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义

南投县男子王忠义、陈丽雅夫妇被控三年前欲弒亲诈保数十万元,先打死父亲弃尸北港溪,再推母溺毙种瓜溪,但一审仅认定王男自白杀母判无期。二审昨再大逆转,认定王男杀母部分,母遗体背部肩颈瘀伤属溺水猛力挣扎横纹肌断裂出血,非遭压制引起,且自白经查是警方一再劝诱二人关不如一人关「你太太怎么受得了」,王男一度认罪,自白不可信,改判亦无罪。

王忠义(四十一岁)昨听判后表示:「没有喜悦的心情!」另指本案造成他家人极度痛苦,他在意的是究责,希望检方公开道歉。

首赴父母灵前悼念

王妻(四十一岁)昨未受访,王男向媒体表示,曾立誓获无罪证清白,才到父母灵前悼念,随后他首度携两束鲜花到信基督教的父母灵前,沉默凝视塔位许久后,取出骨灰坛擦拭放回,媒体追问是否跟父母禀明判决结果,王男以「没有那么多内心戏」带过,不愿多谈。
检方指控,王男夫妻疑因不勘长期照料肾病住院的父亲王树藤(七十五岁),二○一四年五月,以铁器重击王父后脑弃尸北港溪,又因积欠四十多万元卡债,替母蔡秀猜(七十岁)投保五十万元意外险,同年十月佯称带母亲到溪边抓虾,王男将母推入溪中压制溺毙。
一审根据王曾于警讯时自白杀母,坦承肘击母亲落水再压制溺死,供述与王母颈肩部的出血瘀痕相符等理由,认定王弒母诈保,判无期,王杀父以及王妻涉案部分则证据不足均判无罪。双方上诉后,台中高分院根据台大鉴定认定「王母跌溪撞头溺毙成分居大」,今年四月审理期间即当庭释放遭押两年又六天的王男。
判决表示,根据执行解剖的法医师潘至信作证、提出显微镜检查结果,指出王母肩背部瘀伤,是因横纹肌断裂出血,此与国外法医文献显示,半数以上溺毙者垂死前奋力挣扎导致的伤势相同,显示王母应是单纯意外落水溺毙的可能性极高。

警劝诱自白不可信

判决并指出,经勘验警方侦讯录音,王男连续三小时否认犯案,警方则不断劝诱「二个人关跟一个人关,是不一样」、「你都受不了,你太太怎么受得了」、「小孩会被安置」,王因此自白后频问是否妻子就没事,得知未必代表妻子没事,随即否认自白内容,法官认为这种自白的任意性受影响已不可信。
至于检方认为王男有无业欠卡债等犯案动机,但法官查出其实王男夫妻仍有打零工偷存六十三万元,非陷财务困境,综合前述,改判王男被控杀母部分亦无罪。

检:3疑点未厘清

杀父方面,二审仍认定王父只剩头盖骨等白骨,死因不明,王男夫妻均无罪。全案可上诉。
台中高分检表示,本案另有王母额头上和后枕部的三处伤势原因,都还未被厘清,将研究是否上诉,当年承办此案的检察官昨休假不受访。
律师温令行表示,王男遭羁押两年六天,若无罪定谳获冤狱补偿以每天三千元计算,可获赔二百二十万八千元。

王忠义3年前拍下带母亲蔡秀猜(右)出游照后,母不幸溺毙死亡