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問港鐵:“暴徒專列”究竟是怎麼開出來的?

請港鐵給個說法!

這次,港鐵真的開出了一趟“暴徒專列”。

昨晚深夜11時半,黑衣示威者在港鐵元朗站,與警方暴力對抗,並把地鐵站破壞得一片狼藉之後,乘坐港鐵加開的的列車揚長而去,免費的。

港鐵作為香港政府控股的公共交通機構,一再縱容暴徒違法行為,還為暴徒提供逃走專列,讓人匪夷所思。以公共交通安全為重,用更明確的態度拒絕暴徒,對港鐵來說怎麼就那麼難?

有七個問題實在想問問港鐵……

問港鐵,為何有法不依,知法不執法?

據昨晚前線記者發回來的報道,暴徒在元朗地鐵站內的行為十分惡劣,在車站出入口投擲燃燒彈,用滅火筒射警員設路障、噴滅火劑、拆毀車站內多個設施堵塞出口,消防鐘響個不停,各出入口鐵閘被拉等等。

刀妹對照了一下《香港鐵路附例》,第四條,侵入,罰款5000港幣,監禁6個月;第五條,損壞鐵路處所,機械設置及設備,罰款5000港幣及監禁6個月;第六條,將污物放置在鐵路處所,罰款5000港幣及監禁6個月;第七條,棄置或拋棄垃圾等,罰款5000港幣及監禁6個月;第八條,不恰當使用緊急設備,罰款5000港幣;第九條,不當進入或離開列車,罰款2000港幣;第14條,無票進入和乘搭列車,罰款5000港幣;第23A條,火災危險,罰款5000港幣及監禁6個月。所有這些暴徒們昨晚和之前違反的條例,港鐵無一例外,全都沒有處罰。

《香港鐵路附例》是有法律效力的條例,也是主要保障港鐵公司利益的一個法例,港鐵知法不執法,沒有對暴徒進行過任何的懲戒。如果這個法治傳統被破壞,大家之後是不是也可以隨意在港鐵里做這些違法行為,而不被處罰,港鐵你是不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問港鐵,為啥不讓警察進站執法,任由暴徒在車站搗亂?

昨晚7點40分左右,元朗站已經有2000名示威者聚集,晚上大約8時15分,車站閘口被開啟,任由集會者自出自入。在暴徒破壞期間,港鐵只是對外表示有“公眾活動進行”,所有列車不停元朗站。從始至終,港鐵都沒有正式報警讓警察進來執法,而按照《香港鐵路附例》警察是完全可以進來執法的,但港鐵卻不讓警察進來執法,而是任由暴徒在車站搗亂。

港鐵的大股東是香港政府,因此在主要的公共交通機構這個角色外,港鐵某程度也屬於半公營機構,理應承擔社會責任,尤其是配合警方執法,共同制止暴力,維護公共安全。但港鐵卻沒有這麼做!此前,一些港鐵車長甚至還聯署督促港鐵阻止警方進入車站範圍,包庇暴徒意味不能更明顯。

問港鐵,為啥明知暴徒有行動,不提前做好預案?

實際上,現在暴徒要去哪裡都會提前公開的,比如他們會預告哪一天會去哪搞一場大活動等等。港鐵肯定也是知道他們行程的,其實完全可以提前做一些準備。但現在來看,應該是沒有。至於為什麼沒有,刀妹就只能揣測港鐵有一些自己的態度在裡邊。

更為弔詭的是,港鐵的一名高管之前對刀妹說,他們每天都在加班制訂各種緊急預案,多達上百個。他們還要求員工中立。現在看來,他們可能加的班還不夠。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問港鐵,為啥不保護自己被暴徒欺凌的員工?

應該承認,港鐵其實也是暴徒行為的受害者。尤其是那些被暴徒無端欺凌的無辜小職員。在本月黑衣人的一次示威遊行中,一位負責維修的技術員前往地鐵站維修電梯,他當時未穿站務員制服,但有佩戴員工證。只是因身份受到懷疑,就遭到示威人士的肢體衝撞及一連串的辱罵。香港鐵路聯合工會的主席告訴媒體說:“都是些最難聽的話,問候人家祖宗十八代的都有,我都沒法重複給你聽”。據大公報報道,前晚更有逾百人涌到太古站,圍堵辱罵港鐵職員長達六小時。

香港鐵路聯合工會已經就此事和港鐵公司進行商議,但港鐵的說法是,未來如車站正常運作受影響或職員安全受到威脅時,將尋求警方協助。為什麼不現在就勇敢地想暴徒行為說不,保障自己員工的身心健康呢。難道那些縱容支持暴徒行為的員工是員工,這些被欺凌的就不是員工?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問港鐵,為啥容許個別職員利用公共資源為暴徒行方便?

港鐵出現暴徒免費乘車的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據知情者回憶,由於一些列車長和職員的態度問題,有幾次示威活動之後,港鐵職員放開閘門,示威者不買票就乘車走了。這典型就是拿着公共的資源去保護暴徒、掩蓋他們的罪行。這些港鐵職員的行為毫無例外也都沒有受到任何處罰,這不是一個法治的香港應該呈現的樣子,這也不符合公共機構應負有的責任和義務。

如果香港全社會的公共機構都按照港鐵的方式做,那麼香港整個社會就亂套了,過去幾十年積累下來的法治傳統全部都要崩塌。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問港鐵,為啥承受着暴徒的破壞,還是要給庇護暴徒?

雖然港鐵在主觀上和客觀上給暴徒提供了很多便利,但它也並沒有在暴徒那落着好。

港鐵可能擔心如果不配合暴徒的需要,將會遭到暴徒的狙擊。但問題是港鐵妥協了,實際上已充分配合暴徒的行動。結果不但沒有令暴徒收手,反而令他們更加變本加厲,更加有恃無恐地在港鐵站搞事,港鐵的所為根本是在飲鴆止渴。港鐵職工們更是淪為暴徒們的出氣筒,每次暴徒跟警方衝突,警方釋放催淚彈後,示威者就把氣撒在在地鐵工作的小職員身上。

這筆賬,刀妹希望港鐵能早點算明白。

問港鐵,到底誰才應該是你的服務對象?

港鐵公司的前身“地下鐵路公司”成立於1975年,成立時法定資本20億港元,由財政司法團以信託形式代表當時的香港政府全資擁有,採取審慎商業原則運作,配合本地公共運輸需求。1999年進行了私有化,政府現持有4,434,552,207股股份、佔全部已發行股本約75.09%,通過公開招股向香港市民等投資者出售了近10億股份,港鐵現在是香港上市公司中股票持有人最多的公司。換句話說,港鐵是全香港人的港鐵,保障公共系統的順暢運行,是港鐵的責任和義務。

暴徒的行為已經多次干擾港鐵的運行,很多上班族不堪其苦。在車廂里,常常有乘客對暴徒們嚴厲譴責。也有不少聲音指責港鐵姑息縱容暴徒。但是這些聲音似乎被港鐵忽略了,因為它並沒有對暴徒阻礙列車正常運行的行為作出任何的反應。更為嚴重的是,由於港鐵的這種縱容態度,暴徒近期的活動越來越依靠港鐵,幾乎每次發難的地點都選擇在港鐵站附近,以方便逃走。港鐵名義上是在提供暴徒專車,實際上卻是在製造暴亂鐵路。

作為公共交通機構,港鐵真正應該服務的難道不是廣大市民正常、安全、高效的出行嗎?怎麼竟然淪為暴徒的快速逃走工具?

上述七問,請港鐵給個說法!

安排免費專列”護送”香港黑衣人離開?港鐵回應

安排免費專列護送黑衣暴徒離站?港鐵回應

安排免費專列護送黑衣暴徒離站?港鐵回應

安排免費專列護送黑衣暴徒離站?港鐵回應

21日晚,近2000名黑衣人非法佔據香港地鐵西鐵線元朗站大堂,之後示威者們瘋狂拆垃圾桶、噴滅火劑,大肆破壞後乘坐港鐵安排的免費地鐵離開,留下元朗站大堂一片狼藉。今天港鐵公司向《環球時報》記者發來情況說明:

港鐵公司一直致力為乘客提供安全可靠的鐵路服務。公司對昨晚(八月二十 一日)西鐵線元朗站公眾活動期間,有車站設施被人惡意破壞予以強烈譴責,並已報警處理。

事實上,在近月多次公眾活動期間,港鐵車務團隊密切留意有關情況,作出車務調動及人手調配,員工亦克盡己任,儘力將有關活動對乘客旅程的影響減至最低。

公司曾因應警方在個別鐵路車站附近進行驅散行動時,在顧及乘客和員工的大前提下,作出相應特別列車服務安排,包括:

(一) 已載客列車不停該等車站,希望避免乘客進入受影響車站,以保障他們的安全;

(二) 同時,考慮到車站內有其他乘客,會因列車不停站而滯留在該等車站,他們可能希望儘快離開,因此公司會安排沒有載客的列車,直接到該等車站接載乘客離開。

上述措施是以乘客的利益為大前提,公司事前一直與運輸署及警方等相關政府部門保持溝通。

不過,最近多次有人故意破壞車站內設施(包括元朗站昨晚的情況),影響車務正常運作,對其他乘客構成危險;有部份人士更在太古及葵芳站持續以粗言穢語辱罵車站職員,不讓他們離開,甚至威脅他們人身安全。這些行為完全不能接受,因此公司會在車務安排方面,因應情況作出新的應對,以保障員工及乘客 的安全。

在作出特別列車服務安排時,港鐵公司將會繼續在安全情況下儘可能提供列車接載滯留乘客。然而,如站內發生打鬥、破壞、及其他暴力事件,港鐵在緊急情況下,有可能會在沒有預先通知的情況下,即時停止有關車站的運作及列車服務,甚至關閉車站。公司亦明白警方在有需要時,會進入車站執法。

若此等情況出現而引起乘客不便,港鐵公司希望大眾諒解。公司有必要因應有關情況作出適當應對,以保障員工和乘客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