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碎碎念的短文。写长文写累了,随手写一篇没深度的短文当甜品。
 
 
1962年,中国大陆三年自然灾害的最后一年,广东各地的人涌向深圳,发生了小规模的逃港潮。
 
部分饥饿的民众意图进入香港,当时他们无粮无水,缺衣少药,困守在梧桐山上。
 
38岁的金庸此时创立《明报》三年,销量惨淡,一年不过2.8万订阅量,靠他的《倚天屠龙记》和娱乐新闻维持,面对逃港潮,香港媒体均默不作声,金庸也没有说话。
 
金庸出身《大公报》,当时他还在观望大势,《大公报》不报道,他就不敢报道。
 
到4月,《明报》的记者常去深港边界采访,回来都心情沉重,并质疑老板金庸“这样的大消息也不登?”,采访部主任雷炜坡和记者陈非甚至以辞职相逼,才说服金庸报道。
 
从5月8日起,《明报》零星试探着报道了难民潮,11日,下定决心的金庸派出所有记者到沙头角、粉岭、元朗、罗湖等移民聚集区一线采访。
 
随后《明报》对边界难民进行了多日头条跟踪报道,当中部分大陆人是获得了合法出境手续,但香港并不予接收,他们在大陆已经取消了粮票,没有回头路,只有连续想办法偷渡,“失败了六七次还在想办法”。
 
人浪冲向香港,二十四小时不停,香港当局颇感棘手。
 
14日,《明报》发布《边境采访记》,介绍“大陆同胞非法抵港路途增加,偷渡者继续源源进入香港境内,自晨至午又有数百人被逮捕”,《明报》记者龙国云看到,香港当局出动大批警察拦截难民,导致大量偷渡者被堵在山上,老弱妇幼在山上摔倒跌伤,水尽粮绝,不得己而吃树皮、木菌,别无他法,只有坐以待毙。
 
《明报》迅速刊文,号召香港市民救助同胞,市民纷纷向《明报》捐款救人,当天就收到1516元,《明报》还说“我们大多数也来自大陆,更不能见死不救……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支持香港警方,使他们能够谨慎地,合乎人道地处理这个难题,我们也不想这些非法入境的同胞多受痛苦。”
 
《明报》发文七日后,香港其它大报才纷纷跟上,边境沿线的香港市民听闻消息,会给大陆入境者施茶送饭。《明报》刊文说“以弹丸之地的香港,无论如何是无法收容太多人,但所来的每一个人,又都是我们的同胞,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露宿荒山,妻离子散?”
 
5月底,人潮散去,香港政府开始安置难民,给予来港大陆人身份证明,可以到移民局办理,许多人以为有诈,不敢去登记身份,《明报》发文解释,《新来港人士领身份证,当局今起实施新办法》,文章报道后,领证人士隔夜排队,许多人得到了香港身份。
 
至此事后,金庸的《明报》销量攀升到每日3.5万份,也不再靠他的武侠小说和娱乐八卦生存,社评成为《明报》的重要分支,其后,金庸在香港的影响力日盛。
 
2018年10月30日,二十世纪华人影响力最大的通俗作家金庸于香港养和医院逝世,享年94岁。
 
 
 
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香港对大陆的帮助是巨大的。
 
就在2016年,港资企业还占境外投资的28%,共13.6万户,虽然这中间有很多内地企业去香港包装一下号称港资,也有其它国家仅通过香港过道来投资,但香港本身的特殊性不容置疑。
 
深圳刚刚起家时,蛇口工业园就是靠吸引香港资本进来才逐步发展得起来,从1979年只有2家香港企业,到1982年就有17家香港企业共1.1亿港币投资,说深圳初期是吸收着香港的养分长大并不过分。
 
不可否认的是,没有香港,就没有后面发展得这么迅猛的深圳。
 
那时候的香港,在经济上哺育深圳特区,在文化上有金庸这样的小说大师,和成龙这样的超级巨星,在情感上,对大陆更情谊深厚。
 
1998年全国大洪灾,香港向内地捐款6.8亿,位居世界第一。
 
2008年汶川地震,港府拨出90亿港元巨额赈灾资金设立基金,民间捐款更达到33亿港元,这么庞大的数字,是耗香港几乎全城赈灾而来,其中李嘉诚捐款1.3亿,李兆基捐款1.1亿,邵逸夫捐款1亿,香港乐施会在全港设立了200个站点募捐,铜锣湾、尖沙咀、九龙公园全是筹款摊点,市民捐款甚至要排队,全香港人走上街头捐款,连60岁的阿婆都把子女给的3万块生活费拿出来捐给四川人民。
 
香港当时总共600万人口,33亿捐款,相当于每个香港人给汶川捐款了550元港币。(但随后2011年是转折之年,当时郭美美炫富事发,香港人质疑捐款被挪用,2013年雅安地震香港就只收到区区1500万港币民众捐款。)
 
仅仅还在十年前,香港还曾离我们这么亲近。
 
 
 
2019年,金庸去世的第二年,香港风云突变。
 
安定繁荣了几十年的香港,在跟大陆有深厚故土情怀的老一辈逐渐去世后,已经街头散步两个月了。
 
两个月时间,香港经济进入衰退风险,2019年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下降了0.3%,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预计负增长,香港财政司司长预测全年经济增长率只有0-1%。
 
香港的四大产业分别受到了动摇,旅游业方面,全球已经有22个国家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警惕国民谨慎前往香港旅行,6月份访港人数下降了77万次,7-8月初跌势愈猛(数据还未发布),未来还会不断恶化,香港一家著名旅行社去年7月接待了600个团,今年就只接待了40个团,预计8月份访港人数至于下跌40%。贸易物流方面方面,第二季度整体货物出口下降了5.4%,影响到18万人的生计,零售销售货量6月下跌了7.6%,餐饮业第二季收益下跌了4.6%,为最近十年最差,香港政府近期推出100多亿援助计划,只能对经济起到0.3%的作用。
 
国际评级机构也在忧虑香港的暴力升级,虽然香港金融底子厚实,但社会动荡已经损坏到香港金融环境。
 
香港已不可避免走向下行通道。
 
 
就在香港猛烈下跌之时,40年前还需要扶贫,现在GDP却已经超过香港的前小弟深圳却迎来极大利好,前天,《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将使深圳在40年后,迎来第二次改革红利。
 
通知将预示着深圳在5G人工智能、数字文化和创意文化产业、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通信与医疗科学创业、海洋产业五大产业将享受时代红利。
 
5G与人工智能产业将主要利好:
 
1. 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
2. 支持深圳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
3. 支持深圳发展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等重大创新载体。
4. 探索建设国际科技信息中心和全新机制的医学科学院。
 
文化产业和旅游业主要利好:
 
1. 用好香港、澳门会展资源和行业优势,组织举办大型文创展览。
2. 打造一批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品牌。
3. 设立面向全球的创意设计大奖。
4. 支持深圳大力发展数字文化产业和创意文化产业。
5. 加强粤港澳数字创意产业合作。
6. 支持深圳建设创新创意设计学院。
7. 引进世界高端创意。
 
旅游产业则主要受利在:
 
1. 探索研究简化邮轮、游艇及旅客出入境手续。
2. 进一步增加国际班轮航线。
3. 推动文 化和旅游融合发展。
4. 丰富中外文化交流内容。
5. 有序推动国际邮轮港建设。(都是围绕着邮轮业在进行)
 
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主要受利在:
 
1. 要促进深圳与港澳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
2. 要在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
3. 探索创新的跨境金融监管方式。
 
通信和医疗科学产业主要受利在:
 
1. 大力发展战略性创新新兴产业。
2. 开展市场准入和市场监管体制机制的改革试点,建立更具弹性包容的监管机制。
3. 发展智能经济、健康产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试验区。
 
海洋产业利好:
 
1. 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城市,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
2. 设立创建国际海洋开发银行。
 
在引进人才、招商引资、制度创新等等方面深圳也将先试先行。时代机遇就在眼前,能不能顺流抓住,就看每个人的眼光和行动。
 
深圳的发展红利,就这样大模大样,写在文件里了。上面这段文字,本质就是一份战略投资指南。
 
 
 
在深圳全面开花,向新领域进发之时,香港还深深沉醉于地产业与街头散步。
 
中国封建时代,有钱只能买地,现代香港人,有钱只会买楼,财富一样集中到土地,只是换了个模式,用土地寻租剥削民众,而不去发展新科技,新产业,而这么发达的经济体,大学录取率甚至仅有17%,这样忽视科技而重视土地,最终一定会走向社会极度动荡。
 
现在香港四大产业中,有三大命中注定将会走向衰落,只有金融业能长久支撑。
 
香港的金融业暂时是不可替代的。
 
很多人一直好奇一件事,为什么香港的大法官全是英国人?为什么上次占中事件,反而是几名香港警察被判入狱?为什么现在上街散步的那些暴力废青,总是会被司法机构保护?香港的司法机构怎么这个样子?为什么不管?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香港的金融体制。
 
这一点也不魔幻,香港采用的是英美法系,司法请的都是英国专家,而从海外进来的资金,只相信他们熟悉的,执行英美法系的政府,只有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他们才觉得安全。
作为人民币最大的离岸市场,还有最重要的外资进入中国大陆的通道,为了全中国的金融安全,就只有让香港继续执行英美法系,所以才会发生一系列奇怪的香港司法机构(都是些英国人)不保护香港警方的古怪行为。
 
所以香港两个月的散步绝不能演变成暴乱,我们香港警方一忍再忍,绝不将事态升级,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任何一个散步的暴力废青被警方打伤打残,就是这个原因(换世界上其它国家一个地方试试,早就被打死几个了)。
 
一切都是为了中国的金融安全,不被美方从贸易战拖到金融战。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一直是非常理智而清醒的。
 
从上面可以看到,香港最大的独特优势是什么?就是建立在英美法系基础上的金融体制,这一点,是现在上海和深圳怎么都取代不了的。
 
 
 
但深圳发展得这么快,而且现在又获得了这么高规格的政策红利,短期内是不会变,长期可不好说。
 
对于深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中国人民大学何伟文研究员就认为,现在是意识、体制的新突破,先要有意识上的认知,要突破体制的僵化点。
 
这里面,可能暗示着深圳在法律或者其它问题上,有改革的权利空间。
 
而香港也不应该因守在房地产和金融,恰恰要把内地的开放做为香港的新机遇,只是单独看到两座城市争夺发展空间,只是一种零和游戏,要站在面向全球竞争的角度来看,夺取全球资源。港珠澳大桥连深圳都没有关联,主要就是以香港为核心带动发展,中央政府的诚意清晰可见,深圳的发展是不可能关起来门来自己发展,是需要跟香港密切联系的,香港更要把握好现在的新机遇,从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里积极争取利益。
 
我已经写过很多香港的文章,也在HK街头采访过很多港人,真心希望看到香港能多抓机遇少折腾,历史的机会稍纵即逝,可能也就五年十年,如果有一天深圳或者上海完全拥有自己立法的特权,那才是香港经济真正沦陷的日子。
 
按照现在中央的规划,深圳会在2025年跻身全球城市前列(世界一线或近一线),2035成为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范例(全国第一或第二),2050年左右,成为全球标杆城市(世界最好的城市之一),深圳的发展已经势不可挡,香港却还在踌躇不前。
 
2019年是深圳和香港两座城市的分界线,深圳走强而香港走弱的总体格局从此划开,正在向前的深圳奋力狂奔,而止步倒退的香港,却还没有想好今后命运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