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梁振英前日被揭「主动接触」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秘密干预立法会专责委员会(下称委员会)调查UGL事件后,梁振英昨承认曾私下向周浩鼎提供修改文本,不但辩称有关修改只为扩大委员会研究范围、不介意公开相关资料,更反咬有立法会议员洩漏闭门会议内容,要求立会追查。有泛民议员批评梁是「贼喊捉贼之最」,同时兵分多路追击梁振英及周浩鼎,包括向廉署举报两人。
立法会秘书处和传媒踢爆梁、周二人「打龙通」事件后,事件主角梁振英及周浩鼎昨分别见传媒,全面否认所有指控。
梁振英昨早出席行会前,主动用近10分钟交代「私通」周浩鼎细节。梁先暗示立会对他调查有政治目的,指立会要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他,只需20名泛民议员同意,是「轻而易举嘅事」,令未来一年多,「有人可以继续讲、可以不停讲,话梁振英仍然就UGL呢件事接受紧立法会调查」。
对于民主派指他提出多项修订,包括搞清楚《基本法》47条、即特首向终审法院大法官申报财产的原意、他在与UGL协议中,加入「不可引起利益衝突」条款真伪等,目的是转移委员会调查视线,梁反驳他提出有关建议只为两大原则,第一是要尽快完成调查,不想立会再争论研究及调查范围;第二是调查范围要扩大,包括他曾在合约中加入「不可引起利益衝突」的条款真伪,对调查十分重要;又称提出研究《基本法》47条向终审法院大法官申报财产问题,因《基本法》规定不是向大法官申报利益,强调申报财产和利益是两个概念。


杨岳桥斥梁贼喊捉贼之最
梁又称获周同意下,向对方提供修订专责委员会研究范围的修改文本,又称自己不介意有关文本被披露,但批评立法会有人违反保密协定,专责委员会保密内容外洩,反指立法会有需要调查洩密事件。
被问到为何不直接向委员会交意见,梁就显得迴避,强调自己完全有权利提出意见,又否认有关做法不够光明正大。至于为何要由周代言,梁说:「我可以有好多渠道做,但如果大家睇嗰两次会议纪录,3月3日同3月29日个会议纪录,主要发言比较多,同埋我可以争取佢同意扩大范围,使委员会可以尽快定出研究范围,继续向前行呢,就系周浩鼎。」
泛民昨日则兵分多路追击两名「打龙通」主角,包括促请周浩鼎辞去委员会和立法会议员职务、发起联署谴责,并向廉署举报。委员会内四名泛民委员昨见记者,除批评周浩鼎在事件中有严重角色衝突,要求周辞去委员会职务,以确保委员会的公正性。委员会成员、公民党杨岳桥则直斥梁振英声言不介意调查公开,但十分介意有人将会议内容披露,是「贼喊捉贼之最」,表明会积极考虑弹核梁振英。
泛民议员向廉署举报两人
民主党林卓廷批评梁振英指委员会有人洩密是恶人先告状,透过建制干预调查后仍不知悔改,要求他早日向议会公开交代;又称梁振英修改的版本中,犹如他解释UGL事件的新闻稿内容,导致调查方向偏向对他有利。
民主党议员许智?和邝俊宇、香港本土议员毛孟静,昨日先后到廉署举报梁振英和周浩鼎涉嫌违反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毛孟静更联同人民力量议员陈志全、香港众志议员罗冠聪及朱凯迪,批评周浩鼎做法属行为不检,联署提出谴责,并争取在后日的立法会内会跟进事件,又指梁要立会要调查何人洩密是转移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