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董建华2002年推行高官问责制,司长和局长由公务员职位改以合约方式聘任,并须为过失负政治责任。但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指问责制实施15年来,多名官员没因过失问责下台,批评问责制走样。有政务官认为问责制最失败是未能赏罚分明,「反而我哋要帮佢哋补镬」。
于董建华时代出任问责官员的王永平指,问责制原意是问责官员负责决策,并需负政治责任,公务员只需执行,保持政治中立。但他指除推出初期有问责官员因决策失误等而下台,前特首曾荫权年代起已把问责制改为政治委任制,问责官员不再需问责,「司局长要有管治能力及要有承担,但?家唔少问责官员表现不称职,管治能力受质疑,连建制派都不满,仍然可以继续做,成为钢饭碗」。王直言,公务员尤其是政务主任职系难以接受有关状况。

政务官屡补镬感气馁

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指,问责制令高级公务员由决策者改为执行者,阻碍发挥,政治责任却未能脱身,影响人才加入意欲,「决策系问责官员,AO只系执行者,但佢哋要上立会解画,承担政治责任,同当初推行问责制,公务员可免除政治责任嘅承诺背道而驰」。
有政务官表示,政务官对问责制最大不满并非窒碍升迁,而是制度未体现问责精神,「转咗制之后,政务官要服侍局长,又要同副局及政治助理打交道,如果个局长有能力我哋都顺气啲,但如果个局长唔掂、成日孭镬,又要你帮佢补镬,点会做得开心,最令人气馁系好多问责官员做错嘢都唔使受罚,有人(特首)揽你就得,咁仲边算系问责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