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示威者大前年在立法会财委会审议新界东北拨款期间,企图强闯大楼,被裁定非法集结罪成。当时原审裁判官明言,赞同被告为社会上备受忽略的市民发声,终判他们社会服务令。律政司不满刑期过轻,昨向上诉庭申请加刑至实时监禁。上诉庭法官看毕案发片段,认为被告明显使用暴力,更反问:「系咪只要有人有崇高理念,就可以用暴力?亦因为佢有崇高理念,阻吓唔到佢,所以唔可以判阻吓性刑罚?」
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土地正义联盟召集人何洁泓、前学民思潮召集人林朗彦、梁晓旸、刘国梁、梁颖礼、朱伟聪、周豁然、严敏华、招显聪、郭耀昌、黄根源及陈白山,已完成80至150小时社会服务令,招昨缺席聆讯。

大状:片中行为属合理武力

控方昨播放立会门外闭路电视片段及相关新闻片段,指示威者除了用竹枝撬开玻璃门,亦有用金属硬物,推测硬物可能是从雨伞或手推车上拆出来。代表5名被告的郭憬宪大律师强调,原审裁判官温绍明裁定13名被告非使用暴力,亦认为被告有强大信念,判处阻吓性刑罚亦阻吓不了他们。惟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看片后,质问「咁都唔系暴力」、「阻吓唔到就唔使判阻吓性刑罚呀?」
郭认为,片中行为仅属「过激嘅行为」,最多只是合理武力。3名上诉庭法官闻言均追问暴力、合理武力及过激行为的分别,杨官更激动地数度逼问郭:「我唔理原审裁判官讲乜,有乜用心!今朝播嘅行为是不是暴力?我问你呀!」郭重申只是合理武力,并非暴力。没有律师代表的黄浩铭亦指,对有保安受伤表示遗憾,但从没意图攻击任何人,一直主张和平抗争。
郭亦反对控方作出额外说法,指原审裁判官只裁定被告用竹枝撬门,没有提及金属硬物,上诉庭不应考虑,杨官实时反驳:「乜都唔畀睇,即系捂住上诉庭只眼啦?即系盲人摸象啦?」杨官又指原审裁判官或只是没有将此观察写进裁决书,「如果你系啱,咁300页判词都写唔晒」。郭重申,现时是刑期复核而非重审,上诉庭只可以在原审裁判官设立的框架下讨论。

官指会考虑行动背后动机

郭赞赏原审裁判官的判刑有智能,未有将被告收监,反而劝被告日后要用更聪明的方法表达意见,并指原审判词中已明确表明,任何人都不应使用暴力,已将一个清晰的讯息传递给公众。
郭又引用一个300多年前的英国案例,当时国民反抗极权帝王暴政,遭杨官质疑案例太过年代久远:「成300年前!你觉得?家边个系不理人民嘅君王呀?嗰时系极权政府!你觉得可以同?家嘅香港相提并论?」郭表示当时东北计划官商勾结,被告的公权力被压迫,从而反抗暴政,直言「上诉庭唔可以扮睇唔到」。潘官表示会考虑被告行动背后的动机,但不会对新界东北是德政还是暴政有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