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香港暴民殴打内地人士及环球网记者时,香港骚乱即已进入尾声,施虐的暴力画面足以定调这是一场非理性暴动,强化港府“平乱”能量。当然,还是会有为数不少的香港人不愿从这场“民主派对”中离去,但特朗普与美国务院已与暴力行为拉开距离,显示场子即将灯熄茶凉,不走也是萧索,留在原地已完全失去正当性。

为选举套利,台湾绿营消费香港事件不亦乐乎,选情也加温不少。蔡英文收割到忘乎所以,宣称“将以人道救援方式,给予个案上的协助”。“外交部”立刻跳出来喊遵命,但不忘提醒这是陆委会主管业务。接到烫手山芋,陆委会随即表示会依《港澳条例》妥善处理。

什么意思呢?

这道“圣旨”颇有玄机,民众看到的是“人道”,相关单位看到的是“个案”。因此一般人以为蔡英文想做默克尔,站在人道的高岗上大量接纳难民,但执行单位眼尖,知道“蔡皇”以“个案”上了保险,这就不是一道广纳难民的“圣旨”。

陆委会特别强调,近来港人移台数量增加,询问度更是暴增,但尚未有申请政治庇护者。因此虽端出了《港澳条例》的法源依据,但这是移民老办法,与“人道”一点关系也没有。所谓申请政治庇护的“个案”,最多只能暂时行政处理,毕竟台湾并没有类似“难民法”的法源,根本“不能人道”。

蔡英文17日声称,将组成专案小组监看香港的情势发展(图片来源:中时)

“不能人道”的移民政策与独派思维

在街头丢了汽油弹,然后想“投奔自由”的香港暴民请注意,台湾陆委会给了你16盏“明灯”申请来台居留。想靠岸,你得有直系血亲或配偶在台湾地区设有户籍(依亲居留),或具有专业技术能力并取得香港政府执业证书(技术居留),或在台湾有台币600万元以上投资(投资居留),或有特殊成就,高中学历以上,在国际性募资平台筹满200万台币,有专利权,在台创业(创业居留)。

以上皆非“人道政治庇护”,而是正常移民政策,前者处理的是难民,后者处理的是移民。

简言之,台湾为了避免无法预期的衍生性人口,移民政策简单说就是只欢迎“有钱有才”者。在移民政策上讲人道,得看你有多大本事吞下多少外来移民,本事不够,就不能人道,“现实”必然击垮“价值”,欧洲就正在经历一场苦涩的道德清洗。

因为两岸特殊的法理现状,香港人得了解,你想取得“中华民国”身份证,享有本地居民的完整福利就得“落户”。台湾是“户籍大于‘国籍’”的地方,有户籍必有身份证,有身份证未必有户籍。而想要入籍,就要经过“居留”与“定居”两个步骤。

上述“有钱有才”的条件仅为“居留”,在台湾仍是外人,要跨过定居的门槛又另有条件,唯有取得“定居许可”才能入籍,并领取身份证与护照,享有与台湾人一样的权利义务。

香港人另外还得注意,移民政策是随时可能调整的流动性政策,若一下涌入太多移民,以致台湾“不能人道”时,移入门槛就会忽然提高。诚然,因为部分香港民众对政治现状不满而移入台湾的数量激增,但所谓“激增”也不过是从每年数百人增加到一千多人,台湾民众还感受不到欧洲那种“难民痛”,倘若数量增至每年超过数万人,那“人道”肯定变成“人祸”。

“台独”团体“新台湾国策智库”最近开了会,谈“香港反送中与台港关系”,讲到香港人争取自由民主时很高潮,高喊“提升台港关系”“声援香港民主”,但论及“改善投资移民规定”时,秒缩。

所谓的改善,是指缩短港人在台居留时间,好让他们能维持香港的工作与活动,以及放宽港人来台求学门槛。另外,这群独派认为政治庇护与实施难民法不可行,也就是不赞成在“港澳条例”之外另开法律小门让政治难民大量涌入,而是倾向让陆委会在“港澳条例”下有行政授权空间,换言之,就是个案处理。

而且,还强调陆委会应注意条例中的“香港居民”定义,1997前是香港人,言下之意恐怕是,为“够本土”的香港人“个案”搞政治庇护可以,1997年后从大陆或他国移民至香港者不算“香港居民”,不宜庇护之。

以上说法可见,独派的人权标杆是,庇护“港独”才算人道,否则是人祸。

杨逸朗(左)在6月26日民阵爱丁堡广场集会后煽动在场群众包围警总,后逃往台湾。( 图片来源:香港文汇网)

从政治操作的角度看,既然是个案处理,也就可以推论,寻常香港示威群众是不太可能被蔡英文“人道”的,而得是有头有脸的“港独”才有资格被庇护,并以行政手段而非立法手段弹性处理。或是更干脆地说吧,绿营琢磨的应是,只有能为蔡英文选举助攻的“港独名流”,才有“人道价值”。

华人皆知民进党乃“双标党”,人道逻辑与众不同也不会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