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蒲居民的梦魇不仅是环境污染,层出不穷的工安危害更是常让当地生活陷入惊恐。尽管中钢公司表示会以防尘网防止空污,但环团直指居民成就国家经济,却换来空污、事故和房产低落,「鬼看了都想哭」。

大林蒲除了空污,近年工安事故也层出不穷。一○一年八月十日,中油大林炼油厂第一重油脱硫工厂发生气爆,三名工人灼伤;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该厂又传爆炸巨响,不断窜出黑烟。一○四年九月,台电大林厂机组更新改建和输配线路工程发生潜盾意外,造成小港中林路严重崩塌,迫使居民须绕道行驶,一年多后修复工程仍未完工。一○六年三月中林路再次塌陷超过一公尺,严重影响对外交通及民生问题。

「要健康婆婆妈妈团」高雄团长洪秀菊表示,每次东北季风一来,除PM2.5紫爆空污严重,大林蒲凤鼻头家家户户都得紧闭门窗,就怕广达七十公顷的中钢露天煤矿砂吹进屋里,弄得桌子、衣服等到处黑污。

但大林蒲和凤鼻头的乡亲渴望安心的日常生活,选择迁村与否是最痛苦的决定。

「我不迁村!我不迁村!」高雄市政府在做迁村普查前召开六场说明会,场场炮声隆隆,尤其老一辈居民一致认为是「乞丐赶庙公」;倒是年轻族群一致认为应要离开这个污染地。

在迁村意愿调查中,以卅到卅九岁赞成比率最高,有百分之九十一点二二。迁村意愿表达不赞成的年龄层,以八十到八十九岁的百分之十六点九九最高,九十到九十九岁的百分之十五点六三为次高。

世居当地的杨姓市民说,政府说得不清不楚,这块土地目前都没有打算要做什么用途,一句话说迁就迁,这是「乞丐赶庙公」吗?要迁的话,为何不迁工厂,反而叫世居在此的人迁走。

家中三代住凤鼻头的吴婉菁说,家人对这里已有深厚感情;政府口口声声说迁村零负债,但目前看来,政府提供的条件都很模糊,「我们家最担心的是迁村会造成家里负债累累」。

吴婉菁说,之前政府说迁村经费大约六百亿元,但昨天高雄市副市长史哲却说出大约三、四百亿元,眼前的经费就打折,难免日后提供条件也打折。

住在大林蒲的张文如说,这里的确污染很久,环境不适合人居住,但政府做法实在不够明确,像筹备会的功能及作用都不知道,「总而言之,就是让人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