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近月有關《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示威浪潮持續。多間大型香港公司和地產發展商先後在當地報章刊登廣告,讉責示威者的暴力。其中,退休商人李嘉誠周五(8月16日)在多份報章刊登廣告,同樣呼籲要停止暴力,卻引起外界不同解讀。

其中一款廣告以“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作為下款,寫着:“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另外一款廣告寫有“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圖中有表示“禁止暴力”的插圖,頂端印上“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字樣,中間兩邊寫着“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等字眼。廣告同樣以“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作為下款。

一些網絡評論留意到,把這數句話最尾的字拼起來,就形成這句句子:“因果由國,容港治己,義憤民誠”。但網絡同時流傳另外一種解讀方法,把每個句子最後兩個字串連起來,句子變成:自由中國、包容香港、法治自己。

至於“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李嘉誠在2016年旺角騷亂之後也曾經說過這句話,當時用來勸戒港人即使對政府有不滿,也應從香港大局利益出發,不要傷害香港。但香港媒體留意到這句話出自唐代《黃台瓜辭》,勸告武則天不要把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認為受眾可能是特首林鄭月娥。

長和拒絕評論

李嘉誠去年退休後,仍然擔任長江和記實業資深顧問。長和以書面回應BBC中文查詢時說,李嘉誠認為香港年輕人給政府的聲音和訊息“震耳欲聾”,政府也在儘力研究解決方案。李嘉誠又認為投資青年就是投資未來,但希望青年“不要讓今天的激情成為明天的遺憾”。

BBC中文就兩種解讀方式向長和查詢,對方回應指“沒有評論”。

中國網友周五早上利用“李嘉誠發聲”為微博標籤,討論這些廣告,成為最熱門話題。留言大多批評廣告內容模梭兩可,“兩頭都不得罪”,形容這種做法“火上澆油”。部份讚賞廣告的留言認為,批評者不應用“自己那點小格局去惡意揣摩別人”。

但是廣告被認為是“藏尾詩”後,“李嘉誠發聲”標籤被微博封鎖,無法搜索。

李嘉诚发声在微博上成为敏感标签,无法搜索。

“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初時,商界大多抱有保留態度,主要是因為不信任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不希望被引渡到當地法庭受審。林鄭月娥之後修改建議,把逃稅等一些與商業有關的罪行剔出可引渡的範圍。

她6月宣布暫緩修例,但並未能停止示威浪潮,示威者要求她要正式撤回修例,無條件釋放所有因為參加示威被捕的人,示威行動更多次演變成嚴重警民衝突,造成多人受傷,至今最少700人被捕。

一些示威者一度在香港機場發起示威,癱瘓機場,令多班航班取消。

連串示威已經開始對香港旅遊及零售業等造成影響,未來可能會陷入衰退,香港政府推出191億港元紓困措施。

商界對示威升級表達憂慮,多個地產商、香港總商會、美國商會等也發聲明譴責暴力示威升級,但香港總商會亦發過聲明,要求政府聽從民意,撤回條例及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8月7日在深圳召開座談會,與數百名香港建制派代表見面。張曉明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壓倒一切的任務”,而“愛國愛港力量要發揮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中流砥柱的作用”。

觀察人士認為,這次座談會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團結建制派,令商界歸隊。

多個香港建制派團體和香港公司在張曉明的座談會後,先後在報章刊登廣告表達對香港政府的支持,包括多個親中商會。

多間公司及商會,包括英資公司怡和在《大公報》刊登廣告,指出暴力行為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為香港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新民周刊:李嘉誠,你為什麼不更堅決點

李嘉誠和香港的房地產大佬們,該如何讓渡,又該如何真正啟動香港的再次發展,令這座東方之珠融入粵港澳大灣區,令香港的年輕人更有奔頭,可以說,他該做的事,比包版面登廣告要多得多。

“終於”,這詞是不少媒體看到李嘉誠打廣告時,所用標題中的一個詞。

“李嘉誠終於發聲”“李嘉誠終於表態”“李嘉誠終於打廣告”……

原來,今天(8月16日),李嘉誠首次就香港局勢發表看法。

1

李嘉誠並沒有發表文章,也沒有接受採訪,而是以包下香港多家報紙頭版,刊登整版廣告的形式發表自己的看法,落款則為“一個香港市民”。在笑飲看來,作為香港首屈一指的有錢人,他選擇於8月16日發聲,還是有他的道理的。這也難怪有些媒體評價他的發聲,用了“終於”二字。回看2015年,當李嘉誠從內地撤資的傳聞甚囂塵上時,《人民日報》曾經發表過一篇評論——《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那篇文章中有一段話,令人記憶深刻——“資本沒有國界,但商人有祖國。相信包容開放的中國,會為更多商人留一份溫情,不僅會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來容納他們,更會以超越金錢的胸懷來溫暖他們。”笑飲感覺,對如今的李嘉誠來說,這句話仍然適用。儘管李嘉誠的發聲,是“終於”才來的,但對他包下版面刊登廣告,反對暴力的態度,我們自然樂見。

2

儘管是包下多家媒體的版面,但李嘉誠的廣告卻有兩種版本。笑飲感覺,商人儘管深知“人情練達即文章”,但香港的政治問題,絕非一場買賣!這一點,還希望以李嘉誠為首的一些生意人能夠更加熟知其間利害。刊登在《大公報》等媒體上的,是這樣一段話:“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看起來文縐縐。語出唐李賢《黃台瓜辭》,後被記載在《新唐書·承天皇帝倓傳》里。武則天的二兒子李賢當年那意思是,將瓜種在黃台下,第一次摘到的是好瓜,第二次、第三次摘的越來越次,再摘的話,就沒瓜了,“摘絕抱蔓歸”。當年李賢的意思是,希望通過講這個摘瓜的故事,讓武則天感悟,不能再把兒子搞殘掉了。

500

《大公報》頭版(環球時報-環球網赴香港特派記者趙覺珵攝)

作為武則天的兒子,李賢曾在兄長李忠、李弘相繼被廢后成為太子,但之後又被武后廢為庶人,最終被逼自殺。《黃台瓜辭》以瓜與采瓜人比喻子與親,以摘瓜喻骨肉相殘,感嘆母子親情在權力鬥爭下的變質,用黃台之瓜比喻唐代宗室不堪一再損傷。李嘉誠那意思,無疑是——香港和祖國內地終究是一家人,港人要從香港大局利益出發,不要做出傷害香港的事。

儘管這是今年6月香港“修例風波”以來,李嘉誠首次公開表態,但其“黃台之瓜”的比喻,倒也不是第一次使用。

早在2016年,李嘉誠就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引用該句:“香港今日各行各業有不同壓力,相當困難,猶如黃台之瓜,經不起一而再、再而三地折騰了。”

500

《文匯報》(環球時報-環球網赴香港特派記者趙覺珵攝)

而刊登在香港《文匯報》《香港商報》等媒體上的廣告,李嘉誠用了大白話方式——頂頭是“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中間一個紅色的禁止標識蓋在“暴力”二字之上,左右兩邊分別寫着“愛中國 愛香港 愛自己”與“愛自由 愛包容 愛法治”,下方則寫有“以愛之義 止息怒憤”,署名同樣是“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

按照李嘉誠自己的說法,之所以要投放兩種廣告,是基於目前香港形勢複雜,難以用單一語言或溝通方法回應。他的原話是“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之說法”。笑飲感覺,作為商人,他當然最明白見什麼人說什麼話的道理。這方面,可以評價他圓滑,也可以稱他深諳為人處世之道。但,笑飲必須說,香港“修例風波”以來的種種亂象,牽涉到的是顛覆與反顛覆的問題。若在這樣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耍小聰明,動商人腦筋,沒什麼好處可得!

從香港傳出的消息稱,李嘉誠通過發言人表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繫於“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今日香港,要停止暴力,堅守法治 。時間的長河看不到盡頭,人生的路走不回頭。“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大家一定要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對“一國兩制”,以謙和而珍之。

這一番表態,倒也是我們樂見的。

3

在李嘉誠表態之前,8月13日,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就已經在報紙上刊登了聯署聲明,強烈譴責近日不斷升級惡化的暴力行為和破壞事件,並稱香港經濟自年初已出現下行壓力,暴力衝突持續,令情況雪上加霜。包括李嘉誠的長江集團在內,還有新鴻基地產、恆基兆業地產、太古、信和集團及新世界發展等,則於14日分別在全港多份報紙刊登聲明,譴責暴力行為,其中長江集團以“停止暴力行為 期盼理性討論 重建和諧社會”18字真言呼籲各界制止暴力。

笑飲感覺,長江集團聲明中“重建和諧社會”這話,確實也應該令李嘉誠本人反思。香港產業結構,從李嘉誠開始,就是不事農耕生產的房地產經濟模式。恰如新加坡的李光耀所講,李嘉誠不是地區發展的好榜樣,李嘉誠那套對實體經濟建設幫助並不大。如今,想要振興香港,李嘉誠和香港的房地產大佬們,該如何讓渡,又該如何真正啟動香港的再次發展,令這座東方之珠融入粵港澳大灣區,令香港的年輕人更有奔頭,可以說,他該做的事,比包版面登廣告要多得多。

“投資青年,就是投資未來”,這是李嘉誠今日所說。我們聽其言辭,觀其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