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硬脂入侵南丫岛事件余波未了,原是绿海龟繁殖地的深湾亦充斥硬脂,加上受海洋垃圾影响,令人担心已绝迹5年的绿海龟会否重临。渔护署去年虽曾录得绿海龟在大屿山产卵,但本港半年内已发现两具绿海龟尸体,环保人士指本港水质污染严重加上海洋垃圾充斥,若情况无改善,绿海龟可能不再到访。

每年6至10月是绿海龟繁殖期,渔护署自1999年将多次录得绿海龟产卵的南丫岛深湾列为限制区,居于岛上的环保人士Robert Lockyer指,现时是绿海龟繁殖期尾声,但受棕榈硬脂及海洋垃圾影响,估计绿海龟今年不会到访深湾。除南丫岛深湾,绿海龟亦曾在大屿山东湾及石澳大浪湾等地产卵。
渔护署指本港最近一次录得绿海龟登岸产卵是去年10月,当时一只母龟在大屿山一沙滩产卵,惟南丫岛深湾最近一次录得绿海龟产卵已是2012年,可是这两次产卵都因为龟卵未授精而不能孵化。
Robert指,去年10月有两名澳洲保育专家访港,二人乘船考察时,在南丫岛对开的鹿洲石滩发现一具成年绿海龟尸体。今年4月,渔护署于东涌水域亦发现一具绿海龟尸体。
短短半年内发现两具绿海龟尸体,Robert质疑与本港海洋污染严重及充斥海洋垃圾有关。海洋垃圾是绿海龟杀手,2015年西贡白腊湾发现绿海龟尸体,经解剖发现体内塞满胶袋及尼龙绳,怀疑吞下海洋垃圾致命。同年11月,一只年轻绿海龟于西贡银线湾搁浅,海洋公园专家从其肠脏取出大量鱼网塑料,最后海龟生还放回大海。

环团斥封滩不封湾无助保育

Robert续称,1999年深湾曾有大批绿海龟孵化,以母龟20岁成年可以交配繁殖计算,明年极可能是该批绿海龟回归产卵高?期,但他指南丫岛上包括深湾在内沙滩长期充斥海洋垃圾,近年夏季更常有游艇停在深湾海面开派对,甚至有快艇飞驰,担心吓走绿海龟。
生态教育及资源中心保育经理陈锦伟批评,当局对深湾「封滩不封湾」的做法无用,建议一并封闭深湾及附近水域确保安全,长远则是改善本港水质,绿海龟才有望重临香港产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