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经历155年英国殖民地统治,但回归后殖民建筑或标记逐渐被消失、甚至摧毁。香港现存59个英治时期旧邮筒,香港邮政两年前曾以皇室徽号不合时宜,计划用铁板遮盖标记。皇后码头的清拆,更被普遍理解为特区政府决心去殖。中共舆论常指摘港人心未回归,保育专家则心痛官员不懂历史。
香港经历百多年殖民岁月,保留不少殖民色彩浓厚建筑物,包括1912年落成的前高等法院(旧立法会大楼)、香港大学本部大楼及尖沙嘴钟楼等。

港府研铁板遮徽号

但回归20年不少殖民建筑已逐渐被摧毁,最为人熟悉是天星及皇后码头。皇后码头建于1953年,殖民地时期历任港督上任前,均乘坐游艇抵达中环,并于皇后码头上岸。至2007年8月,政府因中环填海计划,强拆一级历史建筑皇后码头,引起保育人士反对。皇后码头终难逃清拆命运,码头重置工作更拖拉10年,清拆皇后码头时保留的组件如牌匾及导航灯等,仍存放在政府大屿山仓库封尘。
同属殖民时期的旧邮筒更面临被「清算」。香港现存59个于英治时期已经开始服役的旧邮筒,大部份于英国制造,遍布于港九新界,远至离岛。邮筒均依据年份刻有6名英王统治的标记或皇室徽号,当中仍服役的旧邮筒包括乔治五世、乔治六世及伊利沙伯二世。而位处中环前立法会大楼外的邮筒,更是全港唯一一个有苏格兰皇冠、及属双筒型的邮筒。
2015年,香港邮政曾以铸刻在旧邮筒上的英国皇室徽号不合时宜为由,建议用铁板遮盖标记,再划一标示香港邮政的白色蜂鸟标志。媒体向香港邮政查询,获回复指政府尚在研究是否用铁板遮盖皇室徽号。
长春社高级公共事务经理李少文称,英治时期的旧邮筒除了见证殖民历史,也与港人息息相关,「邮筒最重要系市民日常会用到,系街头文物一种,与市民有密切关系」。他批评特区政府为去殖化,仍未放弃用铁板遮盖旧邮筒的英皇室徽号,「政府两年前嘅解释话英国皇室徽号不合时宜,又话惊令市民混乱,其实都系废话」。
他担心当权者将不惜一切消灭港英年代的旧邮筒,「?家香港仲有好多地方都有皇冠(英国),好似旧立法会大楼,好多街道名都系殖民时代留低,系咪全部都改晒佢?好明显特区政府要殖民地记号及徽号完全消灭」。至于在铜锣湾维园的维多利亚女王铜像已有逾120年历史,早年铜像因油漆剥落,政府曾委托承办商复修,但复修物料太厚令铜像细节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