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10个环团昨日发起集体行山活动,近300人响应号召,在大榄涌郊游径行山,要求房协停止研究将大榄郊野公园、马鞍山郊野公园的边陲地带用作房屋发展。有在大榄隧道转车站附近经营农场的场主指,相信日后若要起屋,农场势遭推土机铲平,他指晚上在农场可见到数百只萤火虫,力证边陲地带并非生态价值低,促当局撤销建屋研究。

在大榄隧道转车站旁经营农场两年的洪先生指,曾目睹大屿山发展委员会委员、「梁粉」刘炳章到其农场外的土地视察,相信日后建屋研究一通过,其农场势无得留低。

环团:发展棕地更加划算

洪强调,大榄郊野公园并非如刘炳章所言生态价值低,以其农场为例,该土地之前被人倒泥头7年,他租用后清理填土,改用有机耕种,现时农场附近,夜晚可见300多只萤火虫飞舞,附近丛林更可找到不同颜色的蝴蝶和蜻蜓,「如果起屋,一定乜都冇」。
长春社高级公共事务经理李少文指,房协基本上是发展商,负责提供房屋,质疑特首梁振英让房协研究,本身已属偏颇,并不公允。他担忧若通过郊野公园起楼,日后会波及其他郊野公园边陲地带。他称,大榄郊野公园本身是集水区,不明白为何会有人指该处是秃头山和生态价值低。

学者:生态系统讲整体性

李少文续称,在大榄郊野公园附近有不少棕地,皆是平地,政府何不收回及发展,「平地更加容易去发展交通网络,更加划算」。他10年前已建议政府发展棕地,棕地研究却于今年才开始,「政府政策系非常唔合逻辑」。而候任特首林郑月娥的政纲很清楚提到成立委员会研究土地发展的不同方式,为免资源重叠,他促林郑上任后停止房协研究。
中大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客座副教授邹桂昌指,房协的研究是不寻常做法,担心发展郊野公园先例一开,会令24个郊野公园受威胁。他解释,舆论经常以一幅土地有没有稀有物种来断定其生态价值,惟郊野公园不可能每吋土地都有稀有物种,因生态系统讲求整体性,无完整的生命支持系统,可间接令濒危的品种也不能生存,随意用郊野公园边陲地起屋,连带整个生态系统也会被破坏,「冇普通嘅生境,其他物种都生存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