 
为了树立“国产”博士的声誉,中国高校倾注了最为顶尖的学术资源。
 
30多年过去,国产博士稀缺的状况已经有所扭转,但博士这种高端人才仍然是“稀有动物”。
 
从横向角度来比较,2019年中国应届高校毕业生的人数高达834万,也就是说,除了5万博士以外,其余近830万应届毕业生均为硕士或本科学历。
 
从纵向时间线来看,从1983年第1批博士毕业至今,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总共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也不过80万人。
 
如此一比较,不难看出博士的含金量,将博士视为“掌上明珠”也就不为过了。
 
“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
2004年,葛优在电影《天下无贼》中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而如今,中国的人才终于等来了可以大展拳脚、被珍惜对待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