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蒲居民的夢魘不僅是環境污染,層出不窮的工安危害更是常讓當地生活陷入驚恐。儘管中鋼公司表示會以防塵網防止空污,但環團直指居民成就國家經濟,卻換來空污、事故和房產低落,「鬼看了都想哭」。

大林蒲除了空污,近年工安事故也層出不窮。一○一年八月十日,中油大林煉油廠第一重油脫硫工廠發生氣爆,三名工人灼傷;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該廠又傳爆炸巨響,不斷竄出黑煙。一○四年九月,台電大林廠機組更新改建和輸配線路工程發生潛盾意外,造成小港中林路嚴重崩塌,迫使居民須繞道行駛,一年多後修復工程仍未完工。一○六年三月中林路再次塌陷超過一公尺,嚴重影響對外交通及民生問題。

「要健康婆婆媽媽團」高雄團長洪秀菊表示,每次東北季風一來,除PM2.5紫爆空污嚴重,大林蒲鳳鼻頭家家戶戶都得緊閉門窗,就怕廣達七十公頃的中鋼露天煤礦砂吹進屋裡,弄得桌子、衣服等到處黑污。

但大林蒲和鳳鼻頭的鄉親渴望安心的日常生活,選擇遷村與否是最痛苦的決定。

「我不遷村!我不遷村!」高雄市政府在做遷村普查前召開六場說明會,場場炮聲隆隆,尤其老一輩居民一致認為是「乞丐趕廟公」;倒是年輕族群一致認為應要離開這個污染地。

在遷村意願調查中,以卅到卅九歲贊成比率最高,有百分之九十一點二二。遷村意願表達不贊成的年齡層,以八十到八十九歲的百分之十六點九九最高,九十到九十九歲的百分之十五點六三為次高。

世居當地的楊姓市民說,政府說得不清不楚,這塊土地目前都沒有打算要做什麼用途,一句話說遷就遷,這是「乞丐趕廟公」嗎?要遷的話,為何不遷工廠,反而叫世居在此的人遷走。

家中三代住鳳鼻頭的吳婉菁說,家人對這裡已有深厚感情;政府口口聲聲說遷村零負債,但目前看來,政府提供的條件都很模糊,「我們家最擔心的是遷村會造成家裡負債纍纍」。

吳婉菁說,之前政府說遷村經費大約六百億元,但昨天高雄市副市長史哲卻說出大約三、四百億元,眼前的經費就打折,難免日後提供條件也打折。

住在大林蒲的張文如說,這裡的確污染很久,環境不適合人居住,但政府做法實在不夠明確,像籌備會的功能及作用都不知道,「總而言之,就是讓人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