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01

从山东农村少年到美国的“芭蕾舞王子”

1984年圣诞节前夕,两位山东青岛的农民夫妇坐在美国政府安排的专车上,从机场一路由警车开道,直奔休斯顿剧场。为了等待他们,今晚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的演出大幕特意延迟了20多分钟拉开。这对农民夫妇一进入剧场,全场掌声雷动,两人紧张而兴奋地望向舞台中央,那里,众多演员簇拥着的“芭蕾王子”,正是他们多年未见的儿子……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这是一个关于叛逃的“野心家”的故事,这更是一个命运被安排的故事。

1972年,中国山东青岛一个农村里,有一位叫做李存信的少年,那一年他11岁。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李存信的童年是在贫穷、饥饿中度过。尽管父母每日辛勤工作,依然无法让家中的孩子吃上饱饭,每天只能以红薯充饥。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对红薯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饥饿年代,大米和白面只有过年过节才吃得上,不挑土地又十分高产的红薯就成了人们救命的口粮,可顿顿红薯导致的胃灼热、反酸也时常折磨着小小的李存信。

除了表现得比同龄孩子更能吃苦,更能忍耐,李存信的身上看不到其他优点,如果不是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或许今天依旧像父辈一样,走不出贫困的山村。

那天,正在上课的李存信,遇到了北京一所艺术院校的人,这些人是来寻找“可以培养的艺术苗子”,老师把李存信推荐了上去。经过一番政审,李存信的出身很好,属于三代贫农,就这样,他通过了审核。在全村人的欢送中,从未走出小山村的李存信来到了北京舞蹈学院进行学习。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带着全村的希望,李存信比其他孩子更加刻苦练习,每天晚上别人休息了,他依然在给自己加练,他心里清楚,只有成为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彻底走出山村,留在北京。

那时的北京舞蹈学院,和其他几个艺术院校合并在一起,被称为“中央五七艺校”,在那个年代,艺术不仅仅是艺术,如果有人只追求艺术而忘记了艺术的目的,是会受到批判的。

有一次,一位非常与地位的女领导来学校观看李存信和同学们的演出,看完之后,这位女领导非常严肃地提出了批评。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她认为,这样的演出只有艺术性而没有政治教育性。

“无产阶级的艺术,要为无产阶级服务,要有革命性,这个节目的革命性在哪里,我没有看到,这说明,出这些节目的同志在思想觉悟上,没有跟紧社会形势,现在外面的形势热火朝天,而你们还在这里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不久之后,编导这台节目的老师被抓了起来,罪名是“反革命”。李存信每天排练的舞蹈节目,也加入了更多“革命元素”,在古典优雅的芭蕾舞剧中,穿插了刚劲有力的动作,每个演员的表情都仿佛上战场一般视死如归。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李存信当时以为,这是艺术紧跟时代的创新,是人民需要的艺术。直到他看到有位老师看着舞台默默流泪,并送给他一盒苏联著名芭蕾舞者巴瑞辛尼科夫的录像带。看完之后,李存信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芭蕾舞艺术,而自己现在每天跳的,简直就是对这门艺术的侮辱。

于是,白天跟着大家练完“革命芭蕾”,晚上他偷偷地跟着录像带练习真正的芭蕾,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在舞台上尽情挥洒这门艺术的美。

02

“这就是自由的代价”

1979年,李存信的命运再一次被改变。因为专业能力突出,他被上级选派为第一批赴美留学生,前往美国学习芭蕾舞。

仿佛如年少时离开青岛去北京的场景一样,学校的师生都来送别,有位老师还给了李存信一罐可口可乐,那是他对西方物质文化的第一次体验。

当李存信穿着从文化部借来的不合身的西装,踏上了美国国土,西方物质文化的冲击扑面而来,令他头晕目眩。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但更令他一时无法接受的,是有一次,一位美国同学跟他聊天,当中表达了对时任总统杰米.卡特的不满,并直言“他不是个好总统”。把李存信吓了一跳,连忙示意同学噤声:“你不怕别人听到你这样说吗”?同学一脸惊诧地看着他,当同学告诉他,正在竞选下任总统的里根,以前是个好莱坞演员的时候,轮到李存信一脸惊诧了,他实在无法理解。

经过在美国一年的生活学习,李存信认识到了芭蕾舞艺术真正的魅力所在。而且,资本主义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不断冲击着李存信的心灵。

在来美国之前,他所受的教育告诉他,美国人民的生活是如何水深火热,可来到这里才发现,美国是如此得繁荣。

他原有的信仰动摇了,他想要留在美国,过更富裕的生活,跳更喜欢的舞蹈。

为了留在美国,李存信在离回国日期还有三天的时候,与一位相识不久的美国姑娘伊丽莎白登记结婚。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在今天看来,这样的跨国婚姻再普通不过,但是在当时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当李存信带着伊丽莎白去中国领事馆办理回国签证的时候,领事馆的张领事再三劝说他回国。

“我们最没有想到会出这样事情的人居然是你”,张领事说:“存信,为了你自己的前途,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回不回中国?”

在出国之前,李存信通过了严格的政审,他三代贫农的出身和表现出来的坚定正确的思想意识,让他通过了审核,拿到了前往美国的资格。如今他却第一个“叛逃”了,这让一干推荐他的人怎么办?

李存信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这一次,他要自己掌控命运。

张领事见劝说无效,命人将李存信看管起来,消息传出,上百名记者赶到领事馆门前,新闻震动了中美两国,直到双方高级领导人通话之后,李存信才走出了领事馆,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此后,李存信应聘到休斯顿歌舞团,得到了芭蕾舞独舞的职位,事业和名声都开始蒸蒸日上。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就在他得到了“芭蕾舞王子”、“世界十大优秀芭蕾舞演员之一”等各类荣誉、奖项之后,却做了一件“过河拆桥”的事情,和妻子伊丽莎白离婚。

因为留在美国,李存信还长期失去了与中国的联系,他曾以为,这辈子永远见不到父母了。除了1984年,由美国政府邀请他的父母来休斯顿看过他一次,长达九年的时间内,他被禁止回国,不能与家人联系。

他曾跟人说:“这就是自由的代价”。

随着中国社会越来越开放,自由的代价也开始不用如此巨大。

1988年,国家终于允许这位“叛逃者”回国了。他带着第二任妻子玛丽和和三个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山东青岛的那个小山村。

当年送别他去北京学舞的乡亲们,这一次又全体出动,敲锣打鼓,鞭炮齐鸣,迎接这位家乡的骄傲。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除了乡亲们,还有李存信当年的启蒙老师也来了,老师拉着李存信的手,说做梦都想看李存信跳舞,于是,在自己门口的空地上,李存信和妻子玛丽为大家献上了一曲芭蕾。这既是对乡亲们、老师的感谢,也是对祖国原谅他“叛逃”行为的感谢。

后悔的华人芭蕾舞王子: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不会留在美国

03

“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

我就不会留在美国”

如今的李存信,已经和家人搬到了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昆士兰芭蕾舞团的团长,并且在业余时间学习金融知识,成为了一家股票公司的基金经理,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看完李存信的故事,我们能感受到的是,一个人的命运如果一直被别人安排,那么活得会有多可怕。

李存信是时代的幸运儿,从一个小山村吃不饱饭的孩子,被选去北京学习舞蹈,还曾经给重要领导演出过,后来,又被选为第一批公派美国的留学生,成就了他“芭蕾舞王子”的声誉。

按理来说,他应该感谢命运,感谢国家对他的培养,学成之后立即回国,但是,他渴望更丰富的物质生活,更自由的艺术追求,作为一个普通人,想要这些并没有什么错。更重要的是,他想要自己安排命运,而不是等着别人叫他做什么,安排他去什么岗位,跳什么样的舞蹈。

从这一点来说,李存信也是时代的受害者,从小就被安排着练习,给领导们跳舞,让他演战士就演战士,让他演英雄就演英雄……可他并不是英雄,他不想做一颗螺丝钉、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李存信在美国期间,也见到了许多艺术家滞留美国不归,甚至冒着风险脱团逃跑。为了达成目的,他们不惜用了一些很不光彩的手段,比如编造谎言,比如“过河拆桥”,像李存信,就是在美国站稳脚跟后,就和帮助他拿到身份的妻子离婚。

这是人性在时代、制度下的丑陋一面,也是时代和制度的悲哀。

放在今天,一位艺术家想要留在哪里跳舞,想要选择什么国籍,都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根本不用去做这些艰难的抵抗。

艺术是无国界的,艺术更是超越政治的。

为了弥补对心中对祖国的感恩和亏欠,李存信这些年一听到国内受灾,也积极捐款做慈善,并且不停地发表爱国的言论。

他曾说:“现在祖国的变化太大了,如果当时中国这么好,我一定不会留在美国”。

  

更多  重磅!川普签字了,生娃将不再自动获得美国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